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48.杀了 2/5
        远处李杜打眼一看,出来的竟然是吞钦!竟然是帕敢王的那位智囊先生!
  
      这让他大跌眼镜,难怪帕敢王家族一手那么好的牌却打的这么差,估计他们的眼光都有问题,就拿帕敢王来说,竟然找这样一个智囊!
  
      吞钦一露面,好几把枪顿时指了过去,这把他吓得够呛,惨叫一声就要嚎叫:“啊,别开枪!你们说过不杀人……”
  
      钟大炮不耐的打断他的话:“滚一边去,瞪大狗眼看清楚再叫。”
  
      吞钦仔细一看,枪指过来但不是指向自己,而是指向石头,显然目标是帕敢王。
  
      见此,他赶紧老老实实的走到一边抱头蹲下。
  
      有了榜样带头,而且还是帕敢王的副手先投降,其他保镖更没有顽抗下去的必要,纷纷扔出枪来做了俘虏。
  
      倒是有几个保镖硬气,但他们也投降了,因为他们更讲义气:“让我们给战友包扎,他们快没命了!”
  
      钟大炮点头道:“你们去吧。”
  
      保镖们前后投降,躲在石头后面的帕敢王看着身后不断有保镖扔掉枪站出来,气的他破口大骂:“你们死定了!妈的,你们这些垃圾!你们这些废物!”
  
      “谁投降?软骨头!骂了隔壁,回去都给我滚蛋!不,我要弄死你们!你们拿了老子的钱,踏马的却当软骨头,你们死定了!”
  
      钟大炮阴沉着脸走过去用枪指着他说道:“来吧,索摩少爷,站起来。”
  
      帕敢王表情阴鸷,他起身恶狠狠的看了钟大炮一眼,道:“玛德,你们哪里来的枪?”
  
      钟大炮没有回答,而是说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找死呢?我当年答应过你爷爷,你们不来招惹我,我也不会招惹你们,你干嘛非得惹我?”
  
      帕敢王冷笑道:“哼,老子做事何必跟你解释?”
  
      李杜怕他说的太多引发钟大炮的怀疑,便上来说道:“行了,别说了,炮爷,跟这种傻子多说无益,赶紧解决这个冲突,咱们把六爷送去医院。”
  
      钟大炮点点头道:“好。”
  
      他回头看了看六子,又对帕敢王说道:“我真没想到你这么无法无天,要不是我们命大,这次全得栽在这里了。”
  
      帕敢王冷冷的说道:“你们命确实很大,不过你们遇到麻烦了,这些都是军用武器,你们竟然搞到了这些东西,等着军队上门把你们一锅端吧!”
  
      钟大炮摇头道:“军队不会上门的,没人指正,他们不会对我们怎么样。”
  
      帕敢王说道:“算你识相,如果你让我们安然离开,我不会去告你们,咱们的事自己解决,我不会通过政府和警方对付你们。”
  
      钟大炮笑了笑没有回答,他走向吞钦,搂着他的肩膀低声说了起来。
  
      吞钦叫道:“不不不,我不……”
  
      钟大炮将枪口塞进他的嘴里,然后又低声说了起来。
  
      吞钦面如土色,浑身抖似筛糠,他喃喃道:“不行,这么做不行啊,放我一条生路,炮爷,饶命啊……”
  
      听到他的话,帕敢王厉声道:“别丢老子的脸,吞钦,你这个软骨头狗!别向他求饶,哼,别丢我的脸,如果你让我丢脸,回去我饶不了你!”
  
      吞钦看向他,怔怔的说道:“老板,今天的事怪不得我呀,你原谅我……”
  
      帕敢王打断他的话吼道:“玛德,原谅你?说得简单!计划是你给老子设计的,消息是你去探听的,玛德,结果这个局面你说怪不得你?回去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我干了。”吞钦没头没尾的说道,“老板,我说这件事怪不得我,不是伏击的事,你原谅我吧,我是被炮爷逼的!也是被你逼的!”
  
      说着,他从钟大炮手里接过一把手枪,抬起手臂瞄准了帕敢王。
  
      帕敢王表情大变,由愤怒改为震惊:“你干什……”
  
      “砰!”一声枪响,帕敢王的胸膛绽放了一朵血花。
  
      帕敢王踉跄着倒退两步,子弹打在他右胸,并没有夺去他的生命。
  
      他下意识捂住胸口,嘶哑着嗓子震惊叫道:“吞钦!你你你啊,你造反!啊,快救我!啊,救我啊!”
  
      李杜吃惊,问钟大炮道:“这是干嘛?”
  
      钟大炮拍拍吞钦的肩膀道:“事到如今,他不死你死定了,你全家死定了,吞钦,你知道他的手段,你女儿十五六岁呀,那么漂亮的姑娘……”
  
      吞钦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抬起枪瞄准了帕敢王的脑袋。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帕敢王胆寒了:“吞钦,你干嘛?你在干嘛?你要杀我?你疯了?!别听钟大炮乱说,我们是好朋友,我们是好兄弟……”
  
      吞钦咬牙道:“主人,你是咎由自取!”
  
      “不是,别……”
  
      “砰!”
  
      又是一声枪响,帕敢王只说出几个字,剩下的话他再也说不出来,脑袋跟被踩了一脚的水袋一样,伴随枪声被掀碎了!
  
      看着这血淋淋的一幕,李杜震惊,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大毛更是恐惧,他喃喃道:“杀人杀人了,卧槽,我们杀了帕敢王……”
  
      钟大炮最是冷静,他从吞钦手里接过枪,道:“还愣在这里干嘛?赶紧回去带家人离开帕敢吧,你跟索家小子关系这么近,他的钱和财宝放在那里你清楚,带上这些东西走吧。”
  
      “最好出国,去中国吧,隔着这里近、治安好,你汉语说的也好,加上这些保镖,你们下半辈子可以过的很舒服。”
  
      这时候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吞钦失魂落魄的看了会帕敢王逐渐冷却的尸体。
  
      听过钟大炮的话,他挥挥手道:“我们回去,人是我杀的,可是你们也摆脱不了干系,我知道主人的钱存在哪里,跟我走,我不会亏待你们!”
  
      保镖们沉默不语,但吞钦往回走的时候,他们都跟了上去。
  
      李杜走过来看着这具尸体道:“非得杀人吗?”
  
      钟大炮说道:“他不死,我们死,你看到了,他是真的打算今天干掉我们所有人!我不能留下这样的祸患!”
  
      六子撑着吸血鬼的膝盖坐起来,咬牙道:“对,必须得干掉他,没事,李少爷,死人在帕敢屁都不是,死的是索家人又怎么样?他们已经死了几百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