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54.秘闻 3/5
李杜指了指摩托车油箱,阿白手脚并用爬了上去,伸手拔下匕首,呜呜喳喳的指着黄发青年叫了起来。
  
  青年吓得一哆嗦,竟然被一只猴子给威胁了,他们倍感屈辱,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们也是无可奈何。
  
  李杜道:“不说,我现在就杀了你们,而且是猴子杀的人,法律追究不到我的责任!”
  
  要不是见过这白猴子拔下匕首吓唬人的真事,两个青年还会嘲笑李杜胡扯,现在他们作为亲身经历者,可不敢怀疑这话的真实性。
  
  黄发青年一狠心,道:“我们在山上有赌场,是来赌场干活的。”
  
  后座青年补充了两句话,李杜没听懂什么意思。
  
  小马克洛夫笑道:“斗鸡和斗狗,他们玩的是斗鸡和斗狗,担心我们是来砸场子的,所以不敢说。”
  
  李杜恍然大悟,难怪这两个混球看到阿嗷后就想买走它,一眼能看出阿嗷的强悍也得是行家了。
  
  他对这些赌局没有兴趣,而是另有目的:“知道关于得乃山的翡翠矿脉传闻吗?你们是当地人,肯定知道这些传闻的吧?”
  
  听了他的问题,两个青年露出茫然表情:
  
  “得乃山有翡翠矿脉?没有吧?”“好像听过一段传说,不过只是传说,哎对了,前些年不是有人来这里想寻找翡翠来吗?结果全死了。”
  
  李杜本想从两个人口中逼问出在镇子上得不到的答案,但看两人这熊样,他的目的要落空了,所以就脸色一沉。
  
  两个青年看到他表情变化后吓一跳,赶紧说道:“别生气别生气,我们不太清楚,但我们有一个朋友肯定很清楚,我们让他来说。”
  
  “对对对,他是雾窟镇消息最灵通的人了,他很厉害的,什么都知道,上个月琴德薇那婊子被公公日了怀孕他都知道,就他知道……”
  
  李杜不耐的摆手道:“少说废话,赶紧给我叫人过来。”
  
  黄发青年掏出一个小灵通,这种电话在洪沙瓦底乡村地区很流行,因为它很便宜,信号也好。
  
  他打了个电话,大概二十多分钟后,一台摩托车从山下开来,对方上了山拐过弯来看到一群彪形大汉虎视眈眈,吓得脸色一变,调转车头就要跑。
  
  见此黄发青年急了,喊道:“老拓老拓,你给老子回来呀,哎呀你个狗卵子,你跑了我们就去搞你女儿!”
  
  听到他的喊声,摩托车上的中年人不情愿开过来,畏畏缩缩的说道:“喂,达奈温,你敢对我女儿做什么,我就搞你老母啊!”
  
  黄发青年不耐道:“别拿我阿母威胁我,老拓,我找你有正事,帮个忙,有老板要问你点事。”
  
  老拓嘟囔道:“有什么事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的。”
  
  李杜问道:“别担心,先生,我们想知道的事情很简单,关于得乃山和翡翠矿脉,您知道什么?”
  
  听了他的话,老拓脸色一变道:“喂,你们怎么问这个?”
  
  李杜还没有说什么,黄发青年着急了:“你管那么多干嘛?老板想知道什么你就说什么呀,否则我搞你女儿啊。”
  
  老拓怒道:“我搞你母啊,你别乱说!”
  
  他又看向李杜,沉吟道:“老板,有些事情不能说的,特别是现在就在得乃山上,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了解的好。”
  
  李杜笑道:“聊聊嘛,难道我们聊的话会得罪山神?”
  
  老拓严肃的点头:“对,我们要聊的就会得罪山神,你想知道的翡翠矿脉,就是得乃山山神的命根子!”
  
  李杜道:“我们只是聊聊,又不是想来开采什么。”
  
  老拓狐疑的看着他道:“是吗?镇子上开来了挖掘机、工程队啊,不是你们的吗?”
  
  李杜一愣,这人确实是个百晓生,这消息都知道,他通过钟大炮雇佣了一批矿工,这才刚刚进入镇子呢,而且是很低调的入住,结果对方就知道了。
  
  他说道:“那些人确实是我雇佣的,但我不是肯定来开采得乃山,再说,当地哪有翡翠矿脉?如果真有的话,别说它是山神的命根子,就算它山神本身或者是你们国家领导人的命根子,也早被开采了!”
  
  老拓反驳道:“话是这么说,但我们这里流传了几百年的传说不会是假的,得乃山确实有矿脉,但这是山神命根子,挖了它就是毁了山神,谁敢碰它,山神就会弄死谁!”
  
  “山神这么厉害?”小马克洛夫不屑的说道。
  
  老拓被他的态度激怒了:“山神就是这么厉害!你是乌克兰人呀?我敬重你啊,你们救过很多人,可是别侮辱我们的山神。”
  
  小马克洛夫道:“我不是侮辱它,如果它是山神,它庇佑你们,那当时你们镇民就在这座山上被扣押了,它为什么不释放你们?而是靠我们突击救人的?”
  
  老拓沉默下来,良久才弱弱的说道:“就是山神安排你们来救他们的。”
  
  “法克!”小马克洛夫骂了一句。
  
  老拓坚持道:“反正山神很厉害,以前有人对我们这里的矿脉传说感兴趣,想来开采它赚大钱,结果全都死了!”
  
  “往远里说,几百年前的时候,得乃山周围有好几个镇子的,除了雾窟镇还有巴朗镇、泥尔坎镇,那两个镇子为什么没有了?因为他们得知山里有翡翠,起了坏心思,山神惩罚他们,吞掉了两个镇子。”
  
  听到这话,小马克洛夫身躯一震,想到了玉雕上确实显示出来三个乡镇,于是就想问一些事情。
  
  李杜也想到了这点,他使了个眼色示意小马克洛夫不要多嘴,安静的听老拓说。
  
  老拓继续道:“往近里说,往近里说呀,就在八年前,我记得很清楚,十一年前有个中国老板想要在这里寻找玉石,结果被军队给打死了,全部都打死了!”
  
  “再往近里说,就在八年半之前,帕敢来了个姓索的人,是老帕敢王的十六子,他也想开采新矿区,结果呢?他和他的人莫名其妙就死掉了!”
  
  “真的,就是不知道怎么死了,收拾尸体的时候我去了,特别惨,全身肿胀发青发黑,真是太惨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