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15.一箭双雕 4/5
        钟大炮有些傻眼,六子也有些傻眼。
  
      虽然他们在帕敢见多了这种一刀穷一刀富的事,虽然他们以前切垮了不知道多少石头,虽然昨天李杜也切垮过石头。
  
      可是,这次的石头价值一百万美元啊!
  
      一百万美元就这么打了水漂,两人心疼无比,对他们来说这不是一百万美元,这是三四万斤大米,这是上百套崭新的石屋。
  
      旁边有人提醒道:“石头还很大,继续切呀。”
  
      钟大炮说道:“对对对,李少爷,继续切嘛,麻雀窝里藏大鸠,说不准哪块石头里还有玉石呢。”
  
      李杜摇头道:“我看走眼了,这确实是块垮料。”
  
      旁边的青年大大咧咧的说道:“对呀,它就是废石头,一切就垮一切就垮,我不是说过……”
  
      “你个孙子闭上嘴,没人当你哑巴知道吗?”六子给了他一个拐脖,拐的青年直咧嘴,不敢再废话。
  
      看两人还是一幅不忍舍弃的样子,李杜便推出其中一块石头道:“切碎开吧,怎么快怎么来。”
  
      掌刀师傅甩开膀子干了起来,横切竖切几下子,几十公斤的石头变成了块块拳头大小的碎石,确实,依然没有玉石的踪影。
  
      李杜接连又推出两块,切开后依然没有玉石的踪影。
  
      周围的人长吁短叹:
  
      “完全垮了,这真是颗粒无收!”
  
      “一百万美元,搁我身上肯定得大醉一场!”
  
      “玛德坑人呀,阿霸卡就是银样镴枪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呀!”
  
      “哈,这只是阿霸卡的八分之一,外面还有一大堆呢,我本来还想买一块,幸亏没买,肯定买跌!”
  
      “这可不是买跌,这是完全踏马垮喽!”
  
      剩下最后一块石头,李杜看起来终于崩溃了,他一脚踢在石头上,阴沉着脸说道:“不切了,就这么着了。”
  
      他让哥斯拉将石头都收拾起来,道:“出去丢掉,别麻烦人家了!”
  
      掌刀师傅笑着竖起大拇指道:“弟兄,讲究!”
  
      钟大炮垂头丧气:“唉,一百万,就这么没了!”
  
      李杜笑道:“我看你在这里挺有地位的,大家都卖你面子,按理说你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一百万美元算什么?”
  
      钟大炮摇头道:“我确实见识过大世面,可不一样呀,以前损失的都是人家的,可损失不了我的。”
  
      六子自嘲的笑道:“炮爷,咱们首先得有一百万美元糟蹋。”
  
      钟大炮心疼的搓搓手道:“昨天赚的今天就这么亏了,唉,唉,唉。”
  
      他虽然在帕敢摆的开场子、拉得起面子,可身上没钱,老话说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他被钱为难过很多次了。
  
      李杜道:“不用,亏损我自己负责,赚钱分你两份就行。”
  
      钟大炮断然拒绝:“李少爷这么说是看不起我们了,我大炮没钱不假,但道上的规矩我懂,咱们在一条船上,打上鱼来我跟着吃鱼肉喝鱼汤,渔船漏水了我也跟着一道往下沉,这没二话!”
  
      听到他这么说,李杜突然笑了,他低声道:“讲义气,炮爷,可这次真不用你承担损失,因为这是我自找的。”
  
      钟大炮一脸惊诧:“啊?”
  
      李杜招手带他们走出去,外面有人对他指指点点:“他买了一块阿霸卡,全垮全亏!”“阿霸卡就是炒起来的,不用指望它了!”
  
      日本商人吉田脸色阴沉,李杜对他怒道:“我从你这里买的石头垮了,一点绿没出,垃圾玉也没出,玛德,你是不是坑我了?”
  
      听了这话,吉田气的差点要吐血。
  
      相比之下他损失更大,不光保镖让人捶的重伤送去医院抢救了,他手里的石头也因为李杜这边全垮而身价大跌。
  
      之前他还死咬着价格想回本,如今李杜买走一块却全垮,估计没人会再买他剩下的石头,那他这次肯定得赔,至于赔多少就看剩下石头切出的玉石能值多少钱。
  
      李杜闹腾了起来,指着吉田说他坑人。
  
      吉田只会说日语和英语,但帕敢通用的是洪沙瓦底语和汉语,李杜用汉语一个劲嚷嚷,钟大炮和六子则是用洪沙瓦底语嚷嚷,搞的众人皆知阿霸卡巨石不断切垮这个事实。
  
      达到目的后,李杜拍拍手离开,他带哥斯拉将石头扔掉,没人注意的时候,唯一没切的大块石头被他放进了黑洞空间。
  
      这块石头里面蕴藏着一个孙悟空,可以变成一块极品玻璃种翡翠的孙悟空,李杜不敢确定它的价值,但知道吉田要是知道这翡翠的存在绝对会懊恼的切腹!
  
      不过他不能这么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先不说要不要给钟大炮分成,就说看到他一个陌生人得到如此极品的翡翠,恐怕会有不少人愿意弄死他抢走翡翠。
  
      现在他巧用一点小手段,既保住了翡翠,又打击了以为坑了他的吉田,算是一箭双雕。
  
      街头用石头垒砌着一个个垃圾箱,他将石头扔进去后,一些孩子蜂拥而至,在里面翻检挑选起来。
  
      有一个孩子问道:“英语、汉语、洪语、日语?”
  
      李杜一愣,道:“什么?”
  
      孩子用英语问的,他用汉语回答的,听了他的话那孩子精神一振道:“啊,先生您好,请问您需要玉石吗?我这里有一块上好的大马坎黄夹绿,价格便宜您要吗?”
  
      “我这里有一块格银穷的红沙皮壳,带着蜡皮的,绝对好货呀先生,买我的吧。”
  
      “我给你看这个,大场区的雷打石,我家里还有呢,你要的话我卖给你呀。”
  
      李杜很快被这些孩子给围住了,有的孩子继续翻垃圾堆,有的从挎包里掏出一些切割过的石头给他看,极力向他推销。
  
      他以为有漏可捡,结果一看他们的石头,他甚至不需要放出时空飞虫就知道没什么价值,都是边角料,没什么价值。
  
      六子看到李杜被围住就上来挥手:“去去去,一边去,别在这里瞎闹腾,否则六爷揍死你们!”
  
      有的孩子嬉笑着跑开,还有的留在这里对李杜伸出手可怜兮兮的说道:“给点吃的吧哥哥。”“我不是讨钱的,可我饿。”“给我买个面包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