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14.买垮 3/5
        当哥斯拉站出来的时候,吉田的几个保镖都吓尿了。
  
      一个身高二米一、满身疙瘩肉的壮汉给人的压迫感是非常强的,哥斯拉体重不大,因为他喜欢健身,脂肪含量低、肌肉含量高,所以在不大的体重下却有着惊人的块头。
  
      狼哥叮嘱道:“护住几个要害,然后,”他顿了顿,“然后别打死他,下手注意点吧,别给老板惹麻烦。”
  
      哥斯拉综合格斗能力远超狼哥等人,他们之间差着好几个重量级呢,放在格斗和拳击上,重量的差距所带来的战斗力差距是很大的。
  
      当然,哥斯拉的身手和拳王们没法比,可他平时没事干也喜欢跟着狼哥一行练习格斗,以前他在帮派里混的时候也接受过专业格斗训练,战斗力没的说。
  
      那汉奸看到哥斯拉后表情顿时扭曲起来,他以为要打的是六子,虽然先前六子踹了他一脚,可那是抽冷子干的,他相信要是光明正大对打,六子不是他对手,毕竟两人年纪有差距。
  
      拳怕少壮。
  
      结果他碰上了哥斯拉,哥斯拉比他还小,比他还高,比他还壮,事实上汉奸现实中就没见过这样块头的人。
  
      吉田也懵了,赶紧说道:“这怎么行?”
  
      李杜斜睨他一眼道:“大日本帝国的男子汉怎么老喜欢出尔反尔呢?”
  
      这话怼的吉田无法继续说下去,他只好对手下说道:“森重君,展示出你的能力吧,你曾经可是出色的军人!”
  
      一听这话李杜更生气,骂了隔壁这不光是汉奸还是叛徒,对方的军队生涯肯定在中国度过的。
  
      哥斯拉和森重站在一起,保安们得知是商量好的竞技切磋,就没有阻止,而是跟着看热闹。
  
      很快,看热闹的人多了起来,跟看耍猴卖艺的似的,将两人团团围住。
  
      哥斯拉沉默的走上前去,森重几乎腿软,对方带来的压力太大了!
  
      “开始吧。”充当裁判的保安队长挥手道。
  
      听到口令,哥斯拉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森重知道他会猛攻,就下定主意先躲避,然后伺机反击。
  
      这样虽然丢人,可是总比丢命要强,而且这样做他或许还会赢……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他以为哥斯拉长的高大动作就慢,但哥斯拉可是练体育出身,他是半专业的篮球运动员,灵活性向来很好!
  
      围观的人太多,圈子太小,森重躲开了哥斯拉冲来的第一下,接着哥斯拉趁机扭腰摆拳,森重刚躲到旁边,然后就看到拳头到眼前了。
  
      没办法,他只能架起双臂来阻挡,对方一拳搓上来,森重惨叫一声跟被车撞了一样倒飞了出去!
  
      这是拳头吗?森重心里绝望,这踏马是攻城锤啊!
  
      一拳打飞森重,哥斯拉快步跟上双手抓起他屈膝撞在他小腹。
  
      森重的格斗意识很好,看他抬脚就知道干嘛,赶紧用双臂护住小腹,可他遭遇了之前一样的问题,他护不住!
  
      哥斯拉膝盖撞上去,森重再度惨叫,同时双臂发出‘嘎嘎’声音,手臂顿时出现了古怪的扭曲……
  
      得势不饶人,哥斯拉撕扯他衣领将他拎起来,重拳‘咣咣咣’打在他的肋下。
  
      森重脸色涨得通红、双眼爆凸、嘴巴大张,等到哥斯拉松开手,他便直接跪倒在地。
  
      狂人笑道:“左边肋骨全断了。”
  
      六子摸了摸小腹打了个寒颤:“李少爷,你这保镖真他娘狠啊,要是搏命的话,这货现在得死了吧?”
  
      “两个也死了。”钟大炮说道。
  
      哥斯拉面无表情的回来,人群发出惊呼声:
  
      “我靠老哥温酒斩华雄啊,这踏马几秒钟解决了?”
  
      “真没意思,我还以为有一番龙争虎斗呢。”
  
      “龙倒是有个霸王龙,那位算什么虎?壁虎吗?”
  
      “怎么了怎么了?大家都在看什么?哎怎么有人趴在街上?”
  
      “找医生,送去医院。”吉田阴沉着脸挥挥手,他的保镖赶紧上去扶起汉奸,这样一动弹碰到了汉奸腹部的伤口,又是一阵惨叫。
  
      李杜走过汉奸身边,道:“你的日爹对你真好,一百万卖出石头顺便送你一条狗命。其实你命也好,如果你不是有炎黄血脉,今天死定了!”
  
      保镖们敢怒不敢言,凶兽一样的哥斯拉就跟在李杜身后呢,如果他们招惹了李杜,同伴的下场就是自己的下场。
  
      离开街头,李杜进入公行,排队等着切石头。
  
      有些人知道他买的是阿霸卡一部分,便跟着进来看。
  
      这块石头将能决定阿霸卡剩下部分的价值,如果它彻底垮了,那阿霸卡更卖不出价格,如果它还能切出冰种、玻璃种的翡翠,那或许还有人会出高价去冒险。
  
      钟大炮也很期盼,道:“一定要出水,一定要出绿,要种好、绿正、水好、纯净度好啊!”
  
      种好、绿正、水好、纯净度好的玻璃种就是翡翠,这主要在老坑玻璃种翡翠中出现。这个档次的玻璃种翡翠几百年来价格走势只涨不跌,因为它几乎可以说是世界上所有玉石中最美丽、最具欣赏价值的珍品。
  
      正宗的老坑带冻状的冰种翡翠价格,一对就要三四百万,高档玻璃种的一对要上千万!
  
      在此之上还有一种没有石花、没有瑕疵、几乎完美无瑕的玻璃种翡翠,这样的手镯只会出现在佳士得、苏富比这样的顶级拍卖会上,而且都会做压轴,往往开价就是几个一千万!
  
      前面连续切垮了十多块石头,然后轮到了李杜,一群人围了上去。
  
      掌刀师傅问道:“怎么切?”
  
      李杜拿笔画了条线道:“这么来先看看。”
  
      磨刀机运作,石头一切两半,然后什么也没有。
  
      “垮了!”立马有人摇头。
  
      李杜沉默了一下又在两块石头上画了条线道:“再切。”
  
      石头再度切开,还是没见绿,跟在钟大炮身边的青年叫道:“我说了,这是块废料,一块钱都不值!”
  
      钟大炮回头吼道:“闭嘴,骂了隔壁就你懂的多,踏马的怎么哪里都有你?”
  
      一两百公斤的石头切成了四块,什么也没有,掌刀师傅问道:“还要搞吗?”
  
      李杜摇摇头道:“算了,确实是废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