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451.抓抓抓 5/5
        李杜惊呆了,他第一次看到这几个熊孩子变成这样,它们失去的野性似乎复苏了,重新变为了凶残猛兽。
  
      站在后院门口的小鹰阿飞一脸懵逼,它拍打翅膀在那里转来转去,又是惊恐又是慌张,看到李杜后它好像找到主心骨,赶紧往这边跑,拍打翅膀,连跑带飞!
  
      李杜顾不上管它,它看起来还很是正常,没有像阿喵、阿嗷它们那样变得疯狂起来。
  
      “阿喵!阿嗷!阿里!你们干什么?!”李杜厉声吼道。
  
      虽然他很宠几个熊孩子,可一旦它们犯了错,李杜并不会姑息,所以他在生气时候发出的声音对几个熊孩子很有威慑力。
  
      以前听到他这样的声音,阿喵们要么吓得屁滚尿流去藏起来,要么就老老实实的过来挨揍。
  
      这次,它们却没有理睬李杜,只有阿喵迟疑的回头看了看,但阿嗷抓住机会一口啃了上去,阿喵急忙逃窜,再顾不上去看李杜。
  
      事情不妙,阿嗷跟抓狂了一样,逮着谁就咬谁。
  
      大马克洛夫仔细一看赶紧掏出枪来,沉声道:“老板,不好,这狼发狂了!”
  
      李杜赶紧摁住他的手臂,道:“别开枪,怎么回事?”
  
      大马克洛夫皱眉道:“阿嗷发狂了,它现在失去了理智,我们兄弟见过很多这种狼,它们可能是受到某些刺激或者感染了狂犬病毒后发病,山里猎人叫它们为狂狼或者疯狼,非常可怕!”
  
      哥斯拉沉默不语的想起在走去,他和李杜一样,都亲眼看着阿嗷从个眼睛都没睁开的狼崽子变成了如今样貌,情谊上如同家人,非常有感情,自然不能看着它发狂。
  
      他大踏步往前走去,面无惧色。
  
      阿嗷们注意到了他的出现,暂时停止了厮杀,一起回头盯着哥斯拉看。
  
      这时候李杜注意到,阿嗷绿油油的眼睛中夹杂着隐隐血色,其中毫无平时那种聪慧的灵性,只有残暴的兽性。
  
      看着哥斯拉,猛然之间阿嗷开动了,它那矫健身躯化作一道利箭,劲爆的肌肉有力的收缩和舒展,飞快冲向哥斯拉。
  
      奔跑的同时,阿嗷张开嘴巴露出狰狞獠牙,冲着哥斯拉的胸口扑了上去。
  
      “砰!”一声枪响,跳起来的阿嗷哀嚎一声从半空摔了下去,强壮精悍的身躯顿时抽搐了起来。
  
      哥斯拉惊讶回头,看到了李杜手中的枪,一把泰瑟枪。
  
      泰瑟枪中三发高电压子弹,李杜转移枪口瞄准阿里再度开枪,很快,阿里也抽搐着倒在了地上。
  
      旁边的阿喵吓一跳,它‘啊呜’一声尖叫,甩着长尾巴快速向后院的树木冲去。
  
      李杜不好瞄准,只能追过去拉近距离。
  
      阿喵正往树上爬着,突然之间繁茂的树冠中出现一根木棍,直接捣向阿喵。
  
      不愧是丛林捕食小能手,电光火石之间,阿喵前者一拍树皮后肢发力,修长柔韧的身躯化作小风车,尾巴一甩在树上空翻了三百六十度!
  
      它这么做很难,此时它正垂直地面爬在树上,另外它还在快速往上爬,惯性加重力影响,它能避开突然伸出的木棍已经很难了,偏偏它还用了如此潇洒的姿势。
  
      树下的李杜一行大为震惊,狂人忍不住叫道:“漂亮!”
  
      后空翻落在树上,阿喵的四爪抓住了树皮,接着四肢发力它跳上了旁边的一处树枝,然后用森然的目光看向树冠。
  
      一只通体雪白的猴子正抓着根木棍在发出‘吱吱’的叫声,自然,这是阿白。
  
      看到阿白的样子,李杜心里一沉,同样,阿白的野性也苏醒了,不过它没有很强的攻击性,只是想保护自己。
  
      阿喵弓起了身子,盯着阿白露出獠牙。
  
      “砰”,又是一声枪响,野兽终归是野兽,阿喵失去灵性后就变得有些蠢了,发现阿白这个新敌人后它就暂时忘记了李杜等人的威胁。
  
      阿喵从树上跌落,李杜赶紧过去接住它将它身上的电极子弹拽下来扔掉。
  
      这子弹是为了制服成年人而设置,阿喵体重太小,要是一直让子弹放电很可能会导致心脏无法承压而停止跳动!
  
      事情发生在一瞬间,阿喵虽然被电昏了过去,还好没有被电死,心脏还在剧烈的跳动着。
  
      阿白在树上挥舞木棍吱吱乱叫,它惊恐的看着李杜一行,用木棍将树枝拍打的啪啪响,顿时,树叶如雨水般洒落下来。
  
      李杜抬起头呼唤它:“阿白,回来,你下来。”
  
      小白猴不理睬他,依然惊恐的挥舞木棍,后来发现这么做没用,它索性扔掉木棍钻进了树叶深处。
  
      李杜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回头喊道:“哥斯拉,去拿水果和干果过来,把阿白引下来!”
  
      他不敢用泰瑟枪对付阿白,阿喵有十四五公斤还能承受一下电压,阿白不足四五公斤,估计一下子就会被电死。
  
      哥斯拉急匆匆离开,马克洛夫兄弟在院子里搜索,然后找到了剩下的阿猛和干脆面。
  
      阿猛正在追着干脆面,干脆面上蹿下跳,将花坛弄的一团乱,勉强躲避着阿猛的追击。
  
      还好浣熊跑的快,蜜獾小短腿,否则恐怕干脆面早被阿猛给撕碎了!
  
      也还好,它们两个凑成一对,要是阿猛这傻孩子去攻击阿喵、阿嗷和阿里三小,恐怕也早被撕碎了。
  
      失去理智的野兽很可怕!
  
      马克洛夫兄弟用箱子将两个小家伙扣了起来,它们在里面疯狂挣扎,将箱子撞的噼里啪啦乱响。
  
      小马使劲挠了挠头道:“怎么回事?它们怎么忽然变成了疯子?!”
  
      李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将麻醉的三小和抓到的两小关了起来,剩下阿白藏在树上。
  
      它倒是没什么攻击性,就是躲在一片茂盛的树叶中,李杜用食物引诱它,它没下来吃,倒是小鹰飞驰而来抢了两口。
  
      李杜将阿飞拖走,大马在树下弄了个陷阱,只要阿白下来拿食物,就可以抓住它。
  
      这种事对他们兄弟来说轻易无比,他们从小就跟着爷爷父亲狩猎,最懂得设置陷阱捕捉动物。
  
      大马留下抓阿白,李杜带着其他人回到屋子,大家脸色阴沉,情绪都很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