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446.熊孩子不进屋 5/5
房子就像镶嵌在半山腰位置,两边是茂盛的树木,山风吹过,枝叶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很脆,很凉。
  
  一片连绵的护墙中间是个大栅栏门,栅栏门上新刷了一层红漆,鲜红的过分,好像是涂了一层血。
  
  看着大门,撸官紧了紧衣服道:“这也是诡异的地方之一,门上的漆是蒙大拿的牧场主找人刷的,但当时他刷的是一层黑漆!”
  
  大马克洛夫嗑着瓜子道:“可能是因为氧化作用,有些黑色油漆中含有三氧化二铁、四氧化三铁之类的东西,一旦脱氧,会变成氧化铁,那就是红色的了。”
  
  几个月没人住,院子里野草丛生,有的野草长得能有半人高,看起来就有股萧瑟的感觉。
  
  院子里有榕树,他们推开铁门,几只野鸟扑棱棱的飞出来,撸官吓得哆嗦了好几下。
  
  小马克洛夫哈哈大笑,撸官恼羞成怒:“笑什么,我就是害怕这些鬼怪之类的东西不行吗?”
  
  “当然行,但我笑不行吗?”小马克洛夫依然嘻嘻笑道,他一边笑一边从腰里抽出一把军刀。
  
  撸官警惕道:“干嘛?你拿出刀来干嘛?”
  
  当初李杜等人去追大马的时候,撸官和司机看守小马,他那会揍了小马一顿,一直担心小马复仇。
  
  当然,小马确实会抓住机会跟撸官对着干。
  
  抽出军刀来在手心转了转,小马握住刀子猛然刺向撸官。
  
  撸官知道他吓唬自己,可还是忍不住惊慌失色的后退:“法克,老板!”
  
  李杜回头道:“行了,别闹了,引出鬼来怎么办?”
  
  小马克洛夫嘻嘻笑道:“我没闹。”
  
  他将刀子递给撸官,说道:“喏,留着防身,这刀子杀过人,凶气十足,如果真有鬼,它肯定害怕这玩意儿。”
  
  撸官讪笑道:“多谢。”
  
  他伸手去接刀,小马手腕一抖,刀子在他手上划了个口子。
  
  不等撸官发火,他先解释道:“这叫血脉相通,刀子有灵性,让它熟悉你血液的味道,让它拥有你的血脉,这样对付鬼怪更是有效!”
  
  撸官哼道:“你就唬我吧。”
  
  话这么说,他还是将刀子贴身收藏。
  
  爆竹看着风景问道:“那是你们的佩刀?看起来不错,真用它杀过人?”
  
  小马克洛夫满脸不在乎的说道:“当然了,我们以前执行任务又不是过家家,你们手上没有人命?”
  
  爆竹耸耸肩道:“也有,但都是罪犯的命。”
  
  李杜道:“行了,在这种地方讨论杀人,你们不觉得踏马的不正常吗?走,跟我进去。”
  
  他还雇佣了保洁公司,本来听说是收拾鬼屋,保洁公司不愿意接手这活。
  
  但李杜给价钱高,而且他们之前合作过庄园的活,所以保洁公司不想失去他这大客户,只能派了几个倒霉蛋过来。
  
  保洁车跟在后面,六个老弱病残不甘愿的下了车。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李杜掏出两千块拍在车头,道:“今天打扫完,这钱就是你们的小费。”
  
  保洁员们立马来了精神,他们带上十字架、身上喷了圣水、随身放着《圣经》,然后如临大敌的进入村舍中。
  
  就像之前介绍那样,这房子名为村舍,实为相当高档的别墅。
  
  李杜看周边,村舍有个邻居,建筑风格类似,里面似乎还有人居住,门口停着一辆丰田霸道。
  
  他想去拜访一下邻居,结果院子里有几条狗,发现他后顿时冲向门口吼叫起来。
  
  见此他只能后退,阿喵、阿嗷几个战争贩子倒是蠢蠢欲动,李杜拦住了它们,美国人讲究隐私,人家养猛犬就是为了保护隐私,他还是别凑上去找不痛快了。
  
  村舍看起来凌乱,其实收拾起来不麻烦,就是外面的院子杂草丛生,屋子里主要是一些灰尘,装修很崭新、家具家电也齐全。
  
  除去院子,房子本身面积很大,有大概三百平的样子,上下三层楼,装修华丽壮观,一楼是高天花板,客厅带有壁炉和酒吧,二楼是客房,顶层是主卧和书房,都带有壁炉、步入式衣柜等。
  
  装修才结束不到一年,是牧场主花钱搞的,他将整个房子内部进行了翻新,有健身房,双浴室,独立大阳台,阳光房等等。
  
  李杜进入屋子挨个参观,站在阳台上,他往前一看可以远眺太平洋海景,阳光房宽大舒适,春冬季节待在里面喝个咖啡、晒个太阳最美不过。
  
  看完房子看院子,院子外面也进行了重新规划,前院有户外泳池,不过此时没有水只有落叶,要是清理干净充满水,那在这里可以享受太平洋海岸的微风和落日。
  
  后院提供完美的娱乐和隐私,有小手工屋、有篮球场,还有一座情趣房,李杜第一次看到这些东西,满头雾水:“这是什么?”
  
  其他人进来后嘿嘿笑了起来,小马克洛夫将撸官推上一张椅子,椅子自动就将他的屁股给托了起来同时推他的后背让他挺胸,两侧还有抓手要抓他的双腿。
  
  “法克!”撸官大怒。
  
  李杜摇头笑道:“这些垃圾玩意儿,都给我弄走。”
  
  他们正在这里开玩笑,前院忽然响起了阿嗷的叫声:“呜呜!”
  
  接着有保洁员的声音响起:“哦,上帝,这是怎么回事?!”
  
  李杜带人过去,然后看到阿嗷迟疑的站在门口,它作势要进去,可迈出两步后又赶紧后退,身上的毛全炸起来了。
  
  阿喵盯着门口里面发出尖叫:“喵呜呜!”
  
  其他几个熊孩子都待在旁边,它们看向屋子里面,对着客厅探头探脑,但就是不进去。
  
  收拾大厅的保洁员注意到这一幕,他惊恐的说道:“它们、它们怎么了?它们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几个熊孩子的样子确实不对劲,李杜吹了声口哨将它们唤回来,笑道:“没有,它们在开玩笑罢了,你们不必担心。”
  
  两个保洁员对视一眼,彼此都是满脸惶恐:“算、算了,我们不赚这钱了,咱们给老板打电话……”
  
  “每个人我再给两百块小费。”李杜干脆利索的说道。
  
  那保洁员连连摇头:“不,不是钱的事,抱歉先生,这里、这里真的太可怕了!你的宠物一定是发现什么了!”
  
  nt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