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52.不能说 1/5
    1551章被屏蔽了,所以大家等一下,弹壳联系了编辑,解禁后就能看了。X23US.COM更新最快****
  
      一看孩子大哭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李杜无奈了。
  
      他放下阿喵又对阿嗷点点头道:“来吧,表演一下。”
  
      拿了一块肉脯,他随手抛起,阿嗷一个虎跃跳起来张开嘴接住肉脯,干脆利索。
  
      孩子还在哭,李杜只好又扔了一块,阿嗷还要跳起接肉脯,这次阿喵抢先一步,它那惊人的弹跳展现开来,跳起抢走果脯。
  
      李杜继续扔,他扔的高了起来,阿嗷跳起够不着,在它跳起的时候,阿喵眼疾爪快,一个起跳先跳到了阿嗷身上,借力打力又来了个二次起跳,将刚刚开始下落的果脯一下子叼在了嘴里。
  
      看着它这干脆利索又潇洒的动作,孩子们瞪大了眼睛,这下子没人哭了。
  
      大马克洛夫和狼哥也看的瞪大了眼睛,李杜摆摆手道:“看什么看?常规操作,赶紧走,再哭我可没辙了!”
  
      他们回到旅馆,老板貌觉新来了,给他们带来了热气腾腾的早饭。
  
      “我妻子自己做的糍粑糕,这豆腐脑是我弟弟自家磨的,我加了辣子和酱油,你们尝尝怎么样?”貌觉新热情的说道。
  
      李杜双手合十向他道谢,老板给了他宾至如归的热情,马克洛夫兄弟这次立功了。
  
      兄弟两个不光找了这个好地方,吃饭时候还和老板交流,逐步引出了他们的目的:“……镇长,你们隔着帕敢不远,这里没有玉矿吗?”
  
      貌觉新吃掉糍粑糕后皱起眉头,他沉吟了一下,道:“说起来我们确实不算远,但玉矿的行程有局限性,我们这里没有发现过翡翠矿。”
  
      他又考虑了一番,道:“也不能这么说,我是镇长,看以前的古籍,好像当地确实出产过翡翠,但这在当地是个禁忌话题,大家都刻意的规避了它。”
  
      听了这话,李杜奇怪的问道:“怎么回事?”
  
      貌觉新又拿了一块糍粑糕,他沉默了下来,蹲在一旁没有言语。
  
      李杜没有催促他,知道他在考虑什么。
  
      吃掉这块糍粑糕,貌觉新拍了拍手道:“李老板,按理说你是贵客,马克洛夫兄弟更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我对你们不该有什么隐瞒,可有些事是镇子的规矩,我不大好破坏这规矩。”
  
      小马克洛夫不满的皱起眉头,他想要劝说貌觉新,李杜摇头阻拦,客气的说道:“我理解您,镇长,如果我侵犯了你们的**权,还请你多多原谅。”
  
      貌觉新摆摆手道:“啊,李老板,不至于这样,只是有些话实在不方便说,很抱歉呀。”
  
      他后面再没有说话,等大家吃完早饭,就带着妻子和女儿收拾东西去厨房洗刷。
  
      小马克洛夫嘟囔道:“装神弄鬼。”
  
      狼哥摇头,道:“他是不想将自己的镇子和翡翠联系在一起。”
  
      李杜也明白这点,看看貌似繁华实则混乱贫困的帕敢就知道了,这些宝石对一个镇子来说不是致富的关键,反而可能毁掉镇子的一切。
  
      资源诅咒论可不是迷信,这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至今无法打破的悖论。
  
      吃过早饭,他走上街头,此时早市已经散去,家家户户出来给门口打扫卫生,小镇不大,也不繁华,但山清水秀,人们在这里生活算是安居乐业。
  
      如果现在发现了翡翠矿,镇子的山清水秀会立马被摧毁,当地淳朴的民风也会被打破。
  
      但来洪沙瓦底和雾窟镇,他的目的就是寻找翡翠矿脉,现在他就在矿脉跟前,听镇长的意思,他们这里历史上没有开采过玉石,所以矿脉很可能藏在地下。
  
      没人的时候,他拿出那块地形玉雕,打量其中矿脉的走向。
  
      玉雕诞生的年代还没有现代化的矿场探测技术,所以翡翠矿脉具体在什么位置、具体有多长、有多少储藏量,玉雕上没有标注。
  
      能确定的是,玉雕就在得乃山的某处山脚下,沿着山脚可以寻找。
  
      本来他觉得这种事在历史上不可能一点消息没有传下来,来到当地后找老人了解一下,总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然后顺藤摸瓜,或许可以发现矿场所在。
  
      如今这个计划破灭了,貌觉新应该知道关于本地玉矿的一些事,但他显然不会告诉他们。
  
      李杜决定自己去探探路,就带上众人出发。
  
      雾窟镇位于山脚,但隔着得乃山还有一段距离,毕竟洪沙瓦底因为气候和环境问题,山上可能发生泥石流,镇子要安全,就得保持距离。
  
      不过镇子到得乃山有路可寻,开车不用十多分钟就能赶到。
  
      得乃山是一座普通的小山,东西走向,长度大概二十来公里,最高峰也只是海拔一百来米。
  
      到了山脚下,李杜找了片空地停车,然后示意众人分散开,沿着山脚搜寻,看看能不能碰到点关于矿石的痕迹,从藏宝玉雕留下的信息来看,矿场就在这周边不远才是。
  
      可惜玉雕太小,上面显示的一个点在现实中就是好大一块山地,没法做到精确指示矿场所在地。
  
      小马克洛夫等人的车子后面到来,他们先前留在镇上有别的任务,那就是继续打探当地关于玉石翡翠的消息。
  
      下车后,马克洛夫兄弟摇头:“老板,不行,我们问了几个人,只要提到这个话题,他们就会立马变脸走人。”
  
      小马克洛夫无奈的说道:“法克,唯一有人跟我们聊关于翡翠矿脉的事,就是告诫我们赶紧闭嘴,说这里没有翡翠矿脉,只有魔鬼的坟墓。法克,迷信!”
  
      李杜点点头道:“看来,这个话题在当地是禁忌,那就别打听了,我们先自己在山边逛逛,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众人分开,两人一队,沿着山脚搜索起来。
  
      李杜和狼哥一队,带着几个小家伙沿着山路往山上行走。
  
      熊孩子们之前一直憋在帕敢的旅馆里,可是憋坏了,如今回归山林,顿时欢腾起来,撒了欢的折腾。
  
      阿白飞快爬上一棵树,抓着树枝在几棵树之间荡漾。
  
      阿喵不怀好意的跟在后面,忽然跳起来使劲撞了阿白刚抓住的一根树枝。
  
      树枝不堪重负‘嘎吱’一下子断掉了,阿白吓得吱吱叫,好在它天性擅长攀爬,一个回身抓住了旁边的树枝,才没有摔下去。
  
      但阿白受到了惊吓,就愤怒起来,阿喵为自己的恶作剧自得不已,趴在树枝上喵呜喵呜的叫。
  
      阿白看看左右,找到一个松果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