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01.无门无路 5/5
        当然这是小钱,他掏出一张五十块的人民币说道:“二十根。”
  
      小姑娘顿时笑了起来,笑的很纯真很甜美:“好的,那你等一下,我给你现做,现做的好吃。”
  
      一边说着,她一边麻利的收下钱,然后打开冰棍机做了起来。
  
      里面还有冰棍,不过只有十来根了,应该是不够卖,但她没说数量不够而是说现做的好吃,李杜忍不住笑,小姑娘机灵的很。
  
      他先拿了一根,冰棍暗红,味道是酸酸甜甜的山楂味,还不错。
  
      小姑娘麻利的掀开一个隔层看了看,往里倒入一些冰块、撒入一包食盐。隔层上有插孔,上面插着洗干净的筒杯,往里倒上汽水就行了。
  
      她倒入汽水很少,只有不到一半,然后盖上盖子使劲摇了起来,这让李杜想起小时候他邻居家的一台三轮车,每次要启动也得这样使劲摇晃。
  
      看到小姑娘倒出的汽水是用大可乐瓶装着的,李杜问道:“这是哪里来的汽水?干净不干净?”
  
      小姑娘使劲点头:“干净,没有防腐剂没有添加色素,这是奶奶煮的山楂水、橘子水和菠萝水,很干净。”
  
      李杜又问道:“这是你奶奶煮的呀?那你爸爸妈妈呢?”
  
      小姑娘嘟囔道:“被炸死了,还有哥哥,被炸死了。”
  
      李杜一怔,下意识问道:“是在矿场被炸死的吗?”
  
      小姑娘摇摇头:“不是,打仗。”
  
      李杜不问了,这背后显然是一段伤心往事。
  
      但哥丹威接口了,他问道:“妹妹,你爸爸妈妈哥哥炸死,军队赔了你们多少钱?”
  
      小姑娘没说话,指了指地上的手摇冰棍机。
  
      李杜没看懂,哥丹威解释道:“赔的钱买了这个手摇冰棍机,这种机器在密支那大概是六七百块人民币,你明白了吗?”
  
      “炸死一个平民,才赔两三百块?”李杜震惊了,这可不怪他一惊一乍,这种赔偿实在太让人吃惊了。
  
      哥丹威道:“前些日子打仗,有炮弹落在你们国家一个村子里,炸死了人,我们赔偿是每人两万元人民币,但遭到了你们国家百姓愤怒的驳斥,可我们国家的老百姓呢?都是人呀,都是一条命呀,我们是多点,四万元,却是四万洪元!折合人民币两百块!”
  
      嘴炮王者开始发威,哥丹威点评起了国家政策和社会不公,满脸愤懑。
  
      李杜看着他道:“你一天六百块的收入,你把一天收入捐给这可怜孩子怎么样?”
  
      键盘侠收手了,他拿了个冰棍走人,没给钱!
  
      小姑娘摇了一会儿之后打开盖子,给尚未结冰的筒杯插上竹签儿,然后再倒入汽水直到倒满筒杯,她盖上盖子继续摇,摇的满头大汗。
  
      前后加起来,这一桶冰棍做出来要半小时,小姑娘累得气喘吁吁,不过看着手里汗湿的五十块钱,她脸上乐滋滋的。
  
      李杜招手示意狼哥等人上来拿冰棍,狼哥将一卷百元美钞悄悄塞进一个筒杯里,摸摸小姑娘的脑袋道:“回家吧,今天早点回去,我送你。”
  
      小姑娘听不懂英语,李杜翻译了一遍,让她回去。
  
      帕敢也常见美钞,小姑娘倒是知道塞进筒杯里的东西代表什么,她兴奋的小脸通红,将剩下冰棍递给李杜等人,盖上盖子拖起小车道:“回家喽!”
  
      李杜对狼哥说道:“你小心点,我们惹了人。”
  
      狼哥笑道:“我没问题。”
  
      看着他们的背影,小马克洛夫嘎吱嘎吱咬着冰棍说道:“狼哥真有爱心。”
  
      李杜笑了笑道:“当你成为父亲,你也会这样。”
  
      小马克洛夫爆笑:“哈哈,我这辈子不会有孩子了。”
  
      “愚蠢。”大马克洛夫冷笑。
  
      在美国稳定下来后,大马克洛夫现在就想攒钱找媳妇然后生孩子,所以他很看不上弟弟的幼稚。
  
      来到帕敢,说真不想买矿石是假的,李杜拒绝钟大炮的合作请求,一是信不过他,二是并不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合作。
  
      但是他在酒店待了两天后,发现确实需要找人合作才行。
  
      场区、场口保安不予许陌生人进入,有钱也不让进,军警更严格,不管你熟悉陌生,只要是外国人那就不能进入场口。
  
      这两天李杜在帕敢的镇子上转了转,镇子一点不繁华,没什么吃喝玩乐的地方,他就吃冰棍吃的多,连同小费一天能吃两三百块人民币的冰棍。
  
      小姑娘把他当VIP客户了,做出一批冰棍就进酒店给他送上门去。
  
      李杜吃不了这么多冰棍,就随便送人,展开了冰棍外交。
  
      这一套还真吃得开,很快他和酒店的服务员、大堂经理就混熟了,另外还认识了同住在酒店的一些中国人。
  
      服务员们和小姑娘很熟悉,知道她身世可怜,因此他们看到李杜去帮助小姑娘,就觉得他是好人,愿意跟他交往。
  
      从这些人口中,李杜了解了当地情况。
  
      帕敢这个镇子很有名,但镇子本身不怎么样,因为周边有很多场区,每个场区都有自己的主城镇,老板、玉石商人、矿工和家属们待在主城镇里,不常来帕敢镇,所以镇子发展不起来。
  
      其中,香洞、帕敢、龙肯这三个场区紧紧相靠,这是一个主场区,吸引着来自全球各地最多的玉石商人。
  
      李杜要想买玉石,就得进入这三个场区,问题是他进不去!
  
      科尔帮他搞定了一张通行函,这可以让他在洪沙瓦底有了四处行走的官方许可。
  
      可是这张通行函在帕敢行不通,军警们勉强愿意放行他,但场区、场口保安们盯得很紧,不让他进去。
  
      绕来绕去,李杜发现自己要想买石头,还是得需要在当地找个有点势力的人。
  
      最终,他决定还是给钟大炮去一个电话,因为他这两天打听到了一些关于钟大炮的事,发现这人还挺有意思。
  
      就在他做出这决定的时候,有人敲响了他的门,他去开门一看笑了,钟大炮抢先上门了。
  
      看到李杜,钟大炮道:“兄弟的耐性真可以,我老钟佩服你。这次上门你别烦,我是想带你出去转转,去个地方瞧瞧。”
  
      他担心李杜拒绝,就开始准备说辞。
  
      结果李杜一挥手:“请。”
  
      钟大炮眨眨眼,准备的满腔说辞只能憋在嗓子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