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71.所见所闻 3/3
        “快别踏马看了,小心脚下,麻痹的有蛇,你现在一身伤口,被蛇再咬上一口就凉了,知道不?”钟大炮踹了六子一脚。
  
      六子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一脸埋怨:“炮爷你这是干啥?咋还不让人看一眼?草,这娘们真惹火,我愿意为她****!”
  
      钟大炮伸手要捶他:“别踏马乱来啊,管住你裤裆,这个当口什么玩意儿也有,牛鬼蛇神混杂,别惹事。”
  
      六子避开,指着地上的笼子道:“来,老板,给杀个蛇,六爷得吃个蛇胆、喝个蛇血补一补,嘿嘿,这两天六爷得忙活了。”
  
      街头上有很多摊位,真跟集市似的,卖什么的都有,其中卖蛇的居多,排了一长溜的铁笼,里面盘着斑斓各色的蛇,以毒蛇为主。
  
      李杜惊愕道:“靠,怎么这么多卖蛇的?”
  
      钟大炮笑道:“因为偶遇市场呀,大老板们喜欢啥?就喜欢蛇啊!壮胆又壮样,简直不要太爽,来,老板,给我家少爷杀两只,金包铁、银包铁,一样一只!”
  
      老板应了一声,顺手从笼子里抓起一条毒蛇现场宰杀。
  
      场面很血腥,先用钳子夹住蛇的舌头让它不能合上嘴,再从腹部剖开取蛇胆,雪白的蛇胆沾着血取出来,顺着伤口撕开蛇皮,顿时,玉石般的蛇肉露了出来。
  
      这时候毒蛇还没有死,依然在扭动着,看起来分外残酷。
  
      老板将蛇头斩下连同蛇皮放进一个瓶子里,里面是药材和米酒,蛇身则切成几段,用清水冲洗后往前一推,生吃!
  
      李杜目瞪口呆:“我靠,这太疯狂了!”
  
      六子随手拿了一块蛇肉塞进嘴里咀嚼,又把蛇骨吐出,道:“嗯,还是金包铁好吃,肉劲道!”
  
      钟大炮端起盘子给李杜和大毛:“来,李少爷毛兄弟,过来吃一口。”
  
      两人连连摇头:“吃不起吃不起。”
  
      钟大炮说道:“这是金包铁,好蛇,吃了好兆头,你看它们的肉像不像玻璃种?吃了就能开出玻璃种!”
  
      旁边还有人带着性感靓丽的女人在看蛇,女人吓得花容惨淡、娇呼连连,引得旁边的男人得意大笑。
  
      六子色眯眯的看着女人说道:“喂,妹子,来一块?我这是金包铁银包铁,女人吃了水汪汪,男人吃了硬邦邦,哈哈!”
  
      女人给了他一个白眼,扭着屁股躲到男人身后,那男人冷冷的看了六子一眼道:“喂,管住嘴啊。”
  
      六子脾气暴躁就是个惹祸精,眼睛一瞪就爆炸了:“卧槽,老子……”
  
      “行了行了,低调点。”李杜皱眉道,“你是来泡妞的还是来打架的?反正我是来买石头的。”
  
      六子悻悻的吐出块蛇骨,对男人说道:“要不是我们李少爷发话,老子今天打烂你的嘴巴!”
  
      男人也是硬气,上前一步道:“来呀,你给老子动手试试!”
  
      钟大炮拉走六子,六子一边走一边回头喊:“别踏马再让老子碰见你,碰见你弄不死你!”
  
      李杜无奈道:“六爷,你这性格放在电影里也就能活二十秒,在帕敢你能活这么大也是奇迹。”
  
      六子道:“我脾气就是在帕敢养成的,你在这里要过得好,就得凶,越凶越好,这样才没人敢惹你,像你和大毛这脾气,早被人吃掉了!”
  
      大毛竖起中指道:“草,没有法律啊?老子怕啊?”
  
      六子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天真!”
  
      除了卖蛇的,周围还有卖手电、量尺用具和一些小卖铺。
  
      李杜又碰到了卖冰棍的小姑娘,这次小姑娘生意干大了,和一个老太太在一起,她卖冰棍老太太卖甘蔗和甘蔗汁。
  
      看到李杜一行,小姑娘欢呼一声拿了几根冰棍过来递给他。
  
      狼哥掏钱,小姑娘笑着摇摇头指了指后面的榨汁器,她又跑回去跟老太太说了几句话,老太太将用矿泉水瓶装着的甘蔗汁递给李杜一行,满脸微笑。
  
      祖孙两人没要钱,狼哥还是坚持着留下了一张百元大钞,美钞。
  
      穿过道路两旁的小摊,他们到达拍卖场大门。
  
      两排士兵进行检查,因为参加拍卖会的都是有钱人,非常珍惜生命,所以检查特别严格,除了衣服鞋袜眼镜之类,其他都不准带进场去,防止有人用武器伤人。
  
      手机、钱包也不准带进去,官方看押,退场的时候凭证件回来领取。
  
      李杜排队经过安全门检查,又有人上来搜身,他的证件被查了又查,那叫一个严格。
  
      最后还有工作人员提醒他:“看好贵宾卡。”
  
      贵宾卡就是入场券,这东西是没有身份标识的,谁戴上谁就可以进场,发放很严格,每人一张,丢失不会再补。
  
      入场的时候一人一个礼品袋,里面有一个本子一支笔和一个小手电。
  
      钟大炮拿到礼品袋后嘿嘿笑道:“兄弟,再给一支笔吧。”
  
      发放礼品袋的工作人员板着脸道:“没有,一人一支笔。”
  
      钟大炮继续笑道:“再给一支嘛,我是华人村钟大炮,兄弟挺面生的,不怎么熟悉呀。”
  
      工作人员不耐的摆手:“下一个下一个,别碍事。”
  
      后面响起笑声:“哟,华人村钟大炮,这是谁的名字?威风凛凛?好霸气呀!不过,好像人家不买账,哈哈!”
  
      李杜回过头,看到几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在哄笑。
  
      钟大炮看了他们一眼,哼道:“哈,怎么还有人带狗进来了?狗也能进拍卖场了?”
  
      六子道:“能进呀,军犬和警犬可以,流浪狗不行,喂,你们什么时候从流浪狗变成警犬了?”
  
      听他的嘲讽,带头的男子不生气,继续笑道:“哟,六爷也在这里?刚才没看到,抱歉抱歉,听说前几天六爷偷袭帕敢王结果反而被干了一枪?不过六爷还是厉害,帕敢王终究被你搞死了。”
  
      钟大炮阴沉下脸来:“喂,谢老猴,别血口喷人啊。”
  
      工作人员皱眉道:“喂,你们堵在这里干嘛?快走快走。”
  
      谢老猴挥着手道:“对呀,你们堵在这里干嘛?快滚快滚!”
  
      六子被气到了,谢老猴后面的一个男人笑道:“六爷好像生气了?你别着急生气,你们一个哑炮一个瘪六,竟然敢来拍卖会?哈哈,等你们拿到石头再生气,到时候有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