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68.新的矿区 3/3
        第一,貌觉新以雾窟镇的名义承包得乃山,李杜为其付款并为其投资,购买树苗绿化得乃山;
  
      第二,李杜可以安排人员在山上开采石头,但要限制规模,且他和任何人不能从山上带下石头,更不能带石头离开雾窟镇范围;
  
      第三,李杜以捐款的名义,每年都对雾窟镇进行投资,逐渐完善镇子的居住、教育、医疗等环境;
  
      第四,以后李杜要协助貌觉新讨还玉雕。
  
      一番讨论,这份君子协议被订了下来。
  
      李杜思索了一下后说道:“第四条改一下,改成如果你有讨还玉雕的能力了,我再为你提供帮助。我的意思是,起码你得够有钱或者有可以交换的东西吧?”
  
      貌觉新勉为其难的点头:“好吧,这条可以修改。但我还是不放心,你真的不是为了山上的玉石矿?”
  
      李杜道:“接下来的事情我们都别管了,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将玉石矿展示出来,否则我图什么?图政府和帕敢那些大鳄来争抢得乃山的控制权?”
  
      貌觉新怀疑的看着他道:“我必须有知情权,如果你要开采玉矿,我决不答应!”
  
      李杜道:“你今天不答应我,那以后会有其他人听说得乃山的玉矿传说后会来这里开矿,到时候你怎么办?”
  
      看着貌觉新沉默下来,他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你跟我合作起码有个好处可以建设镇子,而且你可以监视着我,如果我将玉石带出镇子或者将消息传递给了外界,你有很多方法可以制裁我,对吧?”
  
      貌觉新不答反问,盯着他道:“你的目的还是山上的玉矿,对吧?”
  
      李杜也没有回答,他伸出手道:“镇长,合作愉快,让我们共同来期待雾窟镇的发展吧!”
  
      貌觉新犹豫了一番,最终不甘的将手放了上去,他说道:“如果玉矿存在的消息传出去,真的,我们就都完蛋了!”
  
      李杜笑道:“我有数,镇长,我不会带走一块石头,你可以监视我。我向你承诺,以后我和我的人进出镇子,你可以检查我们的行李,行吗?”
  
      貌觉新道:“希望你信守承诺!”
  
      这份诺言,李杜自然不会破坏。
  
      他是临时改的主意,本来他的目的就是在这里找一块别样的玉石,他对玉矿没有兴趣,因为帕敢有多个场区多个场口,他使用时空飞虫,可以尽情捡漏。
  
      但发现貌觉新为了保护镇子的所作所为后,他改了主意,玉矿已经被他发现了,他为什么不进行小批量开采,然后用黑洞空间来运输呢?
  
      这样可以完美保护矿藏的隐私,他还能大赚一笔。
  
      在他计划里,他安排亲信来挖掘玉矿,而且不是胡乱挖,他制定挖掘计划,针对矿脉动手,以后他每年来雾窟镇几趟,将挖出来的矿石带走。
  
      反正每年他得去雷莫宁的手头上拿钻石,到时候多飞一段路程再到这里带走翡翠矿石,并不麻烦。
  
      要处理翡翠矿石也简单,他是海瑞-温斯顿集团的股东,以后他还会收购其他奢侈品集团的股份,不管钻石、欧泊还是翡翠,送入这些公司就可以解决问题。
  
      制定了合作计划,李杜第二天就给了貌觉新两亿洪元的资金,让他操作承包得乃山的事,同时他开始了解洪沙瓦底的慈善事业运作程序,准备为镇子捐赠一座学校。
  
      这个合作算是双赢,各取所需。
  
      李杜觉得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在这件事上比貌觉新要更清白,貌觉新牵扯有人命官司,他只是没有说实话而已。
  
      而且他也没有欺骗貌觉新,最后定下合作协议的时候,他没有承诺说不在山上挖玉石,只是承诺不会带走得乃山一块石头。
  
      貌觉新猜不透他的心思,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在他想来,自己把关,李杜不能带走山上的石头,那他的目的自然不是玉石矿了。
  
      第二天的时候,被铜锅铜炉吸引出来的古怪蚂蚁已经消失不见了,工程队重新回到矿洞开工。
  
      几天忙活下来,矿洞进展到了矿藏边缘,到了这里李杜就要求停手了。
  
      他不能让心腹之外的人知道玉石矿的存在,后面的事跟工程队无关,他给钱结算将他们解散掉了。
  
      时空飞虫将矿藏一带探索的清清楚楚,李杜制定了一个挖掘计划,将最信得过的哥斯拉留在这里,让他带队,爆竹、吸血鬼几个人留下,跟着他一起往外挖石头。
  
      十月中旬,帕敢的公盘拍卖大会要开始了,钟大炮给他打来电话,说已经报上名了,报名费是一百欧元,身价验证标准是两百万欧元。
  
      也就是说,没有两百万欧元的身价是不能参加这个拍卖会的。
  
      这一届拍卖会是第五十四届拍卖会,从1964年3月开始,连续几十年的时间,洪沙瓦底每年都会举办一次公盘拍卖。
  
      最近几年公盘拍卖会变得频繁起来,有时候一年会举办两次,今年因为政府下令关闭了部分矿场,出产的矿石减少,所以只举办这一届拍卖会,恢复前些年的传统。
  
      公盘拍卖会由洪沙瓦底中央政府矿产部直接管辖,组委会为常设办事机构。
  
      这边达成了合作,李杜就没必要继续留下,他便比预期提前返程,先去帕敢看看情况。
  
      又是一场颠簸流离,等到他见到钟大炮和六子的时候,已经颠簸的都要吐了。
  
      大毛身体素质比他差多了,直接颠簸的双腿虚浮,一下车没站稳差点跪在了钟大炮的面前。
  
      钟大炮眼疾手快扶住他,惊讶的问道:“毛兄弟这是什么意思?”
  
      李杜笑道:“这是认炮爷做主公吗?倒头便拜?”
  
      六子扶着腰嘿嘿笑道:“噢,我还以为是要认炮哥当爹呢,要是这样你得叫我六叔,以后就别叫我六爷,要不然就是错了辈分。”
  
      大毛推开钟大炮翻白眼道:“去去,帕敢王的事处理的怎么样?我们不在这几天有没有麻烦?”
  
      钟大炮看看他又看看李杜,道:“咦,这话不是该李少爷你问吗?怎么,大毛上位了?”
  
      大毛讪笑道:“别挑拨我们的关系,我就是帮大佬问的,他肯定也很关心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