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40.安心等 4/5
    帕敢王在会卡有个小仓库,里面存放着一些石头。
  
      别看这仓库小,场区里因为要挖矿,所以寸土寸金,生活区多是在回填的矿坑上,矿工们的房屋也在这样的矿坑上。
  
      这个仓库却不是,它在生活区边缘的空地上,下面就是没有挖掘的矿区,能在这种地方保留一座建筑,足以证明主人的实力。
  
      李杜知道,这肯定是老帕敢王留下的遗产之一,以现在这位帕敢王的德性,他能赚的下这样一座仓库就有鬼了。
  
      吞钦带人将里面的石头收拾到一个角落里,然后将新标记下的石头放进了仓库空地上,很快摆放了一堆。
  
      他们已经花费了上亿资金,只要不买那些明星石头,这价格足够买到很多毛料。
  
      回到市场,李杜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很快就有带着石头的商人找过来:“朋友,看看我这块石头怎么样……”
  
      李杜大把撒钱,石头看一眼要么买要么拒绝,所以花钱速度很快,石头跟流水一样送进了仓库中。
  
      远处帕敢王脸色阴沉,他心里几乎在滴血,这花的可是他的钱!
  
      李杜的做法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人联想到他在赌石,这就是人傻钱多在胡乱花钱,特别是有的商人拿一些品色很差、几乎不可能切涨的毛料来出售,李杜还是买下了。
  
      走马观花,市场里的石头差不多看完了,李杜这边逐渐空闲了,至此,已经是两个多亿的资金甩出去了。
  
      大毛激动的脸色发红,小声说道:“靠啊,大佬,你真是大佬,你知道咱们今天花了多少钱吗?”
  
      李杜摆摆手道:“安静安静。”
  
      见他没有说话的意向,大毛就换了话题,他现在处于亢奋状态中,迫切的想要说话,之前一个劲装哑巴,对他这样大嘴巴的人来说太难受了。
  
      “会卡买石头最舒服,坐在这里就行了,有人送上来给你看,多爽!瑞丽可不行,瑞丽太累了,逛个市场得累的气喘吁吁,即使这样也看不到好料子,玛德!”
  
      一边说着,他一边看李杜,等着对方来接话。
  
      李杜明白他的小心思,翻了个白眼问道:“为什么看不到好料子?”
  
      果然,他一开口大毛来精神了:“还能为什么,就是拿架子呗,瑞丽普遍的情况是摆摊的高高在上,看完货不给价还给你眼色。在这里坐着不动,就可以不停的看货,不停的谈价,多爽!”
  
      李杜没有去过国内的翡翠市场,不过他以后迟早会介入,毕竟他现在身上已经有很多翡翠了,于是听了大毛的话,他逐渐来了兴趣。
  
      “瑞丽那里和这边,价格差距有多大?”
  
      大毛左手指天右手指地,夸张的说道:“就这么大,天地之差、云壤之别!只要稍微磨开点皮见水见绿,玛德,他们就敢漫天要价!”
  
      两人在这里聊着呢,帕敢王等的不耐烦,过来说道:“喂,毛先生,你不是哑巴吗?”
  
      大毛缩了缩身子,继续装哑巴。
  
      李杜帮他圆场,很认真的说道:“你知道有种病叫心理性不可控声带受损癫痫症吗?毛先生就是这个病。”
  
      帕敢王摘下墨镜问道:“什么?”
  
      李杜重复道:“心理性不可控声带受损癫痫症,就是一种心理紧张引发的羊角风,羊角风你懂吧?患这种病的人在紧张的时候就会发病,而病情表现就是无法控制声带导致无法发声。”
  
      大毛一个劲点头,还一个劲比划:“啊巴啊巴!”
  
      李杜继续道:“说到底,这就是一种心理哑巴疾病,全球范围内也是罕见,唉,毛先生以前之所以有一身辨石好本领却没有来这里,就是因为这个。”
  
      帕敢王挥手道:“我不管这些,玛德,你们爱说什么说什么,我就是要赚钱!你们现在待在这里干嘛?怎么不干活了?”
  
      李杜摊开手道:“没钱了呀。”
  
      帕敢王怒瞪双眼吼道:“没钱了?卧槽!我不是又出了五千万吗?”
  
      李杜道:“对,可这些钱买了什么你心里没点数吗?去看看仓库,里面多了多少石头?”
  
      吞钦走上来阴嗖嗖的说道:“确实多了很多石头,但里面石头有多少价值……”
  
      “哦,你们想让我们继续干活继续选毛料是吧?没问题,给钱,再给个五千万吧。”李杜打断了吞钦的话。
  
      一听这个,帕敢王差点气的吐出血来,他恶狠狠的说道:“没钱了,先踏马的去切石!你最好祈祷,小子,最好祈祷能切涨,否则老子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
  
      说完,他转身向仓库走去,气势汹汹。
  
      大毛担心的看着李杜,李杜耸耸肩道:“走吧,到了谜底该揭晓的时候。”
  
      仓库里放入了接近两亿资金的石头,这数量相当可观,其中明料放在仓库里面,外面是没有擦开过的黑料,所以得从黑料开始切。
  
      帕敢王确实在这里有些人脉,他打了个电话,场区送来了一个磨刀机和掌刀师傅,专门给他们切石头。
  
      今天李杜一方是场区的明星,很多人在关注他们,看到他们切石头便围了上来看热闹。
  
      “嘿,这石头够多啊,场区给提供了专门的服务?”
  
      “这是帕敢王啊老兄,有点意思,帕敢王和哑炮合伙赌石头,哈哈。”
  
      “你们笑什么?这有什么好笑的?”
  
      “菜鸟还是外地人?这两位的鼎鼎大名没听过?等着看吧,他们两个手气都很臭,我倒看看这样两人合在一起能买到什么……”
  
      从一块长条形黑料开始,掌刀师傅先开天窗再磨皮,一切就垮。
  
      帕敢王和吞钦的脸色顿时又阴沉了起来。
  
      再拿起一块黑料,掌刀师傅继续切,又是切垮了!
  
      连续几块黑料全部切垮,帕敢王脸色阴沉的能滴下水来。
  
      这里一共有两百多块黑料,黑料价格低,李杜买的多,堆积在一起跟小山似的。
  
      掌刀师傅忙活的汗流浃背,一块块黑料迅速切开迅速扔掉,连续切了上百块也没有切涨一块!
  
      帕敢王目呲欲裂,李杜心平气和的摆摆手道:“别担心,还有那么多石头呢,安心等着看看。”
  
      哀莫大于心死,此时帕敢王确定自己被坑了,他怒极反笑,指着李杜笑道:“好,好,哈哈,我等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