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10.龙肯 4/5
        胖妇女却不好糊弄,她拉住小伙怒道:“当姐是傻子呢吧?小两百万人民币的翡翠,在石头上一碰就碎了?再说了,碰没碰着我不知道?这镯子就没碰到石头!”
  
      一番争吵开始了,小伙起初一个劲赔着笑,后面女人不依不饶,他便不耐烦了,甩开女人的手臂就走人。
  
      胖女人追了上去,声音凄厉的咆哮:“……跑的了和尚你们跑的了庙?欺骗消费者是吧?好好好,以为老娘出了国就好欺负了?等着你们给老娘等着……”
  
      钟大炮自在的搓着胸膛,眯着眼睛笑道:“一个傻娘们,这是黏合的镯子,还小两百万呢,小两万就能买好几个!”
  
      李杜道:“她不是自己瞌碎的?就是上当了?”
  
      六子嗤笑道:“怎么可能,她又没有摔在石头上,就崴了一下而已,翡翠能这么容易碎?还有泡水里,这温泉水能有多少度?翡翠不是豆腐渣,哪这么容易坏掉?”
  
      李杜摇头道:“那这边骗子太多了。
  
      “多的很。”钟大炮撇嘴道。
  
      过了一小会,三个大概不到十五岁的小姑娘怯生生走来,一个招待生带在前面,四人手里都是酒,红酒啤酒和白酒一应俱全。
  
      招待生放下酒水后对钟大炮又是鞠躬又是弯腰:“炮爷,淸倌儿到了,您这是?”
  
      李杜一看着急了,这些小姑娘青涩涩的肯定没成年,对这样的小孩子下手可是违法的。
  
      他赶紧摆手道:“炮爷、六爷,咱们可不能干丧天良的事啊……”
  
      六子一脸莫名其妙:“丧天良?这怎么丧天良了?”
  
      钟大炮则哈哈大笑:“李少爷你这是想哪里去了?你以为人姑娘来干嘛?来伺候咱们?狗屁,人家来伺候咱们的玉!”
  
      他小心的打开存放翡翠的三个锦盒,然后交给小姑娘,小姑娘们一人拿走一块,贴身抱在怀里泡进温泉中。
  
      “这就是养玉。”钟大炮说道。
  
      李杜这才明白自己误会了,尴尬的笑道:“哈哈,这样呀。”
  
      “你以为呢?”钟大炮依然在笑,他是故意摆李杜这一道的,故意想看他笑话。
  
      他们没有回酒店,在温泉里泡了一夜,李杜把几个熊孩子带了进来,顺便给它们洗了个澡,它们自从来到洪沙瓦底一直跟着李杜奔波,一身灰尘。
  
      泡够了他们可以上去睡觉,三个小姑娘只能继续泡在温泉里,泡了整整一个晚上。
  
      李杜有点看不下去,钟大炮说道:“养玉至少十二个小时,不能断,你就甭管了,这是她们吃饭的活儿,你不能不让人家吃饭吧?”
  
      六子补充道:“就是啊李少爷,她们干这个赚薪水养家的,在帕敢这是相当好的生计了,总比真去操持皮肉生意好得多吧?”
  
      帕敢这种地方对底层百姓很不友好,像养玉淸倌这样的活儿确实很抢手。
  
      小姑娘们洗了一晚上翡翠,次日上午出水的时候,李杜觉得确实看起来晶莹剔透很多。
  
      接下来是交易,钟大炮和港商见了面,鉴定真假和质地后,港商开价、他们讨价还价,最终三块翡翠卖出了一千二百五十万人民币的价格。
  
      后面两块翡翠价值一般,李杜没有净挑好石头,他就是随意挑了两块应付了事,即使这样他展示出来的能力也很引人注目了。
  
      他没有参与钟大炮和港商的交易,趁着上午有空,他重新去了老帕敢,然后指示哥丹威帮他买了一大堆石头,以籽料为主,这东西个头小,好存放。
  
      李杜将黑洞空间做了小清理,拿出十几把步枪、手枪和弹药,他藏在了车里,空出黑洞空间存放了这些翡翠。
  
      他估计即使没在得乃山一带找到翡翠矿脉,光他来这边一次,下半辈子也够挥霍了,整个老帕敢市场里的优质籽料都被他收入囊中。
  
      翡翠售出,钟大炮到手一张支票,他们去银行换了钱直接分账,二八分成,钟大炮和六子一方倒是不贪心,对这笔收益很满意。
  
      六子保管银行卡,拍了拍衣兜说道:“嗨,小孩没娘说着话长,炮爷,咱们赌石多少次了,这是第一次赚钱吧?”
  
      李杜震惊道:“不是吧?”
  
      他之前听一些人说过钟大炮手气臭,可没想到会这么臭,这简直有点骇人听闻了!
  
      钟大炮对他露出无奈的笑容:“我们玩的不多,而且买的都是便宜石头,没办法,没钱买好石头。当然,也确实不敢买。”
  
      下午,他们转移去了龙肯。
  
      帕敢人很多,人多口杂,消息传播很快。
  
      等他们去龙肯场区的时候,便有人上来跟钟大炮打招呼:“哟,炮爷,听说你们昨天赚了一大笔?你这是转运了?”
  
      钟大炮笑的满脸红光:“这次出门我拜了菩萨也拜了关二爷,菩萨和二爷保佑,总算让我有生之年见黄见绿了一次!”
  
      龙肯跟之前两个场区差不多,环境几乎一样,四周是坑坑洼洼的山地,隔着一段距离有一个场口,然后总起来有个大生活区。
  
      下午时分,生活区里人头涌动,人数明显比前面两个场区更多。
  
      钟大炮估计他对龙肯当地的毛料了解不多,就给他介绍了一下:“以前人们来帕敢买石头,就冲着黑乌砂来的,觉得黑乌砂出绿出水多,就这样老帕敢坑里的黑乌砂都卖光了。”
  
      “龙肯和老帕敢隔着很近,这里也有黑乌砂,另外也灰乌砂,不过已经很罕见了,以前人们来龙肯就是冲它来的。”
  
      这点李杜知道,所有翡翠原石的皮壳都跟它埋藏的土壤色系有关,老帕敢和龙肯这一带的矿层土壤颜色偏深,所以容易出现黑乌砂等石头。
  
      但历经多年挖掘,地表挖下去了好几层,深入地下十几米乃至几十米,土壤颜色改变,石头的品质也变了。
  
      “龙肯的黑乌砂很好,沙细、皮薄,优点和缺点都很突出,优点是是肉细、起货的油性和胶感好,大家都知道啦,这里起货的品质远远高于其他场口,咱们要是在这里找到冰种玻璃种,那可真是赚翻了!”钟大炮期待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