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04.全盘 3/5
        别看小贩们样子寒酸,他们实际上身家不错,身上的毛料合起来至少得几十万。
  
      一些当地小吃送了上来,李杜随口吃着饭喝着奶茶,然后放出时空飞虫在小贩们手里的玉石毛料中穿梭起来。
  
      茶楼里的人来自世界各地,白种人黄种人黑种人齐全,其中人种以黄种人为主,黄种人以东亚为主,东亚以中国人为主。
  
      众人一边吃早餐一边讨论,氛围很热烈:
  
      “这里货比瑞丽多又便宜,老表我们早就该来这里啦。”
  
      “昨天石头可惜了,洗完之后整个皮壳都是莽带呀,黑莽外挂,多好呢,上面有送花,打灯就能看到绿,结果切开呢?满色没错,但棉多脏多,五十万没啦!”
  
      “两江老陈那个混蛋走运了,他敲了块四十公斤的石头,磨皮后就露出蟒带,蟒带下面就有绿,再磨又出了白色的底张,最后你们猜怎么着?满绿的冰种啊,两千多万到手啦!”
  
      “靠,回头找老陈一条龙庆祝庆祝呀……”
  
      类似的话题不断被抛出,谈论者多是亢奋不已,他们口中吐出来的单位动辄是百万、千万,这可不是他们装逼,这个市场行情就是这样。
  
      光头中年人听到后也隔着兴奋,然后嘟囔:“炮哥,我们怎么没有这样的好运气呀?”
  
      李杜问道:“你们平时也玩这玩意儿吗?”
  
      光头中年笑道:“玩呀,我们不是玩,我们想靠它吃饭,但炮哥的手气很臭,每次买的石头不管多靓,最后一切都是垮。”
  
      钟大炮挥手道:“去去去,六子吃你的发,骂了隔壁的这么多饭还堵不住你的嘴巴?”
  
      这时候外面进来几个人,走路踉踉跄跄,他们看到一张空桌想走过去,短短十来米却撞了好几个人。
  
      见此钟大炮摇头道:“完蛋了。”
  
      有人认识他们,问道:“张老板、段老板?嘿,你们这是打哪里来?怎么回事?”
  
      一人拿起茶杯来咕咚咕咚喝了两口,然后惨然笑道:“老弟,听老哥劝回去吧,这行水太他吗深喽,太深喽!”
  
      “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那人惨笑道:“一千八百万的石头,切开了,底张看的很清楚,雪白雪白跟冰种的底张一样,打光一看也好,有绿,满绿……”
  
      “这不跟昨儿个这边出的一个满绿冰种一样吗?”
  
      听了这话,那人笑的更惨然了:“草他个狗币的,什么满绿冰种,爷们也当是满绿冰种,所以一千八买了下来,结果呢?切开一看里面都是白棉,是他么水沫子啊!”
  
      哗然声四起,人们纷纷摇头叹息,其实暗地里不少人在笑。
  
      李杜低声问道:“什么是水沫子?”
  
      钟大炮道:“学名叫钠长石,这也是一种玉石,看起来挺漂亮的,水头和翡翠差不多,因为它是通体透明白色,跟冰种翡翠很像,所以很多人在它身上吃了亏。”
  
      李杜道:“既然它和冰种翡翠很像,那价值还能很低?”
  
      钟大炮点头道:“很低,二者不是一回事,首先钠长的比重小,这样体现在触觉上就是它不沉稳,做成手镯后没劲。还有就是它的折射率很小,这是要命的地方,翡翠是越有光越漂亮,这玩意儿有了光也是白搭……”
  
      光头中年六子盯着李杜道:“我说爷们,你他么真是个菜鸟啊?这都是常识你不懂?”
  
      被他质疑了李杜也不生气,就是笑道:“我说过我是菜鸟了,就是运气好一些。”
  
      钟大炮拦住六子道:“闭嘴吧你,咱们踏马的都不是菜鸟,都老的飞不动了,可运气差有屁用?”
  
      一个妇女端着一些毛料从旁边经过,李杜打了个响指问道:“多少钱?”
  
      妇女用生硬的汉语问道:“呐一筷儿?”
  
      “全部。”李杜用手画了个圈。
  
      妇女惊讶的看着他,周围的人也惊讶的看着他,这可是翡翠毛料,不是菜市场的大白菜,买这玩意儿都是精挑细选,哪有直接画圈买的?
  
      六子一口茶差点喷出来:“全部?”
  
      妇女琢磨了一下,道:“人民币?那中大六。”
  
      李杜看向钟大炮,六子又要崩溃:“妈咧,你这都不……”
  
      钟大炮踹了他一脚又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凑到李杜跟前低声道:“这意思是开了个价,六十万……”
  
      李杜无奈道:“我知道,六十万到六十九万九,折腰估计要六十五万,我懂,我问你的是,这价格在这边怎么样?”
  
      他来帕敢又不是一点功课不做,关于翡翠交易的报价问题早弄的清清楚楚了。
  
      这算是一种行话,是报价的价位表示法,九个阿拉伯数字里,1、2、3是小,4、5、6是中,7、8、9是大,中大是6,大中是7,小小是1,小中是3,大大是9。
  
      至于报出来的数字则是价格位数一万是五位数,十万是六位数,百万是七位数,刚才妇女说的是中大六,就是六十万以上七十万以下。
  
      钟大炮讪讪一笑道:“我们小看李兄弟了,这个价格嘛,差不多吧,大盘茶楼一盘子一般就是五六十万到百八十万。”
  
      李杜看向妇女道:“中大六给底?”
  
      妇女犹豫道:“开到头吧?”
  
      给底就是价位区间最小数字,开到头就是要价位区间的最大数字,这是要细谈价格了。
  
      李杜给钟大炮使了个眼色,钟大炮起身道:“给底吧,大清早你全彩开张多好,这是好兆头呀。”
  
      妇女刚要说话,一个男人大笑起来:“卖给他吧,桑帛,你不卖的话这盘子没人接啦,哈哈,炮爷的手最臭,他看中的肯定是草鸡,只要他问过价了,这石头就完蛋喽!”
  
      “草拟吗愣鳖你说什么?”六子暴脾气立马开整,拍着桌子跳了起来。
  
      外面持枪巡逻的保安立马探进头来,钟大炮伸手拉六子坐下然后对保安摆摆手道:“没事没事。”
  
      保安冷着脸盯着他们,手里紧握着猎枪。
  
      被称作愣鳖的男人叼着牙签走了过来,笑嘻嘻的说道:“六爷越来越威风了啊,怎么着,你这是要打死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