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64.大凶
    狼哥和爆竹架起依然双腿发软的矿工,跟随李杜向后走去。
  
      李杜道:“小心点,看看周围有没有这种蚂蚁,不要碰到它们。”
  
      小马克洛夫问道:“老板,这是什么蚂蚁?我以前没有见过。”
  
      李杜摇头道:“我不清楚,不过它们看起来就不好惹。”
  
      他不知道这种蚂蚁的身份,但知道它们不好碰,因为他之前在矿洞里遗留工具所显示的时光场景中见到过它们。
  
      当时李杜没注意,没多想这些蚂蚁怎么回事,现在它们突然出现,且矿工只是被咬了一口就中毒,那他联想到,当初可能就是这些蚂蚁将矿洞里的人吓走的。
  
      一行人集中在一起,李杜示意中年人将裤腿扎起来,本来有矿工脱掉鞋袜准备休息了,李杜让他们重新穿上胶鞋。
  
      之前被咬的矿工,就是赤着脚吃亏的。
  
      他们集中在一起后没有再发现蚂蚁,李杜想了解情况,就让狼哥等人小心,然后在四周搜索一下,看看这些蚂蚁是哪里来的、数量有多少。
  
      保镖们分成几队散开,一番搜索后,狂人吹了声口哨道:“这里,这边有很多大蚂蚁,大家小心!”
  
      李杜赶过去后用手电光一照,看到一群大蚂蚁出现在地面上,正成群结队向前赶去,而在它们前面不远处是收集在一起的铜炉铜锅。
  
      铜炉铜锅的本来面目已经认不出来了,上面爬着一层蚂蚁,后续还有大蚂蚁源源不断的赶过去。
  
      看着密密麻麻的蚁层,大毛倒吸一口凉气道:“卧槽,我有密集恐惧症,不敢看这个,你们看吧。”
  
      “这是什么蚂蚁?谁认识吗?”李杜问道。
  
      狼哥用手电扫着蚂蚁,道:“看个头像是一种行军蚁,但具体是什么种类不好说,我没见过它们。”
  
      其他人也纷纷摇头:“没见过。”“都没有听说过,这玩意儿什么来头?”“是一种没有发现的新品种蚂蚁吧?”
  
      阿白、阿喵、阿嗷们对这些蚂蚁颇为忌惮,只有阿猛还是那么悍不畏死,它看到这么多蚂蚁聚集在一起,竟然想要靠近去看看能不能吃。
  
      这可把李杜吓到了,他赶紧将阿猛抓回来塞进背包里:你可别惹祸了!
  
      保镖们在周围仔细搜查了一下,发现出现蚂蚁的地方很多,但大蚂蚁的目标就是铜锅铜炉,并没有四处乱爬。
  
      保险起见,李杜让众人收拾东西先离开山上,明天看看情况再回来。
  
      大毛问道:“这蚂蚁到底什么种类?你好像很害怕它们?”
  
      其他人也是身怀疑惑,李杜早就找好了理由:“不是我害怕,是我的宠物害怕它们,我的宠物有出色的第六感,肯定是它们发现了什么才这么害怕。”
  
      “还有,这先生只是被一只大蚂蚁咬到就导致了双腿失去感觉,由此可知它们毒性多大,你们不怕吗?”
  
      他找了几个矿泉水瓶,让狼哥等人抓一些蚂蚁仔细研究一下。
  
      结果狼哥小心翼翼的将几只蚂蚁拨弄到塑料瓶中后,这些蚂蚁狂性大发,竟然硬生生在塑料瓶上咬了个缺口!
  
      而且它们的攻击行动很有秩序,不是四处乱咬,而是一两只蚂蚁找一个地方撕咬,然后撕咬一会后它们让开,另有蚂蚁接着咬这里。
  
      大蚂蚁表现出来的纪律性和秩序让众人大为吃惊,这种合作意识已经超出了他们对昆虫的认识。
  
      “这到底是什么蚂蚁?太厉害了吧?”大毛忍不住叫道。
  
      狼哥又去找了个玻璃瓶,道:“我不信它们还能咬穿玻璃瓶!”
  
      用玻璃瓶抓了十多个大蚂蚁,他们简单的收拾了行李趁夜下山。
  
      李杜已经知道,这一切是貌觉新在搞鬼,可到底怎么回事他还不清楚:蚂蚁的品种,他为什么这么做,铜锅铜炉哪里来的、什么质地等等,都不清楚。
  
      下山之后,他再度去找了貌觉新,这一切只有后者能给他答案。
  
      此时天色还不算晚,但镇子没有夜生活,所以大多数家庭已经门户紧闭。
  
      李杜敲门,貌觉新的妻子来开了门。
  
      两人打了个照面,李杜问道:“请问镇长有没有睡下?”
  
      貌觉新的妻子摇头道:“没有,他在发呆,我不确定他会见你。”
  
      李杜道:“他会见我的,带我去找他吧。”
  
      跟随貌觉新的妻子他进入楼房,在后院一处屋子前,他妻子去敲了敲门,然后里面传出貌觉新愤怒的吼叫声:“我说过别来打扰我!”
  
      他的妻子很委屈刚要说话,李杜抢先开口道:“镇长,是我要找你。”
  
      屋子里变得沉默了起来,过了几十秒,貌觉新才重新开口:“抱歉,李老板,我身体不舒服,今晚不想见人。”
  
      李杜道:“或许你愿意见我,我们在山上碰到了一些奇怪的蚂蚁,个头很大,没人知道它们具体是哪个种类,好像此前从没有发现过。”
  
      他的声音刚落下,屋门就被打开了。
  
      再度看到貌觉新,李杜大吃一惊:傍晚时候还算意气风发、精神抖擞的镇长,仅仅隔了几个小时就好像变了一个人。
  
      此时的貌觉新头发糟乱、眼中血丝密布,皮肤都变得黯淡无光起来,看起来像是遭遇什么重创一样。
  
      李杜关心的问道:“镇长,你怎么了?”
  
      貌觉新没有回答,而是着急问道:“你们碰到的那种大蚂蚁在哪里?”
  
      李杜举起玻璃瓶道:“在这里面,你要看看吗?”
  
      貌觉新连连摇头,叫道:“快把它们扔回去,快扔回山上,别把它们带下山,它们是大凶昆虫,隔它们远点!”
  
      李杜道:“大胸?它们肚子确实很大,但没看到胸部。”
  
      貌觉新跺着脚道:“我没时间跟你开玩笑,李老板,快点把这种蚂蚁送回山上去!”
  
      李杜说道:“我没跟你开玩笑,你似乎认识它们?大胸昆虫,这是什么称呼?”
  
      “凶,凶残的凶!”貌觉新无奈的叫道,“这种蚂蚁很凶的,不要把它们带到我的身边!”
  
      李杜道:“但我已经带下来了,你知道它们怎么回事?那我们该聊聊,我有一个手下告诉我,说你很不对劲,镇长,你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