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42.谁偷的 1/5
        现场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外面讨论的声音更大了:
  
      “啥意思?里面石头少了?还有的被掉包了?”
  
      “还能啥意思,这都不懂,你猪脑子?肯定有人动手脚了呗。”
  
      “呵呵,我提醒一下,这仓库是帕敢王的。”
  
      最后的话有点阴谋论的意思,帕敢王听到后立马扭头恶狠狠的说道:“谁说的?刚才的话谁说的?出来,给老子出来!孬种!”
  
      钟大炮冲出来吼道:“你别在外面装威风了,自己进来看,告诉我,玛德,石头哪里去了?少的明料哪里去了?被掉包的明料哪里去了?”
  
      帕敢王冷冷的说道:“我怎么知道?”
  
      一边说着,他一边进去数了数明料。
  
      外面吞钦问保镖道:“在我们回来之前,谁进过仓库?”
  
      负责看守仓库的保镖为难的对视一眼,然后嘀咕道:“没有人呀,期间就你们来送石头,可每次送石头,您和主人都在呀。”
  
      吞钦皱眉道:“不可能,肯定有人进过仓库!我们跟着的几次,没人能将明料偷出去,肯定其他时候有人偷东西了!”
  
      李杜在一块石头上踢了一脚,愤怒的说道:“行了,别踏马演戏了,也别为难你们的手下了,他们不过听命从事罢了,事情怎么回事还不是明摆着的吗?”
  
      “怎么明摆着?”帕敢王厉声道,“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李杜指着他问道:“好,我问你,我们送进仓库的明料一共多少块?”
  
      帕敢王道:“三十四块。”
  
      “现在呢?”
  
      帕敢王的眉头跳动了两下,他不说话了。
  
      李杜怒道:“你不说我说,现在是二十八块,对不对?一共二十八块!那么少了的六块哪里去了?!”
  
      帕敢王表情阴沉,眉头紧皱,依然不说话。
  
      李杜怒笑道:“还是不说?好,我再问你,咱们是用红油漆做了标记,油漆颜色应该一样对不对?这你是亲眼看到的,喷漆时候你都在,对不对?”
  
      帕敢王不说话,外面有人看热闹不怕事大,叫道:“对!”
  
      吞钦冷冷说道:“闭嘴,滚一边去!”
  
      帕敢王终究不像老帕敢王那样有威信和威慑力,围观人群里有权势大的,他们不怕帕敢王,便怪声怪气的说道:“呀,吞钦先生好威风。”
  
      吞钦看了看对方,露出一丝笑容道:“刘老板说笑了。”
  
      李杜不理外面的事,他指点着地上的明料道:“你自己看,这块、这块还有这块,它们上面红漆颜色和其他的一样吗?它们的标记是我们做的吗?!”
  
      “你不说话?你刚才不是话挺多的吗?当时我提议储存起这些石头,本来我们想租一个仓库储存,结果你说你有仓库,哈哈,我当时怎么就那么天真,竟然信了你的话?”
  
      “现在石头进了你的仓库,然后它们不见了?它们去哪里了?仓库是你的,看守仓库的人也是你的,期间我没有回来过,我手下送石头也是在你们监视下,对不对?对不对?”
  
      被他一番质疑,帕敢王脸上挂不住了,他厉声道:“少唧唧歪歪,我怎么知道少掉的石头哪里去了?”
  
      李杜笑道:“我知道石头哪里去了。”
  
      这个回答让帕敢王一愣,他下意识问道:“哪里去了?”
  
      李杜拍拍裤兜说道:“你知道我们中国仙侠小说里的芥子袋吗?我这就是个芥子袋,石头都被我藏进里面了。”
  
      看热闹的人顿时哄堂大笑:“哈哈,有这宝贝你厉害了,去公盘呀,到时候人多手杂,想带走多少能带走多少。”
  
      “帕敢王也有芥子袋,这个仓库就是他的芥子袋。”
  
      “行了,索摩,你玩这样的手段真没意思,而且你跟你爹一样没脑子,偷石头还留下这么大的漏洞,玛德真蠢!”
  
      “我也是服了,帕敢王你这是明摆着欺负你的合作伙伴啊。”
  
      “硬气,牛笔啊!”
  
      帕敢王面色大变,他吼道:“胡说,我没有动过里面的石头!我怎么可能干这种事?”
  
      “这种事你们索家人干的还少?”又有人冷笑起来,“老子当年跟你六伯合作买下一块玻璃种,结果最后石头被掉包带走,才几年的事,不记得了?”
  
      帕敢王看向保镖,上去就狠狠抽了两巴掌,吼道:“石头呢?里面的石头呢?”
  
      保镖不敢动弹,他满脸委屈的说道:“主人,我没有动过,我发誓我们都没碰过任何一块石头!也没有看到有人进去带走石头!”
  
      吞钦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他沉重的说道:“主人,我们被人算计了!”
  
      钟大炮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走上来,微笑着问道:“你说说看,我们被谁算计了?”
  
      吞钦冷冷的看着钟大炮道:“炮爷,明人不做暗事,您们这件事可不地道……哎呀我擦!”
  
      钟大炮一石头拍了上去,他跟暴怒的狮子一样冲吞钦扑去,吼道:“砸死你个婊子养的!草拟吗个大雪比!草你们全家的大学比!偷走老子的石头还敢栽赃?!还敢栽赃?!”
  
      李杜和六子也冲上去加入战圈:“说,石头藏到哪里去了?”“法克!你们这些不守信用的混蛋!”
  
      现场再度乱作一团,掌刀师傅擦着手往后退,他带来的徒弟讷讷道:“师傅,这件事您怎么看?”
  
      “老老实实站旁边看。”掌刀师傅严肃的说道。
  
      李杜一方和帕敢王一方混战一团,在赤手空拳情况下,他们稳占上风,双方保镖实力差距太大了。
  
      帕敢王的保镖是他聘用的洪沙瓦底退伍兵,李杜这边也是退伍兵,可却是德国和乌克兰的精锐,体质本身就有很大差别,何况能力也有很大差别?
  
      很快,帕敢王一方被打得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场区的保安们发现这里的冲突迅速赶到,一声刺耳的枪响,保安队长怒道:“都住手!滚出去!”
  
      枪声震慑住了众人,李杜一方停手,但继续对帕敢王吼叫:“把藏起来的石头拿出来!是你们要合作的!就这么合作吗?”
  
      “两个亿的石头,玛德,两个亿啊,你们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