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478.合同工 2/5
        轮船离开洛杉矶,在海洋上开始了一段漫长的旅程。
  
      之后,轮船靠上港口,南非的开普敦出现了。
  
      水蛭、斑马和瑞恩等人看到陆地后激动的热泪盈眶,其中一个大汉一边吐一边骂道:“法克,老子以后再也不坐船了!老子宁愿死在陆地上,也不会活在海洋上!”
  
      上岸之后,有人接待,一名自称猎狮者的南非土豪招待他们先吃了一顿大餐,然后找了一群姑娘让他们爽了一顿。
  
      水蛭等人感激涕零,猎狮者告诉他们道:“我不知道你们具体犯了什么事,但你们既然要躲避人,就不能待在这里,我送你们去南非北部山区,你们先在那里躲上一两个月再出来。”
  
      “只要不去海上坐船,其他的没问题。”滴血帮一名大汉说道。
  
      猎狮者笑道:“放心,以后你们再也不用坐船了。”
  
      离开开普敦之前,一行人留恋的看了看城市的繁华,瑞恩哀叹道:“我有预感,以后好长时间我们再也经历不了这样的繁华了。”
  
      直升机飞翔,他们横穿了整个南非,又换成了汽车,而且还是军用汽车,然后继续在草原荒山上行进。
  
      一路上没有人来找他们麻烦,有警察查车,司机拿出证件给他们看过后便放行了。
  
      起初一群人很乐观:“水蛭,你找的伙计真靠谱,他太谦虚了,这伙计在非洲可是够有资源的!”
  
      但随着汽车不断穿行,有人担心起来:
  
      “我们这是去哪?咱们现在的地方够深入了吧?待在这里不行吗?”
  
      “是啊,为什么我们还得待在篷布车厢里?起码把篷布拉开吧?该死的非洲真是太热了!”
  
      “我觉得不对劲,停车停车,问问怎么回事!”
  
      他们鼓噪起来,有人掀开了篷布准备跳车,见此,后面的汽车就停了下来,然后几个扛着枪的黑哥大兵冷着脸走过来用生涩的英语问道:“你们干嘛?”
  
      看到这些大兵,一行流氓惊呆了:“这是哪里来的兵?”
  
      “该死的,我们被出卖了?!”瑞恩慌张的说道。
  
      斑马冷静道:“别怕,应该不是,你看我们一直在往北走,如果是被抓了应该把我们送去开普敦然后引渡回美国才对。再说,那中国佬不可能知道我们的下落,他更不可能有控制南非军队的能力!”
  
      “就是就是,别怕伙计们,即使要抓我们也跟军队没关系,那是警察的事。”水蛭出来稳住了局面。
  
      然后,他满脸堆笑的走向大兵们说道:“不好意思,伙计,哈哈,是这样的我们想问问咱们这是去哪里?我们觉得这里不错,想待在这里。”
  
      黑哥大兵不理睬他的话,继续问道:“你们干嘛?”
  
      水蛭以为他们英语水平差听不懂自己的话,就放慢语调说道:“我们想知道,去哪里?”
  
      黑哥大兵冷冷的看着他们道:“你们太多事了。”
  
      他说完这句话一挥手,后面几个大兵抡起步枪就砸了上去。
  
      水蛭一行都是流氓,以前做人做事也是习惯了耀武扬威、凶狠霸道。
  
      可他们碰到的黑哥们要霸道多了,根本不要理由,二话不说就打人。
  
      他们想要反抗,毕竟他们在街头上混战多了也都有着非凡战斗力,而且他们脾气很爆,挨打了不可能不还手,哪怕对方是军人。
  
      无奈的是,他们没有武器,只能靠拳头,这样很吃亏。
  
      这些人不明所以,他们不知道大兵们为什么突然动手,就知道自己不能吃亏,于是咬着牙忍着痛反击。
  
      士兵们没想到他们会反击,他们平时在钻石矿管理矿工,矿工们不敢跟他们动手,所以这会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见此军官怒了,用部落语言喊了一句。
  
      士兵们齐齐后退,流氓们以为他们害怕了,一个个又嚣张起来。
  
      结果还没等着嚣张,他们看到士兵们将枪口平放,然后从腰上抽出刺刀插了上去!
  
      锋利的刺刀在太阳下散发着森森寒光,大热天的在车里焖了很久,流氓们本来热的汗流浃背,但看到刺刀后,他们一下子觉得遍体生寒!
  
      水蛭吓疯了,这刺刀比枪口还有震慑力,他赶紧举起双手叫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误会!我们不反抗!不反抗了!快点都蹲下!”
  
      对方手里有枪,他们跑是跑不了,反抗更不行,刺刀在对着他们呢。
  
      流氓们吓得赶紧蹲下,士兵们冲上去挥舞枪托一顿狠揍,个个头破血流。
  
      打完了,士兵们将他们扔上车拉上篷布,车子又往前开动起来。
  
      后面只要他们发出点声音、有点什么动静,军车就会停下,一堆大兵就会上来狠揍他们。
  
      越往后他们越不敢反抗,因为他们发现揍他们的不是一拨人,也就是说,车队里的士兵比他们人数更多。
  
      打到后面,他们彻底害怕了,哪怕想要拉屎尿尿也不敢出声,就老老实实的在车里解决。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停下,然后有人拉开了篷布。
  
      流氓们木然的看着外面,看到更多的士兵列队出现。
  
      “这是哪里?我们怎么会出现在军营里?”瑞恩带着哭腔问道。
  
      有人惊恐的说道:“我们落到地方武力手里了?法克,我们会被绑架讨要赎金还是被强拉壮丁征兵上前线?”
  
      一名士兵扛着摄像机上来给他们录像,见此有流氓松了口气:“应该是被绑架了,至少不用上战场,还能保住命。”
  
      “我们怎么会绑架?”斑马绝望的哀嚎道,“我们不是来避难的吗?水蛭,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
  
      有军官操着娴熟的英文走出来,道:“谁说你们被绑架了?没有,你们是来这里做矿工的。”
  
      “什么?”一群流氓惊呆了。
  
      军官甩了甩手里的马鞭冷冷说道:“你们以一年十万美元的待遇跟我们签署了劳工协议,来我们矿场挖钻石,并且每个人预支了二十年到三十年不等的薪水,来,把协议签了吧。”
  
      他挥挥马鞭,有士兵拿上来几份合同。
  
      水蛭甩手推开合同怒吼道:“不,我们不签,这是非法囚禁!我们要见美国大使……”
  
      见此军官诡异一笑,挥舞马鞭道:“美国大使?我先把你们几个美国佬打的往外喷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