笔趣阁 > 捡宝王 > 1440.狼王 4/5
    阳光爵士的事在挑房客圈子里还是很有名气的,这座庄园是今年下半年拍出的头号豪宅,价值千万美金。
  
      李杜以五百万拿到手,这可是大赚,如果没有意外,他将房子修缮一下然后以八百万转手往外卖,有的是愿意接手的人。
  
      这有个前提,没有意外,但这房子存在意外,所以价格才迟迟上不去,它的‘意外因素’自然就是滴血帮派,滴血不允许挑房客们买下这房子。
  
      挑房客是良民,他们是合法生意人,所以不敢招惹帮派组织。
  
      买下阳光爵士能赚很多钱,可有命赚钱也得有命花钱才行,滴血可不是吃素的,警方当时搜捕他们办公楼,可是搜出了独品和军火的!
  
      在这种情况下,李杜出手捡了这个漏。
  
      在挑房客们的眼里,他就是个新入行的菜鸟二愣子,图便宜买阳光爵士想占便宜,以后必然要吃亏。
  
      滴血的老大虽然被抓进监狱,但帮派根基未被动摇,在洛杉矶西部一带依然势大。
  
      他们在等着看热闹,最终热闹发生了,可结果让他们大吃一惊:滴血的精锐骨干去找这菜鸟的麻烦了,但最终却几乎全员被送进了医院!
  
      这件事闹的很大,甚至上了圣莫尼卡当地新闻,新闻报道了这起严重的交通事故,警方报告说事故因为摩托车的刹车线老化断裂。
  
      可没人相信这理由,滴血的人更不信,什么刹车线老化断裂?十几辆重型机车的刹车线会一起老化?肯定有人动了手脚!
  
      很快又有消息传了出来,说刹车线就是李杜安排手下保镖弄断的,但他很有势力,跟当地警方串通,将责任推给刹车线质量不佳老化断裂。
  
      滴血的人反正认定了这理由,他们很想报仇,可是暂时动不了手,现在他们的主力都在医院待着呢。
  
      这结果让挑房客们大吃一惊,没想到他们畏之如虎的滴血帮不但没能奈何的了这菜鸟,反而被这菜鸟全扔进了医院。
  
      挑房客们不是傻瓜,他们都聪明且谨慎,虽然他们还不清楚滴血帮的车祸到底怎么回事,却知道李杜不好惹。
  
      先前李杜看到挑房客们鄙视捡宝人却没去攻击他,以为是自己低调的原因,其实并非如此,而是挑房客们不敢招惹他。
  
      特别是有一些挑房客托亚利桑那州的朋友打听了李杜此人,然后发现了他的厉害:一个被坑的留学生进入仓储拍卖行业,一年成为旗杆市捡宝王,两年几乎统一了北亚利桑那,第三年成了亚利桑那州的捡宝王……
  
      最可怕的是,在他发展之路上,所有挡他的人都被他收拾的很惨,有捡宝人帮派跟他作对,直接帮派被拆散,后果很严重!
  
      他们不敢招惹李杜,所以就拿普通的捡宝人出气,但总有敢招惹李杜的人,比如这威严中年人。
  
      李杜点点头,对中年人微笑道:“谢谢,那房子真不赖,我是李,你怎么称呼?”
  
      中年人伸出手道:“罗根,罗根-苏奇特,很高兴认识你,我听说过你的手段,今天特来领教一下,可别让我失望。”
  
      听到这名字,撸官的嘴角跳了跳。
  
      李杜和罗根握手分开,挑房客们随即将罗根围绕在中间跟他热情的打起招呼。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罗根,道:“他是个人物,是吧?”
  
      撸官凑上来低声道:“对,他是个很厉害的家伙,在洛杉矶很有名气,绰号狼王,黑白两道都能吃的动。”
  
      “狼王?”李杜纳闷,“怎么起这么个绰号,因为金刚狼的名字是罗根-豪利特?”
  
      撸官耸耸肩道:“我猜有这方面的原因,不过更主要的原因是他有个团队,叫狼群。我还听到过一个消息,说他和贝莱尔本地帮派山狼有点关系,山狼很给他面子。”
  
      听到这里李杜无奈了,道:“又跟帮派有关?咱们这是在洛杉矶还是在踏马的芝加哥?怎么这么多帮派?”
  
      撸官道:“对啊,咱们在洛杉矶,这可是国际超级城市,对黑道势力来说这可是块大肥肉,城市里肯定有的是帮派。”
  
      李杜想想也是,亚利桑那州民风彪悍,当地帮派势力反而弱,因为普通百姓也很能打,帮派反而无力扎根生长。
  
      加州富有,移民众多,移民们有钱且不敢惹事,正好能用来养活一些帮派。
  
      这样贝莱尔的住房及城市发展局就分成了四派,一派以李杜为首,捡宝人们环绕在他左右,还有一派以罗根为首,一大半挑房客跑去他跟前凑热闹。
  
      另外两派中,一派是剩下的挑房客,他们零散分开,进行散兵作战,谁也不交好、谁也不招惹,就安静的等着拍卖会开始。
  
      最后一派是满头雾水的购房者,他们冲着某个特定的房子而来,属于普通百姓,想在这里低价买一座法拍房。
  
      住房及城市发展局的官员到来,招手示意大家找好位置,拍卖会马上开始。
  
      李杜整装待发,这时候两个挑房客走了过来,其中一人大大咧咧的说道:“嘿,中国人,我帮狼王给你传递一个消息,今天见好就收,贝莱尔可不是圣莫尼卡。”
  
      这两人算是熟人,昨天他去社区查看两座独立屋的时候,他们也在现场,还起了一点小冲突。
  
      李杜答非所问:“你们怎么称呼?”
  
      “我叫埃布尔-莫斯,这是我伙计安迪洛,怎么了?”一个挑房客警惕的问道。
  
      李杜道:“你们也是狼群的人?”
  
      埃布尔哼道:“不是,但我们跟狼王是伙计,我们明白他的意思,过来替他警告你。”
  
      李杜笑了起来,道:“我明白了,你们两个想拍人家马屁?那就有点可耻了,伙计们,你们这么做很像跟班狗啊。”
  
      两个挑房客勃然大怒,埃布尔用手指点着他说道:“等着瞧,中国人,不听我们的话,等着挨收拾吧!”
  
      安迪洛故作冷静,他拉住搭档道:“人就是这样,不自己吃亏,他永远不会成长。我们得给他这机会,中国人,有种你就招惹狼王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