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78.我本嚣张
        谢老猴被气得脸色铁青,他咬牙切齿的说道:“行,哑炮,算你厉害,你就这么嚣张吧……”
  
      钟大炮忍不住了,明明是加害人,却做出一幅无辜的受害人样子,他一拳捣了上去,将谢老猴打翻在沙发上。
  
      “草拟吗!尼玛币!”谢老猴愤怒的跳起来回击,两人眼看要撕扯到一起。
  
      李杜点点头,狼哥上去拉开两人。
  
      钟大炮厉声道:“李少爷,让你的人让开,我今天非得教训这孙子!麻痹的,老子多年没动手,这是都把我当病猫了?”
  
      谢老猴输人不输阵:“来啊,那就干啊!哑炮,别怪我没提醒你,现在镇子上不知道多少人盯着你,麻痹的,你到时候试试四面楚歌的滋味!”
  
      李杜又亮出手雷,道:“大家鱼死网破?”
  
      这种东西确实不是民间能出现的,毕竟洪沙瓦底不是索马里不是伊拉克,民间有手枪有猎枪,可没有重型武器。
  
      谢老猴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不甘道:“好啊,麻痹的,鱼死网破!”
  
      李杜将手雷拍在桌子上,说道:“不过你得搞清楚,你们是鱼我们是网,对吧?鱼死了,那就是真死了,网破了,修修补补还能用,明白?”
  
      “我说的不妨清晰点,你们这种垃圾,死了就是死了,我和炮爷可不能死,你信不信,我们干死你们只要找几个替死鬼,然后政府不会把我们怎么样?”
  
      他拍拍手雷又拍拍谢老猴,道:“你决定动我之前,该去查查我的背景的。”
  
      说完,他抓住谢老猴肩膀一巴掌抽了上去。
  
      人生地不熟,尽量不要惹是生非,但如果事到临头也不必害怕,特别是对付谢老猴这种欺软怕硬的地头蛇,李杜越是表现的嚣张,他越是摸不透他的底细,越是不敢对付他。
  
      果然,谢老猴只能愤怒的指着他厉声道:“好好,你吗的敢动老……”
  
      不等他将话说完,李杜将手雷直接塞进了他嘴里。
  
      他一只手掐着他脖子一只手拉着拉环,道:“别刺激我啊,我这人有躁狂症,知道躁狂症是什么吗?精神病,精神病杀人不犯法。我现在把手环拉下来,然后把你从窗上推下去,你说会发生什么事?”
  
      谢老猴的保镖们护主心切,他们想要上来对付李杜,马克洛夫兄弟冲上去,各自一个飞踹将两人踹飞到了墙上。
  
      李杜拍拍谢老猴的脸蛋道:“不管信不信,我先警告你,我就是用手雷搞死你,我也能安然无恙的回美国,懂?”
  
      “还有,不服气你看看我手段,这次你的公盘拍卖,你什么都拿不到,不管你出多少钱,你一块石头都买不到,而且你还查不出我是找谁收拾的你!”
  
      说完,他拉走手雷将谢老猴推在了沙发上,挥手道:“我们走!”
  
      谢老猴木愣愣的看着他们的背影,他终究忍不住,站起来说道:“喂,一个误会而已,至于搞成这样?”
  
      李杜回头指着地上的石头道:“你想认错,就拿出态度,我从这里选走几块毛料行不行?”
  
      谢老猴额头上顿时蹦起了青筋,他叫道:“不行!”
  
      这都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石料,每一块都有大概率出好翡翠,本来想拿到大毛后立马让对方来给他进行鉴定,他甚至准备好了磨石刀,想要现场切石。
  
      所以,他不可能放弃这些石料的。
  
      李杜冷冷一笑,道:“那行,看看我怎么收拾你,惹老子?哈,在踏马美国都没人敢惹,懂?”
  
      他再度挥手,带头走出房间。
  
      大毛昂头挺胸跟在他身后,经过倒爷身边的时候踹了两脚:“草,让你摸老子屁股!”
  
      一行人离开,倒爷四人哀嚎着站起来,他们的脸都跟被饲料催肥的猪似的,又像塞了果子的仓鼠,肿的老高。
  
      陆大有用手托着下巴痛苦的看着谢老猴,从喉咙里发出几个声音:“呜呜,呜呜……”
  
      谢老猴丢尽了脸,心里憋着一股火,听到呜呜声他憋不住了,吼道:“叫叫叫,叫你麻辣隔壁!都是你们做事不利索,给我打!”
  
      保镖们心里也憋着火,围上去拳打脚踢下狠手。
  
      本来几个人只是脸上被打惨,这下子好了,全身都被照顾上了!
  
      吃了午饭,他们回到公盘拍卖场继续看石头。
  
      这次钟大炮上心了,紧跟着大毛,和大毛亦步亦趋在一起。
  
      大毛嘿嘿笑道:“炮爷,人家会不会觉得咱们是同志?你隔着我也太近了吧。”
  
      钟大炮古怪的问道:“什么同志?咱们国家还流行这个称呼?”
  
      李杜莞尔一笑,道:“就是GAY。”
  
      “草拟吗!”钟大炮上去给了大毛一记拐子。
  
      下午有明拍,李杜去看了石头,出价拍下了两块。
  
      进入公盘拍卖会的石头都是被看好的石头,最便宜的也是十万块起步,大多数是百万起步。
  
      这些石头不知道经过多少行家鉴定,不是场区市场上那样的毛料,糊里糊涂一片,这里的毛料内部情况基本上被摸了个五五六六,不大好捡漏。
  
      特别是起价高,来的人都有钱,拍卖时候竞价更猛,一块起价百万的石头,往往成交价过千万。
  
      花了六百五十万拿下一大一小两块毛料,李杜便回到主标场,继续查看里面毛料的情况。
  
      从第二天开始,暗拍的市场也打开了,也就是说可以给石头竞价了。
  
      李杜不着急出价,他得看看其他人报价情况,不见兔子不撒鹰,不到最后一天不会报出底价。
  
      不过,为了避免引起怀疑,他从第二天开始也给投标箱里放入了几张竞价单。
  
      这些竞价单注定不可能为他赢得石头,因为他都是参考了箱子里已有价格报出的,给出的不是最高价,根本买不到石头。
  
      期间,李杜一行又遇到了谢老猴。
  
      谢老猴装作不认识他们,见到他们后面不改色、眼不斜视,以平稳步调自如的主动避开。
  
      “算他识相啦。”六子吐了口唾沫,“玛德,老不死!”
  
      李杜对六子说道:“不用心急,我会找人收拾他,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低调,毕竟盯着咱们的人不少,咱们得弱化帕敢王带来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