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03.进场 2/5
        李杜就是打听到这些消息后,才决定跟钟大炮合作的。
  
      他能确定的是,钟大炮不是骗子,且为人比较正义、比较有责任心,在当地混的时间久也有人脉,所以算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
  
      看过华人村的情况后,李杜就说道:“你跟我在美国一个朋友挺像的,他被人称为圣子,我跟他合作过,合作的很愉快,希望咱们也是这样。”
  
      钟大炮顿时笑了,道:“可以合作了?”
  
      “怎么合作?”李杜直接问道。
  
      钟大炮道:“我知道好几个场口,最近有好货往外出,都是能参加公盘的料子,要是咱们能去挑出两块来,我和这边的同胞吃饭问题应该能解决。”
  
      “我提供消息,我带你去并保障你安全,我处理得到的翡翠,然后你来挑石头,收益是二八分,我们只要两份!”
  
      这合作条件可以说相当优厚了,李杜问道:“你确定?二八分成?”
  
      “对!”精神矍铄的小老头斩钉截铁的说道。
  
      李杜道:“那么,怎么投入资金?”
  
      小老头继续斩钉截铁:“我没钱,你投!”
  
      李杜:“……”
  
      看在八成收益的份上,他勉强答应下这条件,主要是他找不到更好的合作对象了。
  
      他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个地方,确定合作后就要去场口看石头。
  
      钟大炮说道:“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里情况,最近有三个场区,帕敢、龙肯和香洞。其中帕敢市场是早上人多,香洞全天差不多,龙肯是夜市。”
  
      “所以,这里的老手要节省时间的话,都是去帕敢喝早茶,在香洞吃午饭,去龙肯逛夜市,这是大盘的情况。你怎么想?是要去大盘先体验一下,还是直奔宝盘?”
  
      大盘是市场,每个场区里都有市场在做零散交易,这地方石头多,可送来的石头大多是被行家看过后觉得价值不大的东西,也就是淘汰品。
  
      这样的石头比垃圾场的要有价值,它们看外表一般能卖些钱,就是很难卖出大钱,垃圾场那些大多看外表就是垃圾。
  
      另外大盘里场口混杂,其中场口和场区的关系可以打个比方,场区类似一个乡镇,有多个村落,场口就是一个个村落。
  
      实际上也类似这样,当地场口名字往往就是村寨名字,赌石行业有句话叫不见场口不伸手,意思是一块石头不确定场口来源不能去赌。
  
      宝盘在场口里,就是场口私自开的小市场,这是违禁的,但价值极高,里面有好东西产出,老板们冒着风险开设,每块石头开价都很高。
  
      双方互不了解,直接去宝盘有风险,对彼此双方都有风险,李杜的风险在于去了可能被人黑吃黑,钟大炮的风险在于不清楚李杜的底子和能力,可能出乱子。
  
      李杜考虑了一下,道:“先去大盘看看。”
  
      现在天色还早,钟大炮一大早就上门了,所以他看看天色笑道:“好,那我请你去饮早茶!”
  
      他们的第一站是帕敢场区,这比较好找,就在镇子旁边,好像一片很繁茂的生活区,但外面用铁丝网给围了起来。
  
      场区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矿场,占地面积大,里面有大量矿工在劳作,有很多卡车进进出出,另外是居住区,市场就在这里。
  
      进入场区不准带武器、不准带太多人,治安有老板维护,安全有老板和军警合力负责,出事后老板会来主持公道给个说法。
  
      李杜带了五个人进去,狼哥、司机和哥斯拉,这是他的心腹,再加一对马克洛夫兄弟,他们的洪沙瓦底语说的很好。
  
      他们开车到了场区门口,前两天李杜一下车就被赶走了,这次钟大炮露面点点头,一身刺青的保安队长就打开了门,还阴沉着脸笑道:“炮爷,发大财啊。”
  
      钟大炮哈哈大笑:“是你们发大财,我是来给你们送钱的。”
  
      “我老大说过了,炮爷,用金盆洗洗手,手气就旺了。”保安队长继续皮笑肉不笑,“这是你们中国人的江湖文化嘛,对不对?”
  
      光头立马翻脸,指着他道:“阿桑克,不懂别踏马瞎说,金盆洗手那是他吗的……”
  
      钟大炮拦住了他,笑眯眯的说道:“金盆洗手,首先得有金盆,你给我买一个金盆怎么样?”
  
      保安队长笑道:“炮爷要是想,我们老大分分钟给你送一个啊。”
  
      钟大炮道:“好啊,24K纯金,你看我兄弟多,所以盆子得大,两米口径、两公分厚的盆子行吗?”
  
      保安队长拉开门道:“炮爷讲究!”
  
      在一番唇枪舌剑中,他们正式进入了这个场区。
  
      从门口进去穿越一片空地就是居住区,空地上有一些矿工在休息,他们瘦骨嶙峋、目光空洞,看起来毫无生机。
  
      大马克洛夫皱眉问道:“这么大的矿山,就靠人吗?怎么没什么机器?用大型机械多有效率?”
  
      李杜道:“人力便宜,谁会用机械?何况机械没有人手有数,一不小心搞碎翡翠怎么办?那损失可大了。”
  
      钟大炮笑道:“对,李兄弟说得对,这里一个矿工一天才踏吗一两美元,干一个月也就三四百块人民币,哈,踏马的买个机器呢?上千万人民币啊!”
  
      南非的钻石矿也是这样,矿工多于机器,不过薪水高多了,毕竟南非有稳定政权,矿工好歹有些人权。
  
      帕敢这里经常打仗,人命不值钱。
  
      这个场区的生活区里环境很差,不比华人村好多少,钟大炮娴熟的带他们进了茶楼,这里面有些茶水的清香和肉菜香气,勉强压住了外面的恶臭。
  
      李杜示意狼哥跟自己进茶楼,其他四个人先等在外面,里面太挤了,没有多少空位子。
  
      钟大炮先进去点餐,点的不多:“拉裴豆、孟亨嘎、菩提觉……再来一壶拉佩!”
  
      茶楼就是个二层木屋,四面透风、流通性强,一楼摆放着满满当当的木桌木椅,人们坐在里面吃东西,有人穿梭其中叫卖玉石毛料。
  
      玉石毛料小贩们有点像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旧上海的零食贩,他们胸前挂着个木板,木板前端用绳子挂在脖子上,双手端着两边,木板是放着玉石毛料。
  
      这些毛料大多个头较小,颜色、形状各异,谁看到哪块感兴趣就可以叫过去商量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