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490.资源诅咒 4/5
        人多了,母女四人忙活起来。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边有大河,热卖的自然是河鱼河虾。
  
      锅子里咕嘟咕嘟的炖着几条大白鱼,烤炉上还放着烤江鱼,这种鱼有手掌长短,个头不大,可是肉质很肥,很快鱼皮就烤成了焦黄色。
  
      李杜坐在江边位置,打眼一看,江河尽在眼底。
  
      还算清澈的江水翻腾着滚滚流去,一些大大小小的平底船在江上随浪花起伏,此时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一些船靠上了码头。
  
      江河两岸有很多简易的工棚,几根木头撑起一幅黑网来遮蔽阳光,下面是皮肤黝黑的当地人端着茶缸在说笑。
  
      李杜第一次来洪沙瓦底,对一切都好奇,就忍不住左右张望。
  
      见此,旁边一个棚子里的当地人就变得面色不善起来,几个青年还指着他喊叫出声。
  
      哥丹威赶紧站起来,对青年们露出和气的笑容,不知道说着什么。
  
      大马克洛夫说道:“那些伙计问你看什么看,导游告诉他们咱们是外国人,第一次来这边,没别的意思,就是看看风景。”
  
      李杜不想找事,听他这么说就收回目光,然后不屑的笑了笑道:“这当地人还挺霸道啊。”
  
      小马克洛夫吐了口口水道:“我看他们是不怕死!”
  
      大马克洛夫立马瞪了他一眼:“别在这里乱来,蠢蛋,我们现在是在前线,没有后勤、没有补给、没有支援,什么都没有,老实点。”
  
      哥丹威安抚下对面的人后坐了下来,说道:“他们是当地的淘金人,身上都带着黄金,所以最不喜欢有人看他们,会让他们误会。”
  
      李杜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这条河里还有金沙。
  
      烤鱼最先做好,这些鱼用竹签串了起来,吃的时候跟啃肉骨头一样,两只手各捏住竹签一头,从中间啃肉。
  
      鱼肉娇嫩鲜美,没什么淡水鱼的土腥味,倒是有种甜滋滋的味道,搭配孜然、辣椒粉之类的调味料,一行人吃的津津有味。
  
      这些地方消费很低,一行人花费了不到二十万洪元,根据货币兑换比例,一人民币就可以兑换两百洪元,也就是说平均每人花费只有五十块人民币。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彪形大汉,一个个饭量恐怖,要是搁在美国吃这么一顿饭,李杜估计每个人花费五十美元都不止。
  
      临走之前李杜给了老板娘一点消费,直接给了她一百美元。
  
      老板娘看到这张钱后笑开了花,这边有人采黄金偶尔是用美元交易,所以他们知道美元的价值。
  
      这一张美元抵得上十几万洪元,老板娘贴身收好,又去拿了一些烤鱼用油纸包起来塞给李杜,示意他们路上吃。
  
      一路颠簸,终于,道路变得好了起来,路边的青山绿水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矿坑和挖掘的山丘。
  
      帕敢地区到了!
  
      李杜往外看,不得不惊叹人类那强大的破坏力,有一座石山被开采了一半,就像是有什么巨神在这里发怒来着,伸手将一座山撕扯成两半。
  
      看他表情惊叹,哥丹威指着远处坑坑洼洼的地表说道:“那里曾经也有一座山,不对,那边曾经有很多山来着,但先生你看,现在都没啦,都被挖掉了!”
  
      车子继续前行,李杜看到地面上开始出现一些车队。
  
      这里的路况比较好,因为很多重卡在上面行驶,还有一些挖掘机等重型机械通过,如果路况不够好,矿石根本挖不出也运不出来。
  
      从矿场里开出来的卡车都是几十吨载重量的重卡,这些车子上的矿石装的满满当当,一看就知道严重超载。
  
      司机估测了一下,回头道:“得有上百吨的东西。”
  
      越往前走越热闹,路边又出现了村庄和行人。
  
      这里的村庄很小也很破烂,就是一些中国五六十年代才有的茅草房和泥土房,洪沙瓦底多雨,李杜觉得一场暴雨就能将这些屋子冲垮。
  
      村子里的人也很穷,天气还算炎热,很多人没有上衣,就穿一条短裤,孩子们光着脚光着屁股乱跑,一个破烂足球就够十几个孩子争夺的。
  
      有些人在树荫下乘凉,除了老人、孩子,树下的人就是残疾人,缺腿少胳膊,让人不忍目睹。
  
      李杜惊讶道:“这怎么回事?帕敢不是个很富裕的地方吗?”
  
      哥丹威脸上露出嘲讽的笑,道:“是啊,很富裕,拿我们车上来说,老板你恐怕有一千万美元的钱吧?那我们两个平均一下就有五百万美元,我们都很富裕呀!”
  
      李杜皱眉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知道这里很多富商和有钱的矿场主,可是矿工们没钱吗?矿工们的薪水不低吧?”
  
      哥丹威依然嘲讽的笑,他说道:“不低?宣传中确实不低,实际上没有多少钱。而且,这些老板总有办法把你的钱再赚回去,这里吃喝嫖赌,消费太多啦!”
  
      听了这话李杜摇头,哥丹威很机灵,从他表情中就猜出了他的所想。
  
      他说道:“老板,你一定觉得是这里的人不争气是吧?”
  
      不等李杜回答,他冷笑一声道:“这里的人没接受过你们的教育,他们的自制力比不上你们,当地环境就是这样,有很多诱惑。当你每天筋疲力尽离开矿场的时候,当你不知道自己明天会不会被矿难毁了的时候,你会不想花钱吗?”
  
      “总之,地狱空荡荡,魔鬼人间行!”
  
      李杜说道:“你说的对,看来资源诅咒论在帕敢地区也是适用的。”
  
      这次轮到哥丹威不懂了,他纳闷的眨眨眼道:“什么诅咒?谁诅咒了这里吗?”
  
      李杜笑道:“不是谁诅咒了这里,而是‘资源诅咒论’,就是越有某些稀缺性资源的国家和地区就有可能越贫困。”
  
      帕敢地区的情况和非洲盛产钻石的地区一样,这些地区的土著都没有因为资源而富裕起来,相反,他们因为这些资源而受尽磨难,变得更加贫穷。
  
      汽车在村落之间行驶,李杜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了,也越来越心惊了。
  
      就像洛杉矶都市圈,围绕帕敢这个小地方,一个大生活区建立起来,越往中心走越是车水马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