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62.毁掉它
    其中,最后死掉的这批人里有个大汉,他的相貌让李杜有种熟悉的感觉,李杜曾经在不久前见过一个和他颇像的男人,那男人就是帕敢王!
  
      立马,他想到了老拓的话:来这里找翡翠的人都死了,老帕敢王的第十六子也死在了这里,死的很惨,全身肿胀发青发黑……
  
      不用说了,这些人的死和这套炉具脱不了干系!
  
      可问题出来了,首先他们是怎么死的?有人在炉具做的汤里下毒了?这样有点说不通,之前那些人来寻找玉石矿,不可能毫无防备。X23US.COM更新最快
  
      要知道所有从事宝石行业的人都是从勾心斗角和阴谋阳谋中一路走出来的,他们都有着很高的警惕性,想要给他们的食物下毒太难了。
  
      拿李杜这边来说吧,虽然他很信任貌觉新,可还是戒备对方送上来的食物,保镖们之所以放心吃饭,是因为貌觉新的妻女也在一起吃。
  
      如果饭菜有问题,她们可跑不掉!
  
      如果不是被汤毒死的,那他们怎么死的呢?
  
      李杜有点想不通,时光场景类似幻灯片,它们是一张一张出现的,所以具体怎么回事不好说。
  
      他能想通的是为了生命着想,最好得毁掉这套炉具,起码不能跟它们待在一起,也有可能是这玩意儿有放射性。
  
      但这样还是说不通,貌觉新一家一直跟炉具在一起却没问题,说明它对人的伤害性有特殊条件触发。
  
      为了寻求真相,李杜又逆转时光观看显示出来的这些场景。
  
      在后面的场景里,除了跟帕敢王很像的老帕敢王十六子,此外他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那便是貌觉新,年轻时候的貌觉新。
  
      现在来看,貌觉新的年龄在四十五六岁的样子,时光场景中的他从二十来岁到三十五六岁不等。
  
      显而易见,貌觉新和这些人的死亡脱不开干系,可他在其中具体扮演了什么角色,李杜依然想不通。
  
      实在想不通就不想了,李杜决定先搞定这套炉灶。
  
      他给狼哥发了个信息,狼哥看后点点头表示明白。
  
      在狼哥安排下,有两个保镖趁着没人察觉离开了矿坑周围。
  
      大概五六分钟后,狼哥忽然看向树林边缘叫道:“谁?小心!”
  
      他的声音刚落下,几声脆响忽然出现:“塔塔塔!”
  
      李杜露出震惊表情叫道:“有枪手!”
  
      一边叫着,他一边将貌觉新摁倒在地,然后狼哥带着几个人猫腰跑了过来喊道:“老板你怎么样?”
  
      李杜将貌觉新塞给狼哥,道:“我没事,带镇长去躲避,快快快,大家一起去躲避这是怎么回事?”
  
      几个魁梧的保镖将两人分隔开,趁着貌觉新注意不到自己,李杜飞快拨开青铜炉子的火塘门,将一把子弹扔了进去。
  
      同时,他放出时空飞虫,这次他没管小虫,小虫出现后立马飞向炉子和锅子,疯狂的从中吸收着时光能量。
  
      树林边缘依然有人在开枪扫射,一群人缩在矿坑的石头后面不敢冒头。
  
      貌觉新叫道:“我的炉子和锅子,喂,放开我,我得带走炉子和锅子!”
  
      李杜一把撕扯住他喊道:“你疯了?一个炉灶而已,对方有枪,你想死吗?”
  
      貌觉新挣扎道:“不是,你不懂,那炉子和锅子对我和我的家族很重要很重要……”
  
      李杜强制性将他带走,道:“它再重要能有人命重要吗?快走,狼哥,带着镇长快走,玛德这是怎么回事?”
  
      枪声依然在断断续续的响着,众人汇合后躲在了石头后面。
  
      李杜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狼哥叫道:“我不清楚,怎么会有人对我们开枪?”
  
      小马克洛夫问道:“会不会是那个该死的赌场档口的人回来抢地盘?”
  
      李杜看向貌觉新问道:“镇长,镇子里都谁手里有枪?”
  
      貌觉新惊慌道:“有枪的人家很多,可都是猎枪,这是这是,这是一种步枪吧?”
  
      “对,步枪,难道是游击队或者哪个势力的军队打来了?”小马克洛夫说道。
  
      狼哥立马摇头:“不可能,对方人不多,枪也不多,法克,可惜我们没枪,否则咱们这么多人,互相掩护来一波反冲锋就能搞定他们!”
  
      枪声一直断断续续的响着,他们被压制在石头后面。
  
      忽然,不远处的炉子和锅子所在位置发出噼里啪啦的巨响,几声响动之后,锅子直接跳了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炸飞一样。
  
      见此貌觉新惊呆了,他愣了愣,随即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啊,我的趸盆!放开我快放开我!”
  
      时空飞虫回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它心满意足的趴在李杜的肩膀上,此时它由两对翅膀变成了四对翅膀,身体似乎变得修长了一些,通体黝黑发亮,有种神骏的美感!
  
      李杜顾不上查看它的变化,先赶紧将它收了起来,然后拖住挣扎的貌觉新喊道:“镇长,你不要命了吗?”
  
      貌觉新绝望的叫道:“趸盆!我的趸盆!放开我,放开我让我去看看我的趸盆!”
  
      李杜茫然道:“什么炖盆?你是说那个锅子吗?”
  
      狼哥摁住貌觉新道:“不能出去,法克!你们忍一下,我带人绕路去树林!”
  
      他和马克洛夫兄弟等人刚要离开,树林处的枪声忽然不见了。
  
      随后,爆竹和狂人从树林里跑了出来,道:“没事了,他们撤走了。”
  
      听了这话李杜紧急站起来问道:“他们是谁?”
  
      爆竹摇头道:“不知道,我和狂人摸到他们身后,可没有枪不敢靠近,只能用石头砸他们,他们发现我们后便离开了,不像是本地人,身材很高大……”
  
      没听他说完,貌觉新连滚带爬的往灶具位置赶去。
  
      灶具已经完蛋了,青铜炉上遍布裂纹,铜锅子则碎成了几块,貌觉新伸手去摸,然后被烫的惨叫一声:“啊!不!”
  
      跟在他后面的李杜拉住他肩膀,道:“没关系,镇长,就是一套炉具而已,我以后送你一套现代化的……”
  
      “你知道什么?”貌觉新尖叫着打断他的话,“啊?你知道什么?!你以为这是炉子和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