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06.涨了 5/5
        场区里面有公行,提供综合服务,有师傅负责帮人切毛料,切出翡翠来后可以帮忙打磨雕琢也可以直接回收。
  
      公行带着一个‘公’字,就是因为它是场区公家的,在这里不用花钱。
  
      整个场区有多个场口,但一般只有一个公行,所以里面很多人在排队等着切石头,按照这里的规矩,先来后到,就是总统带着石头来了也得排队。
  
      这会还比较早,里面人不算多,李杜数了数大概十来人,就和钟大炮排了进去。
  
      公行里氛围很诡异,赌涨也就是赚钱的往往大赚,赌垮了那就是大赔,这里每天都要上演无数次狂喜和狂悲。
  
      李杜今天就见识到了,前面有人喊叫着‘啊呀草他吗紫罗兰啊去放炮我要十万响的炮’,后面就有人惨叫‘不能啊怎么就垮了呢五百万呀都是高利贷呀’。
  
      听着类似的话,李杜摇头道:“炮爷,华人村又要入住新人了。”
  
      钟大炮紧张的看着手里的石头道:“管他,来一个招待一个,都是同胞,不能见死不救。不过现在管不了,咱们这么多石头……”
  
      “里面起码会有一块赌涨。”李杜道。
  
      “啊?”钟大炮一下子愣了。
  
      李杜道:“怎么了?六十万买了十多块石头,要是有一块赌涨了,说不准就是六百万,这生意多好。”
  
      “啊!”钟大炮几乎说不出话来。
  
      六子下意识要开喷:“卧槽兄弟你真踏马个人才,你当这是抽奖啊?算了算了我不说了,一开始我也这么想的。”
  
      李杜道:“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这些石头跟前几天骗子给我的差不多,十多块里还能全是草鸡?”
  
      钟大炮苦笑道:“这里面没有鸡,兄弟,这不是大马坎啊,这是木那,老帕敢的老坑矿出来的,算是市场上一个档次挺好的料子,以鲜艳均匀的绿色、透明清澈的水头著称,在所有场口中,以木纳的种色搭配最完美。”
  
      “但是,”钟大炮继续苦笑,“凡事最怕个但是,这玩意儿这么好、价格这么高是有原因的,玛德它太罕见了!”
  
      “对,十赌九垮都算不上,一百赌九十垮还差不多!”六子粗声粗气的说道。
  
      李杜惊讶的看着他道:“十赌九垮和一百赌九十垮有什么区别?”
  
      六子愣了愣看向钟大炮道:“当然有区别,是吧?”
  
      钟大炮不耐道:“行了你闭嘴,玛德你是来卖萌的啊?”
  
      “轮到你们了,快点啊。”排在后面的人急促的说道。
  
      不知不觉,前面已经切完了,赌涨的兴奋的跑出去,赌垮的被保安拖出去。
  
      钟大炮选了一块石头放上去,掌刀师傅瞥了一眼道:“哟,炮爷,木那,这次又来重在参与?”
  
      六子着急道:“老彪你费什么话,动手啊。”
  
      掌刀师傅慢悠悠的点了一根烟道:“抽两口歇歇,干踏马一早上了,我就是不歇也得让刀子歇歇对吧?”
  
      他们显然是熟人,一边说着,师傅一边拿出香烟递给两人。
  
      钟大炮接了一根,六子直接将剩下的全收下了。
  
      掌刀师傅大骂:“狗入驴草的,我那是大中华,客人赏我的。”
  
      “你还缺烟抽?”六子给了他一个白眼。
  
      李杜拍拍石头道:“切吧老哥,出水了我给你弄一条大中华。”
  
      “好嘞!”掌刀师傅狠狠抽了两口,半根香烟直接见底了。
  
      他吐掉烟蒂接过石头道:“这木那的石头皮壳很厚啊,这块是典型的白盐砂皮,都是厚皮料,个头这么小,恐怕啥也切不出来。怎么着,先开个门看看?”
  
      “开门!”
  
      磨刀机发出呜呜的刺耳声,师傅灵巧的磨皮,将一层层石粉磨了出来。
  
      后面的人翘着脚尖纷纷围观,很快一个肥头大耳的男子不屑的笑道:“草,白盐砂皮,行了一刀切吧,里面鬼都没有一个。”
  
      六子横了他一眼道:“要是里面有鬼,谁踏马还敢玩石头?”
  
      这商人不敢惹事,讪笑一声不说话了,耐心等着看热闹。
  
      石头打磨了一半什么都没有,这几乎就是垮了,后面响起低声的笑,钟大炮则愤愤的骂道:“操蛋!”
  
      这时候不能再磨下去了,掌刀师傅横切一刀,然后露出的全是石头,这就彻底垮了。
  
      “再来。”钟大炮又拿出一块石头。
  
      后面那肥头大耳的男子带着一块足有磨盘大小的石头,他不耐道:“别磨了,直接切吧,玛德这么小的东西有什么意思?”
  
      掌刀师傅却依然耐心的磨了下去,可惜,这块石头也垮了。
  
      钟大炮嘴唇哆嗦起来:“玛玛德,再来!”
  
      他又从哥斯拉背包里拿出来一块,后面的人哗然:
  
      “我靠老哥,你们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吧?”“这多少块?全拿出来得了!”“从路边捡的小石头吧?麻蛋完犊子,我还没吃早饭你呢!”
  
      钟大炮板着脸不言不语,索性将背包里的石头全倒了出来。
  
      看到十来块石头出现,后面的人几乎要惨叫起来,肥头大耳直接炸了:“浪费老子时间哦,小石头在这里凑什么热闹?快点滚蛋!”
  
      掌刀师傅挑了最大一块,道:“来这个吧,这个皮壳细腻看起来真是诱人,是能出高货的典型皮色,它要是出不来……”
  
      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只是摇头,意思大家都懂。
  
      钟大炮紧张起来,六子也紧张起来,额头冒出豆大的汗水。
  
      结果这块石头一番打磨,掌刀师傅叹道:“草,炮爷,你没这命啊,又垮了!”
  
      “草!”钟大炮狠狠一拍大腿,顿时满脸绝望。
  
      李杜推出一块道:“着什么急?还有这么多呢?来,继续磨。”
  
      这次轮到后面排队的人满脸绝望了,已经有人换队去了另一边。
  
      掌刀师傅摇着头换了方式,给石头擦皮而不是磨皮,这样更快,一擦就是一大块石头没了。
  
      结果一刀下去,掌刀师傅眼睛顿时直了:“卧槽,炮爷,涨了!”
  
      失魂落魄的钟大炮猛地抬起头:“啊?”
  
      “涨了!”掌刀师傅水洗之后拿给他看,“好水头啊,绝对的高冰种!”
  
      钟大炮狂喜:“啊!”
  
      掌刀师傅说道:“你考虑一下怎么弄,继续磨还是转手卖?”
  
      “哎哎哎兄弟,不是,老哥,卖了卖了吧,我出五十万买这块石头。”后面有人立马鼓噪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