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51.乡村特产 5/5
李杜以为盆子里有什么好东西,老板那么神秘,搞的像是非法交易似的。
  
  他猜测里面可能有某种保护性鱼类、违法小动物等,结果老板掀开黑布给他一看,里面是一些大蝌蚪!
  
  是的,这就是大蝌蚪,虽然它们个头很大、也长了一幅非主流样子,可李杜还是能认出它的身份。
  
  这蝌蚪有成人的巴掌长短,全身半透明状,躯体泛蓝,轻轻摆动尾巴在水中游动的时候有一种自在的风情。
  
  李杜问道:“这是什么?蝌蚪啊?怎么还有卖蝌蚪的?”
  
  大马克洛夫也是第一次见到,就跟老板聊了聊。
  
  然后他对李杜说道:“这不是蝌蚪,这是鱼,叫玻璃鱼。”
  
  李杜摇头道:“不可能,这骗不过我,这就是蝌蚪。”
  
  跟随而来的狼哥看了看,笑道:“当地人或许叫它玻璃鱼,但老板说的对,这是蝌蚪,具体名字不清楚,它长到后会成为名叫红点齿蟾的蟾蜍。”
  
  老板比比划划的说着什么,努力推销这盆子大蝌蚪,他从一个小玻璃管里倒出几个普通的小蝌蚪,然后安静的大蝌蚪们立马活跃起来,上去就将小蝌蚪给吃掉了。
  
  大马克洛夫说道:“老板说这种玻璃鱼攻击性很强,很难捕获,碰到就不要错过,他有很厉害的功效。”
  
  “什么功效?”
  
  大马克洛夫嘿嘿一笑,指着他胯下挤挤眼道:“可以让男人的那玩意儿变得充满攻击性。”
  
  李杜翻白眼:“靠,滋阴撞阳?又来这一套?谁信他啊?问问多少钱,怎么吃。”
  
  大马克洛夫跟老板沟通一番,回头道:“一个两千洪元。”
  
  李杜吃惊:“狗屎,跟一斤熟牛肉一样的价钱?”
  
  大马克洛夫耸耸肩道:“是的。”
  
  狼哥道:“这种蝌蚪确实挺罕见的,它们只能在黑暗的地下洞穴溪流中生存,很怕光,要长到这么大需要一两年时间,捕捉它们很不容易。”
  
  李杜打了个响指道:“好吧,买了。”
  
  “全部?”
  
  “全部!”
  
  大马克洛夫嘿嘿笑道:“老板你很猛啊,分我一个行不行?最近我觉得年龄渐长,攻击性有点差了。”
  
  李杜翻白眼道:“谁跟你说我要吃了它?我要放生,它们这么罕见、生长这么慢,应该保护它们才对。”
  
  大马克洛夫一脸纳闷:“放生干嘛?咱们吃掉多好。”
  
  “积攒功德。”李杜再度翻白眼,“你就知道吃,怎么跟哥斯拉似的?”
  
  旁边正抱着一只烧鸡啃的哥斯拉听到自己的名字,就回头笑了笑,一脸油腻,一脸满足。
  
  将集市逛了一圈,李杜说道:“当地的购买力很不错啊,按理说这镇子不大,怎么购买力这么强?”
  
  大马克洛夫解释道:“镇子上人口不是很多,可周围有很多的小村寨,他们每天都会来赶早市。而且当地的餐饮业发达,家家户户不喜欢做饭,都是去外面的饭店解决三餐。”
  
  这点李杜在帕敢也有发现:“难怪当地人没钱,天天下馆子谁能受得了?真是太懒了。”
  
  帕敢的茶馆、茶楼也是天天人满为患,很多矿工都是拖家带口在外面吃饭,赚的钱几乎都花在嘴巴上。
  
  大马克洛夫摇头:“这是当地人的生活态度,他们不在乎穿着,不在乎房屋,就喜欢享受食物。如果他们手里有一百块钱,那至少会花九十块去享受美食。”
  
  他们正聊着天,几个孩子跑来了,一个孩子手里有根香蕉,剥开后对着阿白摇晃,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是在炫耀还是在逗弄它。
  
  阿白不屑的撇撇嘴,它从衣服兜里掏出一些蓝莓干和香蕉干,对孩子们晃悠几下后塞进嘴里嘎嘣嘎嘣吃了起来,一脸享受。
  
  大马克洛夫哈哈大笑,用洪语逗弄起几个孩子来。
  
  孩子们围着李杜喊叫,李杜问道:“他们在叫什么?”
  
