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74.谢老猴 3
        这么重大的拍卖会自然有监控,但以李杜和钟大炮的身份调动不了监控,洪沙瓦底警方也不会为了一个不确定的人员失踪调动监控。
  
      离开会场,李杜往外看了看,来到现场的摊贩越来越多,会场里面像是市场,外面真的变成了市场,不知道多少餐车出现在街道上,将街道都给堵住了。
  
      饭点到了,这些餐车都是来赚老板们生意的,每年的公盘拍卖会就是帕敢镇的新年庆典兼双十一大促销,来参加拍卖的都是身价丰厚的老板,他们花钱如流水,且喜欢给小费,他们的钱最是好赚。
  
      李杜去路口找到狼哥,问道:“你们有没有看到过大毛?”
  
      狼哥摇头:“没有,大毛不见了?”
  
      李杜道:“对,他没在会场里面,我估计他被人带出来了。”
  
      狼哥吹了声口哨将一群保镖召集起来,道:“调出安装的监控,老板,大概什么时间能确定吗?”
  
      旁边的钟大炮大喜:“你们还在这里安装了监控?”
  
      狼哥道:“安了两个摄像头采集信息,以防万一。”
  
      马克洛夫兄弟从车载硬盘里拷贝出影像资料,传入电脑中后他们仔细找了起来。
  
      从八点半开始找,十多分钟后,六子眼见指着屏幕道:“这里,能放大吗?这是大毛!”
  
      设备简陋,只有录像没有放大等功能,他们便一帧一帧的慢放查看,好在镜头还算清晰,他们确定了大毛的身份。
  
      大毛的形象变化很大,他戴了一顶棒球帽、身上换了一件宽大的T恤,如果不是他有时候东张西望让镜头拍到了他的脸,那从其他角度很难判断他的身份。
  
      如果说因为换了服饰,大毛的身份不好确定,那么他旁边的人依然是和李杜等人相见时候的样子,就比较好确认了。
  
      李杜猜的很对,就是倒爷一行将大毛给掳走了,大毛身边的两个人就是陆大有和小廖!
  
      “草他吗个驴日的!”六子勃然大怒,“跑不了他们,玛德,直接去他们老窝干他们?”
  
      钟大炮道:“你喊人,我去找人问问情况。”
  
      李杜拦住他,冷静的分析道:“你说,这些人带走大毛是为了什么?大毛没有招惹他们,是吧?”
  
      “没有,大毛怎么会招惹他们?”
  
      李杜继续说道:“那么很显然,他们是为了报复我,其实原因在我身上,我坑了他们一大笔钱,他们想把这笔钱要回来。”
  
      “他们带走大毛绝对不是绑架,然后找我们要赎金,他们不敢这么干,否则警方和你们会弄死他们的。”
  
      “这样他们知道带走大毛会激怒你们甚至吃官司,可为什么敢这么干?他们不怕你?还有,带走大毛是想干嘛?他们想要钱,他们带走了大毛,钱跟大毛能挂等号吗?”
  
      一连串问题扔出来,钟大炮有点眼花缭乱,不过他能在帕敢混这么些年也不是光靠不怕死,为人还是颇有心计的。
  
      听着李杜的提问,他说道:“他们肯定怕我们,几个小骗子而已,老子收拾他们易如反掌。他们还敢这么干,要么是找到了靠山,要么就是准备立马跑路,否则让我逮着我会要他们的命!”
  
      “至于钱上,大毛有赌石的本事,他们可以带走大毛去赌石。不对,这说不过去,现在赌石的人都在拍卖会上,他们要靠大毛赚钱也得来拍卖会,而不是离开这里……”
  
      李杜帮他总结了一下:“也就是说,最大的可能是,他们把大毛带走送去给某个人,那个人可以罩住他们,还会给他们一笔钱感谢他们。”
  
      “不用去他们老窝里,去了也白去,他们应该没回去,而是带大毛直接去见某个人了,你想想除了帕敢王,还有谁对大毛这么感兴趣?”
  
      钟大炮咬牙切齿的说道:“谢老猴!”
  
      听了这个称呼,李杜立马想到了上午入场时候碰到的几个人,道:“谢老猴?早上跟你斗嘴的那个人,是吧?”
  
      钟大炮阴沉着脸点头:“对,前些天他去找过我,想借用大毛,让我给骂走了,他在外面扬言来着,说肯定会把大毛收到麾下。草,看来早上不是偶遇,我就说怎么那么巧合?我竟然会跟那孙子一起入场!”
  
      李杜道:“他和咱们之前一样,都待在拍卖场里,如果那些骗子要把大毛交给他,那双方接触的场所肯定不会隔着这里很远。谢老猴没有带大毛进会场,说明大毛或许还没有落在他手里。”
  
      “骗子们是小角色,没人注意他们,谢老猴应该是大人物吧?总有人注意到他去哪里了对吧?去找三蹦子的车主,打听这个。”
  
      周围摊位太多,人流太大,汽车进不来,要出行只能靠三轮车,所以谢老猴离开拍卖会要么靠步行要么乘坐三轮车。
  
      钟大炮在周围转了一圈问了几个三轮车,很快从一个人口中得知了谢老猴的去向。
  
      “KAK酒店,谢老猴去KAK酒店了,他去了没多久,出来不到半小时。”钟大炮说道。
  
      一行人雇佣了三轮车,一支车队轰隆隆的开了过去。
  
      路上李杜问道:“这个谢老猴怎么回事?他是华人是吧?”
  
      钟大炮摇头道:“不是,他是洪沙瓦底人,这就是他的名字,不是绰号或者什么,他的姓是谢老。”
  
      李杜挑了挑眉毛,这货的爹娘也太会起名了,竟然单字一个‘猴’。
  
      其实这挺常见的,洪沙瓦底等周边国家都有猴神信仰,猴子这种动物也在雨林中颇为常见,它们代表机灵、健康、聪明,不少人会以猴为名字。
  
      钟大炮给李杜介绍,谢老猴是一个场口的老板,现在场区被国家收回了,所有权归于国家,不过运营权被承包了出去,一些大佬名义上是场区老板,其实实力和财力都不如往昔。
  
      场区是由很多场口组成,场口自然也被国家收回了,场口的老板们待遇情况还比不上场区老板,收入更是大不如前。
  
      以前,场口的老板们只做卖石的声音,现在他们自己也做赌石的生意,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们会买下自己场口或周围场口挖出的石头。
  
      这个过程中,他们需要有行家帮忙来鉴定石头,所以赌石人才对他们来说奇货可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