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66.问答 1/5
        他越发严肃起来,貌觉新则笑了起来,听着他的话笑的越来越开心。
  
      “你笑什么?”李杜问道。
  
      貌觉新笑道:“笑你自以为是,笑你自作聪明。”
  
      李杜也笑,不过是冷笑:“哈,你这是掩饰而已,我的猜测是对的,你知道山上有玉石矿,你的父亲你的爷爷们也都知道,这是你们家族的秘密?!”
  
      看着他说的认真,貌觉新终于不笑了,他说道:“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这都是假的。”
  
      李杜道:“等我挖出一块玉石来后,就能证明这些不是假的了。”
  
      他这么一说,貌觉新突然生气了,他怒道:“你还狡辩,你还说你不是为了玉石矿来雾窟镇的!”
  
      李杜道:“我就不是为了玉石矿来的,但我知道玉石矿的位置,我也敢肯定得乃山上肯定有玉石矿!”
  
      貌觉新惊愕道:“怎么可能,得乃山怎么会有玉石矿?你怎么能肯定?”
  
      李杜说道:“我有证据,我在偶然之下得到了一张地图,这……”
  
      “天!”貌觉新震惊的站起来,“你、你、你得到了一张地图?不是地图!你得到的是一块价值连城的玉雕!得乃山神玉髓在你手里?!”
  
      对方的反应让李杜同样震惊,另外也懊恼。
  
      他懊恼的是自己说漏嘴了,这个貌觉新貌似单纯,其实心眼很多,竟然引诱他说出了一个秘密。
  
      另外,貌觉新知道唐朝阳给他这块玉雕的存在,他也确实知道,得乃山上藏有玉矿!
  
      其实这不必吃惊,玉雕明显是个宝贝,它或许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但肯定有人知道它,关于它的传说在某些范围内还是流传着的。
  
      不过李杜不清楚这块玉雕代表什么,比如它牵扯着什么新仇旧恨、比如它曾经引发过什么冲突,所以,他不能承认。
  
      于是他说道:“得乃山神玉髓是什么?是不是一座上好翡翠雕刻成的山地模型?”
  
      貌觉新激动的点头:“对对对,玉髓在你手里?你给我看看……”
  
      李杜摇头:“不,它不在我手里,我只是见过它,然后拍了几张照片。”
  
      说着,他再度举起手中的手机。
  
      貌觉新伸手要抢:“给我看看,给我看看这个照片,玉髓在哪里?告诉我玉髓在哪里?”
  
      他的速度很快,但要抢到李杜手里的东西就近乎妄想了。
  
      李杜后退一步收起手机,道:“别着急,看来我们现在碰到了很多谜题,我有你也有,那么,咱们互相解答吧。”
  
      貌觉新思索一番,深吸了口气道:“好,我……”
  
      “我先问,”李杜道,“这些大蚂蚁到底怎么回事?”
  
      貌觉新道:“我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回事,只是我的家族一直有关它们的传说,在雾窟镇有关于得乃山神的说法,而我的家族认为这种蚂蚁就是得乃山神!”
  
      李杜问道:“为什么?它们有什么神奇能力吗?”
  
      貌觉新道:“这是下一个问题,应该轮到我问了,你从哪里看到的玉髓?”
  
      李杜说道:“我有一个朋友,他是一名冒险家,有一次我得到了一份埃及黄金矿藏图,他想看看,结果不小心给我弄丢了。后来为了补偿我的损失,他让我去他书房选一样东西,我就是在那里看到了这个玉雕。”
  
      貌觉新火急火燎的说道:“你带我见他,这玉雕是我们家族的……”
  
      “别着急,问题,答案。”李杜笑道,“来,继续说,这蚂蚁怎么回事?它为什么被称呼为山神?”
  
      貌觉新道:“这称呼就是这么传闻下来的,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可能它们很厉害,有超强毒性……”
  
      李杜说道:“对,它们有超强毒性,一只蚂蚁咬到一个人的脚就足以让他双腿麻痹,之前那些来得乃山寻找玉矿的人,就是被这些蚂蚁咬死的吧?”
  
      “这是另一个问题。”貌觉新警惕的说道。
  
      李杜摇头:“不,我这不是疑问,这是个反问,我能确定他们就是被蚂蚁害死的。我还能确定,蚂蚁是被你引出来的,也就是说,是你害死了那些人!”
  
      貌觉新愤怒的挥手道:“不,不是我害死他们的,我跟他们说过了,吃过晚饭不要留在山上,以后也别留在这里,有危险的,山神会惩罚那些妄图抢夺他珍宝的人,是他们不信!是他们自己找死!”
  
      李杜从他的话里抓到了一条线:“吃过晚饭?你提供的晚饭有问题?”
  
      貌觉新一愣,然后闭上嘴不说话了。
  
      李杜看着他道:“你不说话也没用,我知道这一切怎么回事,其实不是你提供的晚饭有问题,而是你那个铜锅和铜炉有问题,它们能吸引蚂蚁。”
  
      貌觉新吃惊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李杜道:“也是我那个冒险家朋友告诉我的。”
  
      貌觉新皱起眉头,他用牙齿啃着手指甲思考起来,似乎碰到了什么让他困惑的事。
  
      “你在想什么?”李杜问道,“我还没有问完呢。”
  
      对方不理睬他,思索了一阵子,貌觉新才抬起头道:“你的冒险家朋友,是不是姓唐?是不是一个身手很矫健的老人?”
  
      李杜摇头:“不,他是个年轻人,比我还年轻。”
  
      貌觉新嘟囔道:“那不对劲呀。”
  
      李杜道:“什么不对劲?”
  
      貌觉新说道:“没什么,既然你几乎知道一切了,那我也不瞒你,希望你说的是真的,真的不是为了玉石矿来这里。”
  
      李杜不耐道:“我骗你干嘛?我来雾窟镇,真不是为了开矿。”
  
      貌觉新道:“那就好,得乃山确实有玉石矿的存在,可具体在哪里我不知道。以前来寻找矿藏的人之所以死亡,跟我有关系,但我不是为了保护矿藏好让自己来挖,不是这样,我是为了保护镇子,因为我是镇长啊!”
  
      “你从帕敢来的,你看到帕敢是什么样子,以前发现玉矿之前,帕敢是周边几百里内最富饶、最好的镇子,几乎要发展成城市了。”
  
      “结果,翡翠玉石发现了,镇子也被毁了。你看到现在帕敢有很多人,但没有一个是地地道道的帕敢人,以前帕敢的村落,都因为翡翠矿石而被摧毁了,以前帕敢的人,也前前后后因为翡翠矿石而死掉了。”
  
      “我绝不能让雾窟镇,变成下一个帕敢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