  大马克洛夫笑道:“杂耍,他们让你表演杂耍,估计以为你是马戏团的吧。”
  
  李杜说道:“别笑了,告诉他们,我这可不是马戏团表演的动物,这是私人宠物,不准靠近。”
  
  被大马克洛夫告诫一番后,孩子们看他相貌凶恶,就收敛起来。
  
  这时候阿白来精神了,它忽然从李杜肩膀上跳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爬上一个孩子胸口将他兜里的香蕉、芒果、荔枝掏了出来,迅速装进自己兜里。
  
  抢了东西,它赶紧跳上阿嗷的背,又一个跳跃抓住李杜的背包带,顺着后背上了他的肩膀。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它的动作就跟摁了加速键似的,把孩子们看的连连尖叫。
  
  重新回到李杜的肩膀上,阿白拨开一个荔枝吃了起来,它不忘塞给李杜一个,嘴里吱吱叫着一脸快活。
  
  “真孝顺。”大马克洛夫笑了起来。
  
  李杜也笑了,这才是他认识的阿白,一个大吃货,刚才对孩子展示的香蕉竟然没兴趣,那表现可不是阿白该有的。
  
  狼哥道:“上帝,阿白也会玩战术了,他刚才只是麻痹这些孩子的警惕心而已。”
  
  荔枝鲜美甘甜,阿白吃上瘾了,它突然之间又跳下去冲向另一个孩子,那孩子吓一跳,嘴巴咧开就嚎啕大哭。
  
  阿白才不管,它继续爬上去将他两个兜掏空,不过只掏出几个小柠檬。
  
  它不知道柠檬的威力,爬回来后剥皮想吃,结果柠檬皮不好剥,它索性整个塞进嘴里咀嚼起来。
  
  然后,它也咧开嘴嚎啕大哭,小柠檬太酸了,这孩子不知道从哪里弄了几个野柠檬,更酸!
  
  李杜恨铁不成钢:“活该,让你嘴馋。”
  
  他拨开手中荔枝塞给阿白,阿白一边嚎叫一边塞进嘴里,结果它没有高兴起来,咀嚼了几下吐出荔枝,继续扯着嗓子嚎叫。
  
  柔软的荔枝上有几个牙印,但没有咬碎,估计这熊孩子的牙齿已经酸倒了……
  
  受到惊吓的孩子还在哭,李杜便拿出买的一些零食给他逗他玩。
  
  见此,嚎叫的阿白不愿意了,这些零食都是它的好不好?它赶紧一边嚎叫一边往下窜来抢零食。
  
  孩子更惊吓,哭声更大了。1551.乡村特产
  
  李杜以为盆子里有什么好东西,老板那么神秘,搞的像是非法交易似的。
  
  他猜测里面可能有某种保护性鱼类、违法小动物等,结果老板掀开黑布给他一看,里面是一些大蝌蚪!
  
  是的,这就是大蝌蚪,虽然它们个头很大、也长了一幅非主流样子,可李杜还是能认出它的身份。
  
  这蝌蚪有成人的巴掌长短,全身半透明状,躯体泛蓝,轻轻摆动尾巴在水中游动的时候有一种自在的风情。
  
  李杜问道:“这是什么?蝌蚪啊?怎么还有卖蝌蚪的?”
  
  大马克洛夫也是第一次见到,就跟老板聊了聊。
  
  然后他对李杜说道:“这不是蝌蚪,这是鱼,叫玻璃鱼。”
  
  李杜摇头道:“不可能,这骗不过我,这就是蝌蚪。”
  
  跟随而来的狼哥看了看,笑道:“当地人或许叫它玻璃鱼,但老板说的对,这是蝌蚪,具体名字不清楚,它长到后会成为名叫红点齿蟾的蟾蜍。”
  
  老板比比划划的说着什么,努力推销这盆子大蝌蚪,他从一个小玻璃管里倒出几个普通的小蝌蚪,然后安静的大蝌蚪们立马活跃起来,上去就将小蝌蚪给吃掉了。
  
  大马克洛夫说道:“老板说这种玻璃鱼攻击性很强,很难捕获,碰到就不要错过,他有很厉害的功效。”
  
  “什么功效?”
  
  大马克洛夫嘿嘿一笑,指着他胯下挤挤眼道:“可以让男人的那玩意儿变得充满攻击性。”
  
  李杜翻白眼:“靠,滋阴撞阳?又来这一套?谁信他啊?问问多少钱,怎么吃。”
  
  大马克洛夫跟老板沟通一番,回头道:“一个两千洪元。”
  
  李杜吃惊:“狗屎,跟一斤熟牛肉一样的价钱?”
  
  大马克洛夫耸耸肩道:“是的。”
  
  狼哥道:“这种蝌蚪确实挺罕见的,它们只能在黑暗的地下洞穴溪流中生存,很怕光,要长到这么大需要一两年时间,捕捉它们很不容易。”
  
  李杜打了个响指道:“好吧,买了。”
  
  “全部?”
  
