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473.急救 2/5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情况的严重性超出了李杜预料。
  
      散开的粉尘应该是石灰粉,李杜的眼睛火辣辣的疼,狼哥的情况也不妙,他努力睁开眼睛,李杜看到他眼睛一片通红,显然被石灰粉弄的更是严重。
  
      最严重的是汉斯,汉斯双手捂着肚子缩在地上,鲜血从他指缝里汹涌而出,很快染红了他的白色t恤。
  
      李杜慌了,他努力扶起汉斯叫道:“打电话!快给急救车打电话!帮帮忙!帮帮忙!”
  
      路边的人很冷漠,看到这件事后纷纷躲避,见此李杜知道不能靠他们,就努力冷静下来打了急救电话。
  
      狼哥听着他的声音慢慢走过来,他沉着道:“老板,你眼睛怎么样?”
  
      李杜挤挤眼道:“我还好,汉斯,是汉斯遇到麻烦了!该死的,他被捅伤了,我不知道具体伤情!”
  
      汉斯呻吟道:“法克,估计死不了!我是小腹受伤,希望没有伤到内脏!哦,法克!法克!好疼!”
  
      狼哥循着声音蹲下,撕扯衣服给他堵住伤口道:“摁住,福老大,先解决外出血问题!”
  
      有两个被李杜踹倒的少年爬出来想跑,李杜看到后几乎竭尽全力的使用了时光减缓的能力,拔脚追去!
  
      围观的人震惊的叫道:“上帝,他的速度!”
  
      李杜不知道自己速度到底什么样,他飞奔上去跳起来又踹倒一个少年,另一个少年挥拳打他,但速度奇慢,李杜抬起脚踢在了他的胯下。
  
      少年哀嚎一声,双腿夹紧抱着胯下蹲在地上。
  
      李杜回身,又在到底少年胯下狠踩一脚,让他迅速失去行动能力。
  
      急救车和警车几乎同时赶到,医生迅速下车查看三人情况,看到汉斯伤势着急道:“包扎止血,给他挂氧气罩!快,通知急诊准备外科抢救!”
  
      一听这话李杜怕了,汉斯此时没什么声音了,他一把抓住医生叫道:“我朋友怎么样?他现在怎么样?”
  
      医生道:“赶紧上车,你们需要去清洗眼睛,你朋友的情况得等到手术结束才知道。”
  
      李杜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前所未有的紧张,身体忍不住颤抖。
  
      上午的时候他还和汉斯在讨论结婚的事,结果几个小时之后,汉斯几乎昏迷着被送进了急诊室,不能不说是造化弄人!
  
      警察将五个少年带上警车,然后也跟着开向医院,他们有三个电击晕倒在地,还有两个胯下受伤严重,也得去医院。
  
      于是警车和救护车都拉响警笛,一路呼啸。
  
      进入医院后,李杜和狼哥也进了急诊,医生先用棉签将他眼睛里的石灰粉清理干净,又用风吹进一步清理,最后还用了一种油料来清洁。
  
      本来他的情况是最轻的,可是他当时为了能保持视野就下意识的挤眼睛,这造成了二次伤害,反而狼哥虽然眼睛里进入石灰多,伤害却轻一些。
  
      处理结束,医生说最好戴上眼罩,但李杜想知道汉斯情况就没戴,然后两人面面相觑,彼此都跟兔子似的,眼睛血红。
  
      “踏马的,这些该死的死孩子!”李杜咬牙切齿的说道,“肯定有人指使他们这么干的,一定要查出来,一定要弄死他们!”
  
      狼哥沉声道:“我已经安排吸血鬼带人去查了,一共九个人,跑了四个,吸血鬼肯定会找到他们!”
  
      看到两人结束治疗,警察来调查案情。
  
      李杜满心愤怒和紧张,一把推开警察声嘶力竭的叫道:“现在调查?我兄弟在里面救命你让我去配合调查?我怎么配合调查?!”
  
      “我兄弟马上要结婚了,他马上要结婚了!该死的,还有,洛杉矶的治安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老子每年缴税上亿啊!我缴税这么多,钱都用来干嘛了?!”
  
      本来因为他的推搡,警察们准备对他使用发火了,可听了他的话后两个警察又冷静下来。
  
      李杜口中说自己每年缴税上亿,这显然是个超重量级富豪,对待这种人还是得小心点为好。
  
      于是一个黑人青年警察说道:“先生,请您冷静,我们现在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并非想为难您。”
  
      狼哥拉住李杜,也说道:“老板,冷静点,先让律师过来吧。”
  
      李杜狠狠的踹了墙壁一脚,结果悲剧的事发生了,他踢的太重,墙壁是瓷砖太光滑,脚腕扭到了……
  
      这样,两个警察又扶着他去检查脚腕,还好只是轻微扭伤,医生给他喷了药剂后说两三天就会恢复正常。
  
      李杜气恼的不行,今天真是太悲剧了。
  
      两个警察态度很好,他后面就配合起来,将自己所知说了出来,不过他知道的也不多,就是自己下了地铁碰上这些少年,他们二话不说发起攻击。
  
      “我都不知道他们是干嘛的,我也不认识他们,我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攻击我们,而且这些狗娘养的下死手!”李杜咆哮道。
  
      一个警察说道:“他们是洛杉矶黑童党,全是非洲籍的新移民黑人孩子或者贫民窟的黑人孩子,聚集在一起作奸犯科、偷抢拐骗,或许他们是见您有钱想抢钱。”
  
      李杜道:“你们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抓他们?”
  
      警察无奈道:“他们未满十六岁,都是未成年,我们抓过他们很多次,可顶多看押几天,然后就得被他们父母领走,这是法律规定。”
  
      这时候一个警察的对讲机响了起来,他们同事着急说道:“三位电击犯罪嫌疑人从病房逃跑了,请支援,请支援!”
  
      李杜一听也着急了,对狼哥和迅速赶到的爆竹等人说道:“帮警察去抓他们,记住,手脚要快,保住他们没问题,有些事我想自己问问!”
  
      他们所在的是圣莫尼卡一家大型医院,人流滚滚,可三个少年想逃跑却不可能,因为泰瑟枪的电流威力相当强大,医院虽然救醒他们,却无法短时间内帮他们摆脱电压造成的麻痹、酸软等问题。
  
      几分钟后,狼哥给他打来电话道:“搞到一个,我们在六楼杂物间。”
  
      这是他叮嘱狼哥那句话的意思,他想让保镖们抓到少年,然后亲自询问他们调查一下这件事怎么回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