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30.水沫子 4/5
        钟大炮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捅伤一个人赔一百万不少,这算是敲诈出来的结果,毕竟当地战争出现平民死亡不过才一人赔几百块。
  
      但反正是敲诈结果,那干嘛不多敲诈点?特别是相比对方敲诈李杜时候的要价,一百万只是个零头而已。
  
      他还想去找场子,李杜对他摇头,道:“别耽误看石头的时间。”
  
      刀坤笑道:“对对对,这位老弟所言甚是呀,咱们去看石头,跟我来老弟、跟我来炮爷,我们场口最近可有不少好石头出来。”
  
      青年可怜巴巴的问道:“坤哥,我的手镯怎么办?那是我全部家当呀。”
  
      刀坤抬起脚要踹人,青年仓惶后退:“滚尼玛的蛋,有多远死多远,自己出去找吧,谁知道你们藏在哪里?”
  
      李杜看向青年,冷冷的说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这次的事当个教训,以后好好干活,别再干这种下三滥的事了。”
  
      “对对对。”刀坤补充道,“骂了隔壁下次你们再惹事别找我,玛戈璧,干什么不好干尼玛的碰瓷!”
  
      他们走在前面,大马克洛夫走在最后,然后指了指几个人用洪语说道:“听说你们最喜欢坑中国人?胆子很大,你们以为现在的中国人还和以前一样吗?”
  
      几个人垂头丧气、噤若寒蝉,他们这次是彻底栽了。
  
      狼哥和吸血鬼扶着小马克洛夫,小马克洛夫起初脚步虚浮、眼神虚弱,出了门后很快他就恢复正常,将腰上纱布一缠,没人能看出他刚才被人捅了一刀。
  
      李杜将得到的赔偿款塞给小马克洛夫一半,道:“刀口没大碍吧?”
  
      小马克洛夫嘻嘻笑道:“没捅上。”
  
      李杜早就猜到怎么回事了,小马克洛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刚才也是碰瓷,不过是更大胆的碰瓷。
  
      青年没说谎,他确实没有掏出刀子更没有去捅人,这都是小马克洛夫一手策划的,刀子确实伤到了他,但只是个小伤口。
  
      至于流淌出的血液为什么那么多,这要感谢哥斯拉,哥斯拉的包里一堆食物,其中就有番茄酱……
  
      这个场口的私盘在一座竹楼里,小楼像是个小卖部,外面卖一些烟酒糖茶,里面则是一个仓库,仓库中摆放着货架,上面有一块块石头。
  
      和市场里摊位如云、矿石如雨不一样,仓库里的石头不多,只有寥寥几块,李杜数了数,嗯,还没有十块呢。
  
      但这里每一块石头的品相都很好,个头也大,最大的估摸着得有两三百公斤。
  
      大毛进来后眼睛顿时亮了,不过正所谓不知场口不赌石,他要在这里买石头,得需要对这场口足够了解。
  
      钟大炮给他介绍了起来:“这个场口出产的石头与大马坎的非常像,种也好,比起大马坎其他场口稍稍缺点油性,但它大件多,所以价格高。”
  
      刀坤笑着拍拍身边一块石头,道:“来吧,炮爷、各位,大家随便看,价格我给优惠,绝对给你们优惠!”
  
      他们到达之前里面已经有人了,五个国人模样的中老年人围在一块石头前面仔细观摩。
  
      刀坤招待完李杜一行后,五个人中一位胖老人大咧咧问道:“阿坤,这块石头什么价格?”
  
      李杜走过去看了一眼,石头个头不小,估摸着能有四五十公斤,看皮壳是块水石,色泽深红,有人打强光手电在看,光芒照在石头一个角落后露出红褐色的水雾。
  
      刀坤快步走过来笑道:“哈哈,廖爷碰上顺眼料子啦?哈哈,嗯,廖爷好眼光呀,这块关公石可是我这里的宝贝,你瞧瞧,肉细种老、水透皮薄,外面还带着水蟒,绝对一擦就涨!”
  
      大毛背着手在这里看了看,嘴巴一撇就要说话。
  
      六子一直在盯着他,见此赶紧将他拖到一边,低声道:“骂了隔壁,不想活了?你又要去插嘴?”
  
      大毛讪笑道:“嘿嘿,嘿嘿,老毛病了。”
  
      六子指着他道:“在踏马帕敢你要活命,必须得踏马管住自己的嘴巴,懂吗?!”
  
      大毛使劲点头:“行行行,六爷,我懂了。”
  
      六子脸色缓和下来,他搂着大毛肩膀低声道:“别怪我口气恶,玛德你小子记吃不记打,这行业多凶险你知道,我们不能时刻跟着你,你要想少吃亏,就得少开口。”
  
      钟大炮上来低声问道:“这块石头怎么了?”
  
      大毛道:“是个大水沫子。”
  
      李杜一愣,道:“是吗?”
  
      大毛点头道:“大佬,我很肯定!”
  
      李杜也点点头,然后没有再说话,如果不是大毛说出这个名字,他要被这块石头骗了。
  
      因为时空飞虫进入这块石头后一看,发现除了外面一层玉皮,里面还有一块大‘翡翠’,这‘翡翠’色泽半透明偏白色,像是他之前赌涨过的玻璃种。
  
      这么一大块玻璃种,那价格可就高了。
  
      他以为里面是翡翠,正准备跟这伙人竞价,但听了大毛的话他才恍然大悟:自己看走眼了,里面不是翡翠,里面那是一块水沫子!
  
      那边交易已经开始了,刀坤报了价,这块石头是两千八百万,老廖还价,一番争吵后,价格定在了两千四百万上。
  
      李杜看向他们旁边一块石头,这石头半切开了,切开的一层露出翡翠的痕迹,看起来水头相当好。
  
      他招招手,问大毛道:“这块怎么样?”
  
      大毛掏出手电和放大镜仔细看了起来,又敲了敲之后,他低声道:“又是一块大水沫子!”
  
      钟大炮狐疑的看着他道:“玛德,私盘哪来这么多水沫子?”
  
      所谓水沫子,其实就是地理和建筑行业很熟悉的钠长石,这种石头总体为白色或灰白色总体为白色或灰白色,半透明、光芒华润,粗看上去水头很好,像是冰种翡翠。
  
      但它没有翡翠的翠性,宝石的价值在于它的光泽,水沫子粗看上去半透明很美,但细看带着股死气,而且越带越摩擦这种死气就越明显,没有一点价值。
  
      李杜皱着眉头拍了拍石头,问大毛道:“你确定是水沫子?我看这块石头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