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07.卖掉 1/5
        “六十万六十万,我出六十万,木那好水头啊,靠!”有人竞价,直接提了十万。
  
      李杜对钟大炮挤挤眼道:“看,本回来了。”
  
      钟大炮问道:“怎么处理?”
  
      李杜道:“还用的着问吗?继续磨,十多块石头总会出来一个翠吧?”
  
      接下来真的得磨了,不能再擦,因为木那的石头不出则以,一旦出现很有可能是满翡翠,就是一整块玉石外面不过包裹了一层石皮而已。
  
      掌刀师傅小心的转动,又有石粉抛洒出来,然后,随着石皮磨掉,更多的绿色露了出来。
  
      见此所有人都激动了,钟大炮和六子最激动:“哎呀卧槽,大涨啊,这是大涨!满绿满绿啊炮爷!”
  
      “肉质细腻,确实大涨,好运气。”
  
      “玻璃种,这次出来的是玻璃种,起码也是漂亮的高冰种!”
  
      “别说话,水头是很美,种也细,淡关键得看后面有没有裂……”
  
      钟大炮跟赌徒一样趴在磨石机前一个劲嘟囔:“没裂、没裂、没裂!”
  
      李杜将他拉回来,道:“不要命了?刀子上去你脑袋可就直接碎了!”
  
      外层石皮被打磨干净,掌刀师傅兴奋的说道:“炮爷,好运气,没裂!好水头!好种!您发喽!”
  
      “哈哈!”钟大炮举着这块香瓜大的石头狂笑。
  
      六子跳着脚喊道:“放炮放炮,十万响,不,我去弄个一百万响……”
  
      钟大炮直接拍了他一巴掌:“放你妈拉个比的炮!省着,十万响的炮够买四五百斤的米了,别糟蹋,再说,这是李兄弟的,不是咱们的!”
  
      这样六子冷静下来,只是有些不甘心:“靠,我等这一天等几十年了,不能过个瘾?”
  
      李杜接过玉石看了看,这块玉石不大,可是种水相当好,带有玻璃光泽,质地细腻纯净到几句无瑕疵,颜色纯正又明亮,哪怕还没有打磨已经带着勾人的魅力。
  
      这是一块上好的玻璃种翡翠,纯净度很高,对着阳光看稍微半透明,微微带着点蓝色,这是一种荧光,行家起荧。
  
      一般来说,玻璃种的翡翠起荧越强说明其种质越好越值钱,这样的翡翠坚韧度也要比一般翡翠料高。
  
      看着这块翡翠,钟大炮开始感慨:“哎呀,玻璃种,真好,玻璃种。可惜不带色啊,老天爷真是的,给种不给色、给色不给种,要是带色就好了……”
  
      “玛德你也太贪心了。”掌刀师傅没好气的说道,“我在这里一年见不到几块带色的玻璃种,就这样的也少见!”
  
      李杜问道:“这样的石头多少钱?”
  
      钟大炮道:“像你刚才说的,六百万起价没问题!”
  
      “要是带点绿,那价格得一千六百万才能行!”他又补充了一句。
  
      李杜道:“行,继续磨,还有这么多,运气好还能再出来一块呢。”
  
      掌刀师傅笑道:“你小子想得美,出一块已经是老天爷眷顾,要是你再出一块,那可不是老天爷眷顾,是老天爷想包养你!”
  
      他挨个切,连切了四五块全垮了,最后剩下两块他又摸了一块,结果擦掉一侧外皮后里面又露出水色!
  
      看到这一幕,公行里面直接炸了:
  
      “我靠这运气逆天了,一盘石头两块玻璃种?!有没有搞错啊?!”
  
      “哪里哪里让开让我看看,玛德水色真好!”
  
      “发财了,这混蛋发财了!”
  
      钟大炮在自己腿上捏了一把,然后激动的叫道:“是真的是真的!六子,哈哈,一把两涨啊不,一把两绿,两个玻璃种啊!”
  
      掌刀师傅问道:“怎么弄?卖掉的话这块估计能弄个上百万了,或者再切?”
  
      六子激动的喊道:“草他吗切,给我再切!”
  
      李杜瞪了他一眼,道:“切个屁,已经切出来一个了,这个卖掉得了。”
  
      六子下意识叫道:“卖掉?我靠兄弟你脑壳坏掉了?”
  
      钟大炮也倾向于切,他迟疑道:“李兄弟,你想好喽,这可是木那石啊,出了水几乎就是见满绿,这卖掉不是傻吗?”
  
      李杜道:“如果我自己一个人,那就切下去,带着你们两个的话,还是卖掉吧。”
  
      钟大炮愣住了:“什么意思?”
  
      李杜道:“意思就是,我运气好,买十块石头可能有两块翡翠,但你们俩运气太糟,咱们一起买十块石头,能出一块翡翠已经谢天谢地了。卖掉,多少钱?”
  
      钟大炮讪笑一声,他不甘心,但做主的是李杜,只能举起石头哭丧着脸道:“大家看到了,木那的石头见了水,小小六起价谁要?”
  
      立马有人喊道:“太高了,便宜点……”
  
      “我要了。”先前一直嘲笑钟大炮那肥头大耳的中年人打断了他的话,“小小六给我!”
  
      “小小六加一五,我也要!”
  
      “玛德,小小六加五五,老子一定要买了!赌一把!”肥头大耳叫道。
  
      小小六加五五就是一百五十万的意思,用一百五十万赌一块只是擦了皮的石头这有点冒险,毕竟石头不过比甜瓜大一些。
  
      但这些人赌性虽重,有玻璃种在前,依然有人想赌。
  
      李杜一脸不耐指着肥头大耳道:“行了,就给这老哥了,小小六加五五。”
  
      一百五十万,钟大炮将石头给了男子,男子挤过去将石头递给掌刀师傅道:“给我磨,立马磨,我要借前面宝贝的运气!玛德,一奶同胞的石头加运气,老子不信不出绿!”
  
      李杜这边还有一块石头没有切,他直接拿到手扔回包里。
  
      见此六子急忙问道:“这是干嘛?怎么不切了?”
  
      李杜斜睨着他道:“十来块石头出三个水?你真当老天爷要包养咱们?也不瞅瞅自己啥样。”
  
      被他讽刺,暴脾气的六子却没有生气,他嘻嘻笑道:“你运气好嘛。”
  
      李杜将石头塞给他道:“送你了,拿回去当纪念吧,下一站。”
  
      钟大炮道:“不在这里看看?”
  
      李杜笑道:“看什么?出绿的话那就是我们大赔,看了后悔。不出绿的话留下有什么意思?浪费时间,所以,走吧!”
  
      六子摸摸下巴道:“对,炮爷,李兄弟说的有道理。”
  
      “再说,”李杜一笑,“这么几块石头哪有那么好的运气碰到两块绿?这不可能的,这不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