  “全部!”
  
  大马克洛夫嘿嘿笑道:“老板你很猛啊,分我一个行不行?最近我觉得年龄渐长,攻击性有点差了。”
  
  李杜翻白眼道:“谁跟你说我要吃了它?我要放生,它们这么罕见、生长这么慢,应该保护它们才对。”
  
  大马克洛夫一脸纳闷:“放生干嘛?咱们吃掉多好。”
  
  “积攒功德。”李杜再度翻白眼,“你就知道吃,怎么跟哥斯拉似的?”
  
  旁边正抱着一只烧鸡啃的哥斯拉听到自己的名字,就回头笑了笑,一脸油腻,一脸满足。
  
  将集市逛了一圈,李杜说道:“当地的购买力很不错啊,按理说这镇子不大,怎么购买力这么强?”
  
  大马克洛夫解释道:“镇子上人口不是很多,可周围有很多的小村寨,他们每天都会来赶早市。而且当地的餐饮业发达,家家户户不喜欢做饭,都是去外面的饭店解决三餐。”
  
  这点李杜在帕敢也有发现:“难怪当地人没钱,天天下馆子谁能受得了?真是太懒了。”
  
  帕敢的茶馆、茶楼也是天天人满为患,很多矿工都是拖家带口在外面吃饭,赚的钱几乎都花在嘴巴上。
  
  大马克洛夫摇头:“这是当地人的生活态度,他们不在乎穿着,不在乎房屋,就喜欢享受食物。如果他们手里有一百块钱,那至少会花九十块去享受美食。”
  
  他们正聊着天,几个孩子跑来了,一个孩子手里有根香蕉,剥开后对着阿白摇晃,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是在炫耀还是在逗弄它。
  
  阿白不屑的撇撇嘴,它从衣服兜里掏出一些蓝莓干和香蕉干,对孩子们晃悠几下后塞进嘴里嘎嘣嘎嘣吃了起来,一脸享受。
  
  大马克洛夫哈哈大笑,用洪语逗弄起几个孩子来。
  
  孩子们围着李杜喊叫,李杜问道:“他们在叫什么?”
  
  大马克洛夫笑道:“杂耍,他们让你表演杂耍,估计以为你是马戏团的吧。”
  
  李杜说道:“别笑了,告诉他们,我这可不是马戏团表演的动物,这是私人宠物,不准靠近。”
  
  被大马克洛夫告诫一番后,孩子们看他相貌凶恶,就收敛起来。
  
  这时候阿白来精神了,它忽然从李杜肩膀上跳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爬上一个孩子胸口将他兜里的香蕉、芒果、荔枝掏了出来,迅速装进自己兜里。
  
  抢了东西,它赶紧跳上阿嗷的背,又一个跳跃抓住李杜的背包带,顺着后背上了他的肩膀。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它的动作就跟摁了加速键似的,把孩子们看的连连尖叫。
  
  重新回到李杜的肩膀上,阿白拨开一个荔枝吃了起来,它不忘塞给李杜一个,嘴里吱吱叫着一脸快活。
  
  “真孝顺。”大马克洛夫笑了起来。
  
  李杜也笑了,这才是他认识的阿白,一个大吃货,刚才对孩子展示的香蕉竟然没兴趣,那表现可不是阿白该有的。
  
  狼哥道:“上帝,阿白也会玩战术了,他刚才只是麻痹这些孩子的警惕心而已。”
  
  荔枝鲜美甘甜,阿白吃上瘾了,它突然之间又跳下去冲向另一个孩子,那孩子吓一跳,嘴巴咧开就嚎啕大哭。
  
  阿白才不管,它继续爬上去将他两个兜掏空,不过只掏出几个小柠檬。
  
  它不知道柠檬的威力,爬回来后剥皮想吃,结果柠檬皮不好剥,它索性整个塞进嘴里咀嚼起来。
  
  然后,它也咧开嘴嚎啕大哭,小柠檬太酸了,这孩子不知道从哪里弄了几个野柠檬,更酸!
  
  李杜恨铁不成钢:“活该,让你嘴馋。”
  
  他拨开手中荔枝塞给阿白,阿白一边嚎叫一边塞进嘴里,结果它没有高兴起来,咀嚼了几下吐出荔枝,继续扯着嗓子嚎叫。
  
  柔软的荔枝上有几个牙印,但没有咬碎,估计这熊孩子的牙齿已经酸倒了……
  
  受到惊吓的孩子还在哭,李杜便拿出买的一些零食给他逗他玩。
  
  见此,嚎叫的阿白不愿意了,这些零食都是它的好不好?它赶紧一边嚎叫一边往下窜来抢零食。
  
  孩子更惊吓,哭声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