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36.君子协议 5/5
    刚刚摆了吞钦和帕敢王一把,钟大炮心情不错,就风轻云淡的说道:“什么提议,说说看。”
  
      吞钦又露出标志性微笑,道:“很简单,咱们合作吧,五五出账、五五分账。”
  
      听了这话,钟大炮的心情顿时不好了,他冷笑道:“哟,你想的可真……”
  
      “……真大胆呀。”李杜接过了他的话,“吞钦先生这想法太大胆了吧?炮爷赌石头的眼光大家都知道,就这样你还敢跟我们合作?”
  
      钟大炮反应过来,就嘿嘿笑道:“合作就合作,没问题。”
  
      吞钦不是傻子,他立马说道:“炮爷,我们不是跟你合作,而是跟你们一方合作,实话来说是跟这位毛先生合作,由他来挑选石头,我们共同出资,共同分账。”
  
      钟大炮满口答应:“行啊,没问题啊,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赌石这玩意儿什么结果谁都知道,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啊。”
  
      吞钦立马说道:“是的,丑话说到前头,我们一起去会卡,一起出钱,至少要有一个亿的分账,否则可不行。”
  
      钟大炮勃然色变:“一个亿?你说的是洪元呀?”
  
      “不是,是美元。”吞钦舔了舔嘴唇,眼睛中露出贪婪之色。
  
      连李杜都倒吸一口凉气:“玛德智障!”
  
      这货太贪婪了,也太疯狂了,当然主意或许来自他背后的帕敢王,不管是谁出的主意,这都是个很疯狂的傻主意!
  
      钟大炮指着他道:“玛德我们去抢银行怎么样?去彬马那,那里有一家超大的渣打银行,别说一个亿美金,抢成了十个亿都没问题呀!”
  
      吞钦微笑道:“炮爷说笑了,或许一亿美金的额度太高,要不降低一点,一亿人民币行吧?”
  
      钟大炮回身道:“回家了,不去会卡了,其他的场区咱们也没有赚遍,更没有去看私盘,还有的是地方可以看呢。”
  
      吞钦慢慢的说道:“炮爷,你这时候来会卡是有原因的,对吧?会卡马上要举办一年一度的压石大卖,毛先生这么厉害,你不想去打捞一笔?”
  
      压石大卖,这确实是李杜一行来会卡的目标。
  
      了解赌石的人都知道,赌石有一场盛会叫公盘拍卖,就是矿石卖方把准备交易的翡翠毛料放入固定的市场进行公示,让业内人士或市场根据材料的质地,评判出市场公认的最低价,标为底价。
  
      然后,买方在底价基础上采用明标和暗标两种方式进行竞买,最终价高者得,是赌石行业一年一度的盛会。
  
      压石大卖算是公盘拍卖的预热,场区老板和各场口的老大都拿出积压在手的优质石头,直接摆出价格,试探一下本年度商户们的购买力。
  
      两场交易规模都很大,区别在于公盘拍卖赌性更大、石头更多,趣味性和刺激性更强,压石大卖明码标价,刺激性稍微弱一些,也更稳妥一些。
  
      钟大炮阴沉着脸捏了捏拳头,吞钦一幅吃定了他的样子,继续说道:“压石大卖,一年只有一次呀,错过今朝没明日,特别是现在政府限制石料开采,明年指不定还能不能开起来呢。”
  
      六子指着他道:“骂了个八字,别太嚣张啊,以为我们肯定过不去这里了是不是?”
  
      李杜拍拍钟大炮的肩膀道:“你自己过去,能护住大毛吗?”
  
      听了这话,众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先前军警已经说了,钟大炮、六子是当地人,可以畅通无阻,大毛也可以通过,就李杜和一众保镖不能经过。
  
      吞钦立马道:“没有我们同意,毛先生也过不去!”
  
      不光六子忍不住,钟大炮也忍不住了,他指着吞钦道:“你们很牛鼻啊,你们比军人党还凶啊!”
  
      吞钦觉得自己掌握了主动权,便在一旁微笑不语,摆出智珠在握的样子。
  
      六子阴沉着脸道:“我最讨厌他这个伪君子的样子,我要干他!”
  
      李杜拦住他道:“别,冷静点,这时候出现冲突于事无补,反而会让事情更难办。”
  
      六子有个好处,虽然性情鲁莽,可他听劝,有人劝说,只要有道理他就会听。
  
      李杜在心里盘算了一下,道:“咱们合作。”
  
      “什么?”六子以为自己听错了,“合作?”
  
      李杜点头道:“对,我们合作,听我的安排,没什么大问题,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六子还想说话,钟大炮拦住他道:“听李少爷的,你比李少爷还牛笔吗?要不是他,咱们现在连饭都没得吃了,听他的!”
  
      说完,钟大炮对吞钦说道:“好,一亿人民币的盈利额,咱们合作。”
  
      听了他的话吞钦愉快的笑了起来,说道:“这才对嘛,现在就是个合作的时代,大家不都在讲双赢吗?我们在一起就可以双赢!”
  
      “再说,一亿人民币有多少?一千多万欧元而已,你知道的,碰上一块帝王绿就出来了!”
  
      六子冷声冷语的说道:“帝王绿呀,你全家头顶长满绿草的概率都比咱们碰上帝王绿的可能性大!”
  
      吞钦不理睬他的嘲讽,对钟大炮说道:“炮爷,我们知道你快人快语有诚信,所以不必签订什么合同,咱们来个君子协议就行,对不对?”
  
      钟大炮哼道:“当然。”
  
      “那么,我们合作,五五出钱、五五分账,你们保证我们每一方都可以盈利一亿人民币以上,对吧?”吞钦微笑道。
  
      钟大炮怒道:“每一方盈利一亿?去你吗的,我们共同盈利一亿就不错了,你以为我们是什么?赌神呀?”
  
      吞钦微笑道:“对呀,你们那里不就有一位赌石之神吗?压石大卖上赚个两亿还不是轻而易举?”
  
      钟大炮阴沉着脸不说话,良久才憋出几个字:“穷疯了!”
  
      李杜答应了这条件,吞钦说道:“那跟我来吧,我送你们过去。”
  
      他们和关卡关系很硬,只是过去点了点头,军警甚至没有搜查他们的行李和车子,直接放行。
  
      李杜对着军警们笑了笑,军警不明所以,以为是对自己示好,便回以轻蔑的眼神,显示自己的威严和地位。
  
      见此,李杜依然笑,希望两天后各位还能有这样的地位。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