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29.一分不准少 3/5
通过两人对话,李杜很快判断出对方的身份和关系。
  
  这个坤哥应该是场口的负责人之类,起码他可以管着赌石生意,而之前碰瓷的人里面有坤哥的侄子。
  
  他猜测被打的跟猪头似的青年是坤哥侄子,结果不是,坤哥走过去后拎出那个汉语说的不流利的中年人,挥手给了他一巴掌:“怎么回事?”
  
  中年人看起来比坤哥年纪还大,没想到竟然是他侄子。
  
  他捂着脸用洪语嘟囔了起来,大马克洛夫冷笑着翻译:“他说的还算客观,就说想要讹诈你,结果吵起来了,青年不知道怎么动了刀子捅了人……”
  
  中年人说完,坤哥又给了他一巴掌,接着又给其他人挨个一巴掌,包括配合演戏的老太太也吃了一巴掌。
  
  李杜看出来了,还是自家人爱护自家人。
  
  坤哥给侄子的巴掌听着响亮,其实不重,其他人的巴掌是又响亮又重,老太太直接吐出一口假牙!
  
  钟大炮拦住他,道:“嗨,坤哥,别打了别打了,还是说说事情怎么解决吧。你看我这贵宾被捅了一刀,手上的百达翡丽也给弄碎了!”
  
  李杜拿下百达翡丽递给坤哥,道:“这是我朋友爷爷传下来的手表,他爷爷曾经是乌克兰红军,这手表是二战时候他从一位党卫军军官手里缴获的战利品。”
  
  这块手表是假货,当初在迈阿密他曾经用来换了一台法拉利,后来警察局将手表还给了他,他就继续戴着。
  
  他相信以坤哥的眼力劲,绝对看不出这手表的真假,帕敢这里没有世界顶级的表匠,而这块山寨货的制作者可是顶级高手,一般表匠鉴定不出它的真假。
  
  坤哥表情严肃起来,他拿着这块表在阳光下看了看,表盖上的裂缝确实是刚摔出来的,他仔细查看手表的质地,发现确实像是有年头的好货。
  
  钟大炮问道:“坤哥,这件事怎么办?”
  
  坤哥恶狠狠的瞪了侄子一眼,然后问道:“炮爷,你说呢?开个价吧。”
  
  钟大炮道:“刚才我的贵宾被讹诈的时候,说治病一百万人民币,摔坏的镯子一千万人民币。”
  
  坤哥一听这话,又去挨个抽了他们几巴掌。
  
  他出了一口气,回来道:“炮爷,您看我这张老脸有没有点面子?这钱太多,他们恐怕拿不出来。”
  
  钟大炮道:“那您的意思呢?”
  
  坤哥看向侄子,用洪语厉声说了几句话,然后回头道:“我问了他们身上的钱,他们是穷疯了才招惹了您的贵宾,身上没钱,我只能自己垫上……”
  
  他琢磨了一下,道:“这样,手表先不说,人这边先治疗,我给五十万行不行?”
  
  钟大炮顿时皱起眉头,李杜点点头道:“炮爷,和气生财,咱们待会要去的场口是坤哥的吗?”
  
  “对。”
  
  李杜道:“那我们必须给坤哥个面子,五十万再对个折,二十五万,就当不打不相识了。”
  
  一听这话,坤哥顿时豪迈大笑:“哈哈,敢问这位兄弟是?我刀坤先谢谢你了,我还以为今天我的老脸得掉地上,您给我刀坤兜住喽!”
  
  李杜道:“坤哥客气,人这边十万二十万能治好,但说真的,坤哥,这块手表恐怕不是那么好收拾的。”
  
  刀坤的脸色变得沉重起来,道:“给我点时间,这块手表的赔偿我得好好考虑。”
  
  李杜琢磨了一下,指着讹诈他的人道:“不如这样,坤哥,他们手里有块断了翡翠镯子,要不用它来偿还损失吧?”
  
  这时候一个干巴巴的老头随着个青年快步走进来,刀坤将手表递给他,然后大笑道:“这个好说这个好说,咱们先坐,坐下聊!”
  
  李杜知道这应该是对方找来的表匠,就微微一笑不再言语。
  
  他放出时空飞虫进入手表内部,吸收了一些小零件里的时光能量,让它变得更有沧桑感。
  
  老头用工具研究起了手表,一番琢磨后,他过来在刀坤的耳朵旁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听了他的话,刀坤起身抬起脚踹在侄子身上,怒道:“不争气!”
  
  说完,他对几个人说道:“什么镯子?拿出来!”
  
  肿着脸的青年急了,道:“坤哥饶命,坤哥饶命,那是正儿八经的好水头玻璃种啊,虽然断了,可能做戒面能做佛牌,那不止几百万呀!”
  
  刀坤皱起眉头说道:“先拿出来让我看看。”
  
  青年绝望的看向老太太,老太太一摸兜里,用洪语说道:“没在我这里?!”
  
  其他人都着急了,赶紧掏兜,然后发现断裂的镯子不见了。
  
  “镯子呢?怎么没了?”
  
  “在谁那里呢?没在我这里呀!”
  
  “妈呀,这可不能丢哇!”
  
  他们全身翻找,几乎将衣服都脱掉了,但还是没找到镯子。
  
  李杜冷笑道:“怎么,演戏呀?”
  
  青年着急的叫道:“谁演戏谁死!镯子呢?我的镯子呢?不对!你们一定是贼喊捉贼,镯子在你们手里,在你们这里!”
  
  刀坤是个狠角色,社会经历丰富,他看人很有一套,看出侄子等人不是作假,便也用怀疑的目光打量李杜等人。
  
  李杜指着他们点了点手指道:“很好,倒打一耙吗?我绝不会背着个黑锅!”
  
  他将衣服脱了摔在地上,一直脱到只剩四角内裤,同时厉声道:“都把口袋掏出来,把衣服脱了!”
  
  除了钟大炮和六子,保镖们齐刷刷掏出口袋又脱掉衣服,大毛跟着脱了,除了几块没有切开的石头和现金、钱包之类,什么也没有。
  
  狼哥把小马克洛夫的衣服也脱了,露出猩红的纱布和隐约可见的狰狞伤口,道:“纱布也得打开?”
  
  刀坤赶紧道:“不必不必。”
  
  钟大炮傲然道:“坤哥,我们就不脱了,我姓钟的什么脾气你知道,我没有动你们的镯子,六子也没动!”
  
  刀坤叹道:“这个自然,炮爷和六爷不是这种人。”
  
  青年傻眼了:“那我的镯子呢?”
  
  李杜冷冷的说道:“谁知道呢,或许是你们还有人不在这里,提前带着镯子走了吧?坤哥,你说事情怎么办?”
  
  刀坤恶狠狠的看向青年等人:“医药费五十万,手表赔偿再作价五十万,一共一百万,一分不准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