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460.奇葩拍卖 4/5
        随着曝光率增加,李杜在加州拍卖行业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了,虽然他以非主流拍卖的仓储拍卖起家,但从不失手的纪录还是很震撼人的,让很多收藏家对他充满兴趣。
  
      进入八月份,秋季就不远了,很多拍卖会会在这个季节举行一年中最重要的拍卖会,佳士得、苏富比等等拍卖行业大鳄更是将秋拍当做重中之重。
  
      李杜对这种高档次的拍卖会不感兴趣,因为在这些拍卖会上想捡漏几乎不可能,能登陆这样档次的拍卖会,任何一件物品都经过反复鉴定,价值空间已经被确定了。
  
      但这种拍卖会可以开拓人脉,所以他通过科尔-温斯顿弄到了几张邀请函。
  
      本来他只需要两张,他和苏菲过去就行,结果科尔给他要了四张,而且都在贵宾席位,这样也不能浪费。
  
      于是他给汉斯打了电话,让他带女朋友到洛杉矶来一趟,总不能老是憋在个小镇里吧?他邀请汉斯出来一起参加拍卖会。
  
      汉斯真的改了性子,从他决定待在河谷镇后,就真的在那里扎根了。平时除了跟李杜打几个电话,再没有其他联系。
  
      除了苏富比的秋拍邀请,他还得到了其他一些拍卖会的邀请,其中有一个是民间收藏艺术品拍卖会,这个拍卖会邀请李杜当嘉宾,李杜欣然答应。
  
      这种民间收藏艺术品最有机会捡漏,当然,里面百分之九十的东西是假货,可只要能抓住那百分之十的机会找到一些埋没的真品,就能大赚特赚。
  
      拍卖会在西好莱坞地区一家小剧院进行,主题挺有意思,叫‘窥视好莱坞最低调明星们的私生活’。时间在八月底,这段时间他正好没事,便决定去看看。
  
      得知他的决定,一群捡宝人立马跟上了。
  
      “跟着李老大有肉吃。”狄更斯嘿嘿笑道。
  
      李杜带着他们参加抢标房地产拍卖会,可是让他们赚了不少,每次拍卖会都有至少十万的盈利,来到洛杉矶后他们已经参加了四次拍卖会,赚得多的已经有近百万盈利了!
  
      当然,他们的利润没有全部变现出来,有的钱压在房子里,房子还没有售出。
  
      但李杜指导他们拿下的房子都物超所值,只要不贪心要高价,他们可以很快出手,回笼资金速度很快。
  
      乘坐地铁,一群人簇拥着李杜前往西好莱坞。
  
      进入地铁口的时候,一群少年迎面而来。
  
      这些人十多岁到十五六岁之间,全是黑人,看面相还是孩子,但走起路来横行霸道、老气横秋,有些人手里拖着棒球棍、钢管之类的东西,好像要去打架。
  
      李杜率先进入地铁口,几个孩子看到他就对他吹起了口哨,然后一起不怀好意的向他走来。
  
      随即,身材壮硕的捡宝人和更健硕的保镖们出现在李杜身后。
  
      见此,少年们吐了口唾沫又缩了回去。
  
      李杜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们一眼,道:“这都是谁家的孩子?真没教养。”
  
      奥利笑道:“少年嘛,都是这样,喜欢吆三喝四、胡乱打扮,自以为是什么英雄人物,时间会让他们成熟的。”
  
      按图索骥,一个多小时后他们抵达小剧场。
  
      洛杉矶剧场众多,举办民间收藏品的剧场叫‘格莱坞’,不知道跟好莱坞有没有什么关系。
  
      李杜拿出邀请函给保安,保安核实后请他去后台,其他捡宝人可以入场,他们不需要邀请函。
  
      这种拍卖会要的就是关注度,愿意来参加拍卖会就行,不管是来凑热闹还是真想来买东西。
  
      对举办方来说,只要能够参与拍卖会就行,最好人挤人坐不下,这样以后他们可以更好的进行宣传。
  
      李杜去了后台,这里有拍卖师和举办方邀请的其他嘉宾在整理衣服,还摆放着即将出场的拍品。
  
      看了他的邀请函,一个中年黑人妇女热情的上来跟他握手:“欢迎您,李先生,非常感谢您能赏光参加我们的拍卖会。”
  
      李杜低调的说道:“这是我的荣幸。”
  
      看着一件件摆放整齐的拍品,他放出了时光飞虫,准备寻找其中富有价值的一些东西,到时候好出手拿下它们。
  
      结果时空飞虫一出来还没找到什么,李杜先看到了一个小罐子。
  
      他盯着这个彩绘的小罐子看,然后越看越觉得它像某个东西,这东西不该出现在这里:骨灰罐!
  
      直到他看到罐子上印刻的黑白照片,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他指着罐子震惊道:“天,这、这东西放在这里什么目的?不会也要拿出去拍卖吧?”
  
      黑人妇女骄傲的笑道:“是的,这是咱们此次拍卖会的噱头之一。”
  
      李杜迟疑了一下,道:“我可能有些孤陋寡闻,但我想知道这应该是个骨灰罐吧?”
  
      黑人妇女说道:“是的,李先生,你一点不孤陋寡闻,相反,我们认为您见多识广。这就是骨灰罐,但它可不是一般的骨灰罐,里面长眠的是杜鲁门-卡波特先生。”
  
      对方提出的名字让李先生很感到疑惑,他没听说过这名字,跟‘杜鲁门’有关的人他只知道哈里-杜鲁门,美国历史上那位著名总统。
  
      但总统是姓杜鲁门,而这位卡波特先生是名字叫杜鲁门,二者显然没有关系。
  
      李杜满头雾水,旁边有人看到了就笑道:“哈,你不知道杜鲁门-卡波特?你连他都不知道?那你怎么接触艺术品?”
  
      又有人说道:“这伙计我知道,他从事的是仓储拍卖工作,那活根本不需要知道什么艺术家、作家之类,只要有力气就行。”
  
      听了后者的话,后台响起了一些哄笑声。
  
      李杜扭头看向两人说道:“说老实话,各位,我还真不知道杜鲁门-卡波特是谁,不过我知道王羲之、张旭、颜真卿、吴道子,你们知道他们吗?”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面面相觑,道:“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李杜撇撇嘴道:“连我们中国历史上最负盛名的书法家和大画家都不知道?他们创作艺术品的时候,美国这个国家还没有诞生呢。”
  
      他这明摆着是反讽两人,其中一人生气了,说道:“我们又不是中国人,干嘛要知道那你们的什么书法家?”
  
      李杜道:“那这位杜鲁门-卡波特是中国人吗?我又不是美国人,干嘛要知道这位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