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24.抢人 3/5
    大毛对翡翠行业熟悉无比,对老帕敢王一家的事自然也是清楚。
  
      听了钟大炮的话他连连摇头:“不不不,我可不去给他们家的人干活,指不定啥时候就没命了!”
  
      钟大炮没有回答,车子外面有人,对方已经上门来了,他们一方好歹得下去应酬,否则被人家视为不下车摆谱就不好办了。
  
      看到钟大炮,白西服微微一笑:“钟先生,好久不见。”
  
      钟大炮握拳拱手:“哟,吞钦先生,确实好久不见呐,您拦下我的车是有什么事吗?”
  
      白西服道:“我知道钟先生快人快语,不喜欢磨磨蹭蹭,那我直说了吧,有位毛先生在您车上?我们索摩先生想请他去做个客。”
  
      钟大炮为难的说道:“现在吗?现在恐怕不行,这位毛先生确实跟我在一起,可他欠我们华人村一笔钱,我得带他回去,否则不好对村里人交代呀。”
  
      车里的大毛嘟囔道:“我欠谁钱了?”
  
      六子盯着他道:“你不愿意用这理由那你就下去?”
  
      大毛讪笑一声,又嘟囔道:“算了,索家人一群白痴,就会使用暴力手段,我可不想跟他们沾上关系,我可不想死。”
  
      外面开始扯皮,钟大炮不放人,白西服吞钦也没什么办法。
  
      钟大炮是明白人,更是赌石行家,他知道大毛的能力,他同样想笼络大毛。
  
      当然他和外界不一样,外界过于高估大毛的能力,昨晚一战让大毛红透半边天,人们就忽视了旁边低调的李杜。
  
      钟大炮和六子都知道李杜的厉害,昨晚的石头主要是李杜挑的,只有一部分是大毛挑选的。
  
      他们知道李杜更厉害,可他们也知道李杜不是他们能控制的,特别是知道了李杜是温斯顿集团大股东之后,他们更明白自己别说控制李杜,能跟他保持好关系就不错了。
  
      这时候,大嘴巴的大毛就成了他们一个好选择。
  
      大毛能力肯定比不上李杜,但也是个很厉害的人物,特别是他还这么年轻,以后历练上一段时间,有了经验后他必然更是厉害。
  
      所以他们希望能够得大毛为自己所用,而不是将他推给其他人。
  
      大毛隐约的也感觉到了这点,他默认了这点,钟大炮和六子面恶心善,认识到现在骂过他也打过他,但下手很轻,更多的就是跟他在开玩笑。
  
      他来到龙肯、来到果敢已经有段时间了,对当地情况好歹有些了解,要是没有背景、没有当地人罩着,普通人在这里别说查一件黑案,就是正常生活都难。
  
      白西服吞钦和钟大炮一直在扯皮,一个一定要将大毛带走,一个一定要留住大毛,双方都是够固执的,谁也说服不了谁。
  
      过了一段时间,帕杰罗车队的头车后座车门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走了下来,面色肃穆的用洪语说着什么。
  
      六子剔着牙道:“哟,帕敢王出来了。”
  
      李杜好奇的看着:“这位就是帕敢王?”
  
      六子嗤笑着点头,一点没有表现出尊重,只有不屑。
  
      钟大炮对帕敢王抱拳拱手,帕敢王回以冷眼,他又用洪语说了几句,然后很有气势的向下挥手斩了一记。
  
      见此,一直微笑的钟大炮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厉声道:“谁敢?!”
  
      六子将外套脱掉,穿着背心推门下车,好像一头要捕猎的豹子,目光森然可怖。
  
      面对凶狠的六子,走上来的保镖停下身,迟疑的看向帕敢王。
  
      帕敢王顿时生气,用洪语又喊叫起来,钟大炮指着他道:“别给你点面子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谁,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给你点洪水你就泛滥,小子,你爷爷我都没怕过,何况个你?你动手给我试试!”
  
      听了钟大炮的话,帕敢王更是生气,改成用汉语怒道:“好,老子就试试,给我把那个人拖下来。”
  
      双方这是谈不拢了,李杜拉下车窗伸出手臂打了个响指,随即,八辆汽车都有人推开门,狼哥等人迅速出现。
  
      吞钦皱起眉头,他拦住暴怒的帕敢王,对钟大炮说道:“钟先生,我想您需要冷静,您一定不想看到我们和贵村庄……”
  
      “需要冷静的是你这位大王!”钟大炮厉声道,“吞钦,他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到我钟大炮的车子抢人,这位爷真把自己当这里的山大王了?!”
  
      帕敢王恶狠狠的盯着他道:“钟大炮,给你脸你不要脸,车里那个人我要定了,你要是不给我,后果自己想!”
  
      钟大炮拉开衣服从腰里抽出一把枪,啪的一声拍在车头推向帕敢王道:“什么后果?怎么,想带人来打我?用不着,枪就在这里,你想怎么着不用等以后,现在就行!”
  
      帕敢王是个很冲动的人,伸手就要去抓枪。
  
      吞钦赶紧拦住他,道:“索摩少爷,冷静呀,一定要冷静。钟先生,咱们要以和为贵,干嘛露出武器?快点收起来,快收起来!”
  
      钟大炮用森然的目光盯着帕敢王和吞钦,道:“枪,我不收了,这玩意儿我那里有的是,我送给索摩少爷,不用谢了!”
  
      说完他想上车,帕敢王拦住他道:“钟大炮,你很威风,你确定你要这么干?为了一个不知道来历的小子跟我作对?”
  
      钟大炮冷冷道:“是你在难为我呀,索摩少爷,我钟大炮不跟任何人作对,可任何人要难为我,我也不会后退!”
  
      六子傲然道:“不错,我们炎黄子孙,宁折不弯、宁死不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李杜在车里笑道:“哈,六爷这是老母猪戴胸罩,一套又一套啊。”
  
      大毛有些害怕,他紧张的看着外面局势念叨道:“唉,这里真乱,比瑞丽可乱多了,早知道这样我就该带几个兄弟出来的。”
  
      李杜好奇道:“哟,你还有不少能抛头颅洒热血、共赴危难的兄弟?”
  
      大毛愣了愣,然后沮丧起来:“玛德,没有!”
  
      因为钟大炮和六子的硬气,也因为狼哥等人的威慑力,帕敢王最后怒气冲冲的离开,无功而返。
  
      回到车上,钟大炮脸色阴沉:“赶紧回去,外面暂时不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