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43.摆脱 2/5
    帕敢王被揍的很惨,一个眼圈乌黑肿胀、鼻血长流、头破血流。X23US.COM更新最快
  
      吞钦更惨,潇洒的白西服变成了灰黄色,沾满泥浆和脚印,跟在屎里打过滚一样。
  
      他们的保镖情况也不怎么样,还有人在地上呻吟着无法站起身,狼哥等人下手可是够狠的。
  
      保安上来分开双方,带队保安指着李杜道:“谁惹事?滚出场区!”
  
      钟大炮瞪眼吼道:“我们花了两亿在你们场区买了毛料,买了一堆好明料,结果就存在这里被人阴走了,结果你们要把我们赶出去?哈哈,坎那达老板就这么对待客户呀?”
  
      这件事,李杜一方是显而易见的受害者,围观的人知道是帕敢王在捣鬼,人的天性是同情弱者,加上帕敢王平时高调行事惹了不少人、特别是欺侮过一些中国商贩。
  
      所以,这会围观人群中的中国商贩忍不住就仗义执言了:
  
      “马队长,你也是中国人,这些外国佬欺负咱们中国人你不管就罢了,还帮着他们?”
  
      “中国人好欺负呀?你们太过分了吧?怎么,这件事坎那达老板也插了一脚?”
  
      “这吃相,呵呵,炮爷的钱都坑,玛德,炮爷和六爷虽然脾气不好,可大家伙都知道他们赚钱是干啥的,华人村的救命钱都坑?!”
  
      “索家人就没有好东西,炮爷你跟他们合作真是瞎了眼!”
  
      “别说这些没用的,让他们拿出石头来!”
  
      听着这些话,带队的保安皱眉问道:“帕敢王,到底怎么回事?”
  
      帕敢王抹了把鼻子咬牙切齿的说道:“玛德,老子被坑了,你个煞笔这都看不出来吗?钟大炮他们合伙坑我!”
  
      无缘无故被骂作‘煞笔’,保安面色立马就不好看了,他冷冷的说道:“他们坑你?他们怎么坑你?”
  
      帕敢王顿时闭嘴了,他哼哧哼哧喘着粗气说不出话来了。
  
      钟大炮上来指着他说道:“索摩,咱们当初合作说的好好的,我们来选石头,你提供资金,最后赚钱咱们平分,现在呢?现在怎么回事?”
  
      帕敢王吼道:“你们赚到钱了吗?”
  
      李杜叫道:“你把我们挑出来的优质明料全部带走了,还进行了掉包,然后再来指责我们没有找到好石头?”
  
      有人阴嗖嗖的说道:“你们只知道他拿走了明料,那这些黑料呢?黑料有没有被拿走?有没有被掉包?”
  
      听了这话,李杜、钟大炮等人顿时愣住了。
  
      六子倒吸一口气道:“草,黑料没有做标记!”
  
      帕敢王一看情况不妙,赶紧叫道:“闭嘴,我是被害的,我没有动里面的石头!”
  
      “索爷你没动,不代表你手下看仓库的人也没动。”看热闹的人群里响起一个声音。
  
      “对呀,给你当保镖累死累活一个月多少钱?从这里面弄走块好石头,赚到的钱可比他们干到退休还要多呀!”
  
      “别给他开脱了,这件事没有他允许,他的保镖会这么干?”
  
      帕敢王绝望的吼叫道:“跟我无关!我是被害人!我没有动过里面的石头……”
  
      怒急攻心加上失血过多,他的脚步突然变得虚浮起来,然后一头栽倒在地。
  
      吞钦和保镖们立马围了过去:“主人怎么了?”“快去喊一声!”“带主人上车,送他去医院!”
  
      钟大炮吼道:“别想就这么走,我们的损失怎么办?丢失的石头怎么办?”
  
      吞钦阴狠的看了他一眼,道:“仓库里的明料归你们了,合作结束!炮爷,咱们合作结束了,以后咱们再好好叙吧!”
  
      保镖们架起昏迷的帕敢王果断离开,吞钦最后又回头看了看,表情阴森的让人心寒。
  
      钟大炮看向李杜,无奈的问道:“怎么办?”
  
      李杜沮丧的说道:“还能怎么办?最看好的几块明料被人弄走了,就剩下这些,切吧,切吧。”
  
      有人叹息道:“上亿呀,这些石头能切出上亿来?”
  
      掌刀师傅重新站到了磨石机后面,他的徒弟将一块明料搬上去,师傅说道:“切这块石头,蜡皮上有雾、皮壳有松花,看这种白雾的样子,应该是南奇的料子,南奇出好料,且它?”
  
      大毛点头道:“切了,有皮种老,无皮种嫩,这块石头不出绿就罢了,出了估计是老糯种。”
  
      钟大炮也点头道:“就切它,不用磨,直接开,玛德,切涨会所嫩模,切垮下矿干活!”
  
      围观人群有人喝彩:“爽快,炮爷!”
  
      ‘噗’,掌刀师傅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磨石刀切入石头中,钟大炮和六子急忙探头进去看。
  
      随着石头切开,有徒弟往上倒了些水冲掉石粉,然后就叫道:“嘿,涨了涨了,总算涨了!”
  
      李杜、钟大炮一行兴奋的挥拳,连续垮了几十块石头,此时终于切涨,虽然不是很好的种水头,但起码有钱赚了,让他们压抑的情绪得到了释放。
  
      “南奇确实出好石头呀。”
  
      “玛德,帕敢王这孙子真倒霉,刚放弃合作,人家就切出绿来了。”
  
      “明料本来就容易出绿,前面切的都是黑料,两百块黑料全部都切垮也常见,何况他们还切出了几块玉来。”
  
      “这孙子平时坏事干多了,财神爷不眷顾他!”
  
      李杜他们也没有得到财神爷的眷顾,这块石头切出玉来了,可是水头一般,卖不出大钱。
  
      他们又切了几块,又是连续的切垮。
  
      钟大炮无奈道:“操蛋!”
  
      大毛安慰他道:“赌石就是这样,十切九垮,很常见的,咱们还有的是石头,继续切着看看。”
  
      后面再切,终于在一块会卡当地的料子上又见了绿,上次是糯种,这次出了品相不错的冰种。
  
      围观的人为他们高兴:“哎呀运气还行,这块冰种大个头,能卖个好价钱呢。”
  
      “三千万,我出三千万卖给我怎么样?”
  
      钟大炮乐滋滋的将石头揽在怀里道:“不卖不卖,继续切,师傅继续切,待会有红包!”
  
      掌刀师傅笑道:“红包就免了吧,炮爷赏条烟就行,今天你们不走运被坑了,我就不掺和这一脚了。”
  
      李杜摆手道:“这跟您没关系,您继续切,来,切这块,今天您跟着受累,我们必须得封个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