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05.挑贵的 4/5
        愣鳖虽然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但李杜能看出来他不是华人,他是洪沙瓦底土著,脸型和黝黑的肤色能证明这点。
  
      六子真是个暴脾气,怒视着他‘呼哧呼哧’喘起了粗气,看起来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样子。
  
      愣鳖不怕他,一脸嘲讽的看着他。
  
      钟大炮摁住六子道:“老老实实吃你的,就你心事多。”
  
      听着钟大炮的话,愣鳖笑道:“这才对嘛,六爷,跟炮爷多学学,在外面装孙子是很有必要的,这孙子装的好,说不准人家还给你个赏。”
  
      说着,他豪迈的挥挥手道:“老板,这一桌算我账上,炮爷如今日子不好过哦,家大业大的,腰包里又没个屁钱,哎哟可怜哦……”
  
      钟大炮额头青筋暴起,他显然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但人穷志短,他沉默不语,对方说得对,他现在确实没什么钱,连同胞的吃喝都解决不了了。
  
      老板记账,李杜做出一幅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看向愣鳖道:“这位老板,我们这桌的饭真是你请吗?”
  
      愣鳖大笑道:“对,放心的吃吧小兄弟,我管你个饱!”
  
      李杜傻乎乎的笑道:“哎呀那太好了,服务员,过来加餐了,价格从高开始给我排,排五个菜,然后一个菜给我上十份!”
  
      帕敢物价高,场区更高,墙上的黑板挂着菜单,一碗羊汤泡腊肉竟然要三百块人民币,比国内某些景区还要黑!
  
      听了他的话,愣鳖脸上顿时露出嘲讽的笑容道:“炮爷,你这是从哪里弄的饿死鬼穷笔?你老人家也是越混越回去,怎么如今跟穷笔混到一起了?”
  
      他又看向李杜,阴阳怪气的说道:“点这么多,不怕撑死呀?”
  
      一边说着,他一边抬起脚就踹了上去。
  
      显然,他虽然有些钱,可李杜这么点餐还是让他有些不爽,他这是被人当冤大头了。
  
      周围的人也笑了起来:“比愣鳖还愣头青,这德性!”
  
      “老炮也不是以前的老炮了,吃不了打包吧。”
  
      “打包?这么恶心人家,吃不了恐怕得兜着走。”
  
      狼哥要起身,李杜摁住了他同时巧妙避开愣鳖踹来的一脚,他笑嘻嘻的说道:“放心,撑不死,这些就是开开胃而已。”
  
      他站起来招招手,哥斯拉、马克洛夫兄弟和司机走了进来。
  
      “吃吃吃,哪个贵吃哪个。”李杜热情的说道,“大家一定要吃饱了,有大老板请客,咱们跟着沾光。”
  
      周围的人哄笑起来,但笑声不大,因为进来的哥斯拉四人横眉怒目、魁梧强悍,如同四尊人形凶兽,一看就不好招惹。
  
      看到李杜带着一群外国人手下,愣鳖收起了脸上的阴森,他忌惮的问道:“哟,我今儿个看走眼了,兄弟怎么称呼?哪里来的?”
  
      李杜拱了拱手道:“鄙人姓李,美利坚来的,但不是您兄弟,人和鳖可做不了兄弟,鳖在我们华人手里就是一盘菜。”
  
      愣鳖表情顿时狰狞起来,他冷笑道:“好一张伶牙俐齿,带着几个外国佬就了不起啦?”
  
      李杜嘻嘻笑道:“怎么,你要打死我们几个外国佬?来呀来呀,动手呀,动手来打我们呀!”
  
      六子看的狂笑,旁边的人则低声咬起耳朵:“这青年什么来路?好嚣张哇。”
  
      “这莫不是个傻子?出门在外不知道要低调点吗?”
  
      “有意思,看愣鳖怎么办,他就不是个好鳖,玛德,总是欺负咱们中国人,这次踢到铁板了吧?”
  
      李杜表现出来的桀骜和硬气让愣鳖有些惊疑不定,如果对方只有一人,他会以为对方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那在场区外面蹲点收拾了就行。
  
      可是对方不光跟钟大炮这地头蛇在一起,而且还带着几个看起来杀气腾腾的外国保镖,必然来头不小。
  
      这样对方表现出来的硬气就得让他小心了,帕敢龙蛇混杂,就是各大场区老板也不敢托大。
  
      情况不明,愣鳖心思一转,然后立马大笑起来:“哈哈,原来是李兄弟呀,你跟兄弟们传的一样,喜欢开玩笑,哈哈,吃着玩着,这顿饭是我请你的。”
  
      对方既然要顺坡下驴,李杜便见好就收。
  
      他笑了笑端起一碗腊肉大口大口吃了起来,那边哥斯拉已经干空五碗了……
  
      在这里丢了面子,愣鳖没法罢手,他捏了捏鼻子坐在旁边道:“李兄弟,你这买起货来够豪迈,一买一摊子,这有点意思。”
  
      李杜恍然道:“哦对,我还在做生意呢,忘了,光顾着吃去了。”
  
      愣鳖:“……”
  
      李杜招招手问妇女道:“中大六见底,怎么样?”
  
      妇女点头:“耗。”
  
      “怎么结算?”
  
      妇女掏出个pose机:“阔以全球转账儿!”
  
      李杜点点头,狼哥拿出银行卡递给他,很快,票据和短信提示一起到达。
  
      愣鳖撇撇嘴道:“李兄弟真够有钱的,我第一次看见有人这么买杂料,看都不看?”
  
      李杜道:“不是不是,我们是穷鬼、穷笔,是什么有钱人?”
  
      这是愣鳖刚才鄙视他的话,被他原话奉陪,即使他是厚脸皮,这样也没话可说。
  
      六子哈哈大笑,拍着李杜肩膀道:“小哥你厉害,前面我六子有得罪的地方,你海涵呀!”
  
      他们买下了毛料,茶楼里的人就起了看热闹的心思,纷纷起哄:“开刀开刀,看看是涨是垮!”
  
      李杜示意哥斯拉收起石头,他没有开口,专心致志的吃起了早餐。
  
      有哥斯拉和马克洛夫这对大胃王兄弟,这顿饭可把愣鳖吃的肉疼不已,有钱也没人这么花!
  
      最后李杜他们离开的时候,愣鳖要走,结果老板把他拦下了:“先结账吧,这顿饭不大好记账啊。”
  
      愣鳖看了一眼账单嘴唇顿时哆嗦起来:“草他吗个大雪比,这踏马是人吗?这踏马是牲口啊,猪也吃不上这么些猪饲料!”
  
      出了茶楼,外面更多的小摊出现了,上面堆着一堆一堆的石头,人们抽着水烟讨价还价,氛围一派热烈。
  
      钟大炮说道:“咱们怎么看?挨个摊子看还是?”
  
      李杜道:“先去处理了这些石头,把启动资金搞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