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495.切石 4/5
    不关李杜的事,他就安静的站在一边,老老实实的置身事外。
  
      陆大有没有刚才的豪迈劲了,他扭头对青年讪笑道:“小廖,小廖兄弟,手稳点,把针管往后撤一撤行不?这玩意真扎上可不是闹着玩的。”
  
      小廖怒视着他道:“那你骗我钱就是闹着玩的了?麻了个比的,我那是结婚钱,彩礼、买房都靠它了!”
  
      嘴上说的凶狠,青年终究没有倒爷的狠劲,小心翼翼的往后收了收手,让针眼隔着陆大有的脖子远了一些。
  
      陆大有对他感激一笑,又对倒爷说道:“不用看了,倒爷,我这些石头都是精心从大马坎搞出来的,全是满水头……”
  
      倒爷不理睬他,他一块一块仔细看,看完之后抬头对小廖说道:“这些石头归咱们,能弥补一些你的损失。”
  
      听了这话陆大有顿时挣扎起来,他叫道:“不行,玛德,倒爷你这就不讲究了!这些石头价值上百万,我就踏马分了五十万,你不能都拿走!”
  
      倒爷冷笑道:“上百万?去你妈个大血比的上百万,这些合起来也就值个六七十万,你拿来的上百万?”
  
      陆大有叫道:“六七十万就六七十万,可我踏马还有一万美刀在你手里啊,这样就欠你们四十万,你凭什么……曹尼玛!”
  
      说到这里他一肘子敲在小廖的肋骨上,小廖防不胜防闷哼一声下意识放开手,陆大有推开他伸手去抓石头。
  
      倒爷却一直在防备他,这人看起来身材削瘦,但速度、爆发力和力量没的说,像是一头饿狼。
  
      后发先至,倒爷将六块石头快速后收,同时站起来伸手去抓陆大有。
  
      陆大有知道他的厉害,吓得脸色一变,顾不上石头转身就跑,边跑边骂:“倒爷草拟吗啊,草你全家!你等着,吃了老子的都得吐出来!”
  
      这货跑的很快,出门后上了一辆摩托车飞奔而去。
  
      小廖拔腿去追,在茶馆门口看了看后他无奈的回来道:“玛德,这老狐狸跑的真快。”
  
      倒爷将石头推给他道:“跑得了狐狸跑不了窝,毛料在这里他跑了就跑了吧,这些东西咱们收下。”
  
      小廖担心的问道:“他会不会去报警?”
  
      倒爷冷笑道:“再借给他两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个老骗子,报警也是警察先抓他。再说外面就有军警,他要是报警早喊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给自己和小廖倒了茶。
  
      抿了一口茶水,倒爷嘿嘿一笑:“这茶不错,正儿八经的西湖龙井,陆大有这混球行骗的时候是真舍得下本钱。”
  
      小廖没心思喝茶,他看了眼李杜又看向倒爷,沮丧的说道:“倒爷,咱们只追回来十万,还有一百多万呢。”
  
      倒爷拍拍桌子上的石头道:“谁说十万?还有这些东西呢,把它们全开了,里面要是有好水头,别说一百万,两百万三百万也没问题。”
  
      小廖摇头道:“我不赌石了,倒爷,您知道的,我发誓再也不赌石了。”
  
      “死心眼,”倒爷翻了个白眼,他扭头看看李杜道,“小兄弟,你也是来这边买石头的?”
  
      李杜笑道:“就是随便看看。”
  
      小廖哭丧着脸道:“本来我也是随便看看的,玛德,被他们联手做了个局给坑了,你运气好提早碰上倒爷,他们本来想要坑你来着。”
  
      李杜对倒爷拱了拱手道:“多谢了,倒爷,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倒爷玩味一笑,道:“嘿,小兄弟有点意思,你不怕我身上的HIV?”
  
      李杜笑道:“看倒爷这身手不像是感染了HIV的人,再说,这病毒又不能隔空传播,怕它干球?”
  
      听了他的话倒爷哈哈大笑,他拍拍桌子道:“好,你小子不错,我算是没白把你从俩骗子手里弄出来。来,干了!”
  
      他们两人喝茶,早早就站到一旁的哥丹威问小廖道:“你怎么上当的?”
  
      小廖叹了口气道:“唉,玛德,跟这兄弟情况差不多。陆大有那臭逼先卖给我一块石头让我赚了钱,拉近好感后,那个马拉年又出手带我去他家看石头,陆大有利用我对他的信任,和马拉年联手设了个圈套,玛德,我真蠢!”
  
      说着,他快要哭起来了。
  
      倒爷对李杜说道:“苏兄弟?这称呼没错吧?”
  
      李杜笑道:“没错。”
  
      倒爷道:“你不开一下你手里这块石头?十万块买的,这价格不低啊,开一下吧,看看是赚还是亏。”
  
      不等李杜回答,倒爷招手对茶馆老板说道:“桑塔,借你的磨刀用用。”
  
      茶馆老板用干涩的汉语说道:“号。”
  
      倒爷收拾起石头带李杜去了茶馆里屋,一台小石磨机放在里面。
  
      帕敢的商铺里家家户户有石磨机,他们可以进行代磨业务,但一般还是让客户自己磨,因为磨石头是技术活,除非场口里的行家,否则一般人磨不好。
  
      开石头一般三种方法,擦、切、磨,顾名思义,擦就是用磨刀擦开外皮,切则是一刀刀拦腰斩,磨是最保守的方式,用磨刀一点点打磨。
  
      李杜他们现在要干的就是赌石中最刺激人心的一段,揭晓底牌,看看石头里到底有没有玉石。
  
      看到有人开石头,茶馆里不少人上来凑热闹,将不大的后厨塞的水泄不通。
  
      倒爷斜睨着他道:“信得过倒爷不?信得过我给你裁喽。”
  
      李杜将石头递给他道:“倒爷这双手跟老鹰爪似的,一看就是好手,当然信得过。”
  
      倒爷哈哈大笑:“我踏马是越来越喜欢你小子了,怎么弄,你说。”
  
      小廖怂恿道:“一刀切,倒爷,来个一刀切,擦涨不算涨,切涨才算涨嘛。”
  
      倒爷瞪了他一眼道:“你一边去,现在没你的事。”
  
      李杜道:“你看着办吧,我也不懂这东西。”
  
      倒爷沉吟一声道:“这料子在大马坎一窝鸡里属于不大不小的个头,里面要是有玉,运气好的话是大玉,那就磨磨皮吧,免得伤到玉?”
  
      面对倒爷试探的目光,李杜电脑头。
  
      倒爷往手掌心里吐了口唾沫,擦擦手后开动磨石机打磨起来。
  
      这方面他确实是个行家,拳头大小的石头在他手里缓慢匀速的转动,石粉跟雪花似的飞溅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