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49.奔向得乃 3/5
        这次,李杜真正见识到了帕敢的残酷。
  
      他以前遇到过很多麻烦,从第一次参加仓储拍卖会开始,他就容易跟人发生冲突,后来有几次更是动了枪,在北地群岛的时候甚至还和盗伐者进行过混战。
  
      可是,之前他没有经历过生死,更没有参与过决定对方的生死。
  
      之前混战那么乱,那是真正的枪林弹雨,可因为距离原因,双方依然没有出现死亡事件,枪弹的作用更多是压制和掌控局势,而不是真去杀人。
  
      这也符合弹药消耗和杀伤比例,二战时期,全球战场杀死一名士兵要付出两万五千颗子弹,很多人觉得这很不可思议,但这就是事实。
  
      李杜知道枪械的威力,他见过枪械杀人,在非洲那一次逛集市,军阀用高射机枪扫射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
  
      但当时他不算参与了那场冲突,所以人员伤亡跟他没关系。
  
      这次不同,这次帕敢王的死亡,确实跟他有关。
  
      某种程度上,他是始作俑者。
  
      可这件事怪不到他,帕敢王之前欺人太甚,他总不能忍气吞声吧?只是他没想到帕敢形势如此残酷,人命竟然如此不值钱!
  
      他指挥哥斯拉和狼哥等人挖了个石洞将帕敢王埋了进去,然后又去拿了两块翡翠毛料放入石洞。
  
      这算是帕敢王的墓碑,他含着翡翠出生,因为翡翠而生活无忧,最终又因为翡翠而死掉。
  
      钟大炮摇头道:“不必这样,浪费两块矿石。”
  
      李杜沉重的说道:“我自己出钱,总归是一条人命。”
  
      钟大炮摊开手道:“你不用有压力,李少爷,人不是你杀的,不是我们杀的,跟我们没关系。而且,我也没有拿枪指着吞钦逼他,一切都是帕敢王咎由自取!”
  
      李杜摆摆手道:“这件事过去了,大家不要再提了,我们走。”
  
      这次压石大卖他们赚了一大笔,在场区就切出了合计超过一亿六千万人民币的翡翠,剩下毛料中还有翡翠,李杜估计价值至少在五千万以上。
  
      他将属于钟大炮一方的分成折合成现金给了他们,又给大毛封了个五百万的大红包,并把剩下的毛料送给了钟大炮。
  
      “有了这些钱,华人村起码未来好些年衣食无忧。”李杜说道,“说起来作为中国人,我也为咱们同胞做出了一些贡献。”
  
      身上多了这么些钱,还有一些翡翠在手中,钟大炮眉开眼笑:“哎呀,李少爷,幸亏有你啊,否则麻痹我们都揭不开锅了。”
  
      李杜道:“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们是合作,互惠互利,不过我们的合作暂时要终止了,我得离开帕敢一段时间。”
  
      钟大炮一愣,道:“不参加公盘拍卖啦?十月份就开拍,没有十天半个月了。”
  
      李杜道:“我得去得乃山那边一趟,公盘拍卖我还会参加,到时候我会来找你的,我的资料给你留下,你到时候给我报名。”
  
      钟大炮点头道:“成,李少爷,你先离开镇子一段时间也好,帕敢王死了,镇子得乱上一段时间。”
  
      这确实是李杜离开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他该去的场区都去了,黑洞空间已经满了,他继续留在这里也没用。
  
      所以,他就决定去得乃山和雾窟镇那边看看,这次来洪沙瓦底的目的可不是赌石,而是寻找翡翠矿脉。
  
      看到他要走,大毛赶紧也跟上了:“大佬、大佬,别把我自己丢在这里,我跟你一起走。”
  
      见此钟大炮着急了:“靠,小毛子你走什么走?你往哪里走?你走了我们还怎么赌石?”
  
      听了这话,大毛更坚定了滚蛋决心:“其实我都是瞎猜的,炮爷,你放过我吧,这里太踏马可怕了!”
  
      半边身子包的跟粽子一样的六子怒道:“玛德胆小鬼,你怕个屁?老子护着你呢!再说,你走了怎么调查你爸爸的案子?你爹在九泉之下指望你给他雪耻呢!”
  
      大毛道:“我我我,我当然记得这件事,但这个,这个不急在一时呀,我得慢慢来。”
  
      六子还想骂他,钟大炮举起手摇摇头,说道:“这样,这件事我帮你先查着,你跟李少爷先去得乃山吧,你也得避避风头。”
  
      李杜点头道:“那我把他暂时带走,你们上心点。”
  
      大毛确实也得避避风头,最近他们切出的翡翠有点多,盯着他们的人更多。
  
      和帕敢王产生联系的源头就是大毛,大毛在赌石行业展现出来的能力太引人注目,很多人都想控制他。
  
      大毛将父亲、叔叔的照片等资料给了钟大炮。
  
      钟大炮这人很讲义气,立马开始分析这件事:“小毛子,你爹他们赌石眼光怎么样?跟你比差多少?”
  
      大毛搓搓鼻子道:“应该比不上我吧,其实我以前,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厉害,我跟我爸他们有时候也会分析一些毛料,收获没这么大。”
  
      钟大炮皱眉道:“我先打听一下吧,可能是你爹他们跟一些赌石势力有瓜葛,去年有个赌石高手被人剁了,原因是有人雇佣他去赌石,结果赌垮了,对方认为他是故意联手场区做局搞自己,就找杀手剁了他。”
  
      大毛打了个寒颤:“我靠,怎么这么黑暗?”
  
      六子不屑的嗤笑:“这算个屁的黑暗?”
  
      这样,大毛跑的更快了。
  
      车队开动,一路向东北行驶,这次他们的目的是得乃山下的雾窟镇。
  
      帕敢名为镇子,实际上占地面积超大,这一大片土地都已经被挖掘开了,范围之内环境很是恶劣。
  
      但离开帕敢之后,山也多了、树林也多了,环境重新变得好了起来。
  
      雾窟镇隔着帕敢镇大概有一百二十公里,对于当地交通来说,这几乎是两个世界,之间没有公路连通,只有土路和山路,一小时跑不了十公里。
  
      以越野车的行驶能力,他们还是跑了一天才到。
  
      大清早出门,靠近得乃山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
  
      雾窟镇就像七八十年代的中国乡村,很早就已经黑了下来,此时不过晚上八点钟,镇子中已经没有什么灯光了。
  
      李杜抓瞎,还好马克洛夫兄弟来过这里两次,对镇子还有记忆,带他们找了一家旅馆住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