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477.跑吧 1/5
        入夜,五个一身痞气的男子颓废的挤在一辆丰田霸道中。
  
      坐在驾驶座的男子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因为患有严重的皮肤病,他的黑色皮肤上有一道道白色斑纹,看起来像是一只斑马。
  
      他的绰号也是斑马,他的名字是皮蓬,安排黑童党攻击李杜一行的就是他。
  
      事情闹到今天这一步是他始料未及的,他惆怅的拍了把方向盘,喇叭顿时发出刺耳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副驾驶上的青年怒视着他道:“嘿,斑马,玛德你安静点,你想吸引那些东欧混蛋注意吗?”
  
      听到‘东欧混蛋’两个词,后座上有人哆嗦了一下,他慌乱的说道:“那中国佬怎么从东欧联系的杀手?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如果昨天我回家的时候要不是我的狗跳出来扑我身上要玩闹,那一枪就打中我了!”
  
      说着,他声音颤抖起来:“可怜我的鲍比,那可是一条好狗呀,就在我面前被打成了两截!上帝,鲍比就那么被打死了……”
  
      看他样子要哭起来了,斑马皮蓬不耐烦道:“收起你这惨样,瑞恩,你不是个娘们,你别露出这怂包的样子!”
  
      一听这话瑞恩怒了,他吼道:“闭嘴,斑马,这都是你惹得祸!我是不是怂包伙计们都清楚,当年跟随老大跟越南人抢地盘的时候我踏马冲在最前面,那时候你在哪里?”
  
      “你提这些旧事干嘛?现在怨我?是我惹的祸?玛德做出对付那中国佬决定的是我一个人吗?你当时没有同意吗?”斑马也怒了。
  
      瑞恩吼道:“我同意了,但我没同意你找那些煞笔蠢孩子来办这件事!你真会找人,玛德,今天的结果就是因为你……”
  
      “滚,谁知道那中国佬黑白两道通吃?谁知道他竟然跟意大利黑帮、西班牙黑帮和华人黑帮都有那么密切的关系?谁知道他能从东欧雇佣上杀手……”
  
      两人吵闹了起来,见此副驾驶上的人一拳砸在驾驶台上,他暴躁的吼道:“都给老子闭嘴!现在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吵架?你们不要命了我还想要命呢!”
  
      “对,别吵了,想想办法怎么搞定这件事。我托我一个兄弟打听了,那中国佬真出一百万买一条命,亚洲也有杀手正在赶过来,这狗娘养的,他可真狠!”又有人满脸怨毒的说道。
  
      “那怎么办?这些杀手神出鬼没,前天晚上我弟弟给我打电话说看到我家对面楼上有杀手,我们报警了,但杀手跑掉了,只查到了一把枪和我的一些信息!法克,就差一点我就死了!”
  
      副驾驶上的人又拍了拍驾驶台,他叹了口气道:“加州待不下去了,我们得离开这边,美国现在都危险,咱们得出去避避风头。”
  
      “去哪里?离开加州去蒙大拿?去华盛顿?还是去加拿大?”斑马没好气的问道,“你告诉我,水蛭,我的好伙计,难道我们离开这边那些杀手就会罢手吗?”
  
      副驾驶上的水蛭刚要说什么,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眼名字小心的接了电话,然后跟对面聊了起来,随着聊天的深入,他的脸上露出兴奋表情。
  
      等他挂掉电话,几个人赶紧问道:“怎么了?”“我听到偷渡?偷渡去哪里?”“谁打来的电话?怎么回事?”
  
      水蛭兴奋的说道:“是我的兄弟道格里斯打来的,道格里斯你们知道吧?他干走私活的,他知道我遇到麻烦后一直在帮我想办法,现在有个机会出现了。”
  
      “你直接说,别吊胃口了,什么时候你还玩这一套。”斑马着急道。
  
      水蛭瞪了他一眼道:“玛德你闭嘴,别打断我的话,想活命都给老子闭嘴!该死的,听好了,我兄弟联系上一艘船,这船是去非洲的,他让我们先去非洲待上一段时间,等过了风头再回来……”
  
      “靠谱吗?”瑞恩迟疑的问道,“我们真要去非洲避风头吗?在美国找个地方不行吗?”
  
      水蛭冷笑道:“留在美国?然后我们怎么逃避杀手的追踪?就得偷偷去南非,大家一定要保密,我们去待上一年半载再回来,杀手们绝不可能一直等着我们,对不对?”
  
      斑马点点头道:“有道理,就是不知道可靠不可靠。”
  
      水蛭道:“绝对可靠,道格里斯是我的兄弟,我们之间的关系没的说。大家赶紧收拾东西,带上现金和值钱货,咱们明天就走!”
  
      “这么着急?”
  
      “当然得着急,杀手会给我们留下很多时间吗?”水蛭瞪了那人一眼,“如果你不想去你就留下,反正人越少目标越小越安全。”
  
      瑞恩赶紧道:“去去去,兄弟们当然要一起走!”
  
      他不是软蛋,以前在道上混的时候进过多少次警察局,也在监狱里待过。可他没活够,还不想死,而杀手明显是冲着要他们的命来的,所以他得走。
  
      五人分头收拾了在帮派混迹多年积攒的黄金珠宝,又去取了钱、召集了心腹兄弟,然后连夜开车往长滩港口狂奔。
  
      一艘货轮停在码头准备出行,他们就将乘坐这艘船离开美国前往非洲。
  
      到了码头车子停下,有人来接应他们,看到他们一行十多人大吃一惊道:“这么多人?”
  
      水蛭无奈道:“我们不能自己走,这都是上了杀手名单的兄弟。那中国佬非常凶狠,玛德,他根本不管事情是谁搞的,要把我们滴血帮赶尽杀绝!”
  
      “等我们从非洲回来,一定要狠狠收拾他,最好弄死这狗娘养的黄皮狗!”斑马愤愤的吼道。
  
      接应的人压低声音道:“小点声,你们想引来巡逻警察吗?跟我走,上了船没有到达公海之前你们都要待在货箱里不准动弹明白吗?到了公海会有人把你们放出来,放心,在海上你们吃不了亏,我都打点好了。”
  
      其他人依然有些迟疑,水蛭则信心十足,他拍着胸膛道:“放心好了,兄弟们,道格里斯绝对信得过,我们肯定可以安全的抵达非洲!”
  
      道格里斯道:“我以我自己和全家的生命发誓,这次的事没一点问题,船上给你们安排的很妥当,不过到了非洲你们得小心,哪里可不是我的地盘!”
  
      听到他这么说,一群人纷纷感激道:“多谢了兄弟!”“非洲回来不会亏待你!”“以后咱们就是亲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