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79.最后的礼物
    
  
      李杜所说的找人弄他,自然只是个幌子,他自己来对付谢老猴。
  
      这次公盘拍卖会一共是十天,到了最后一天人已经很少了,大家该投的竞标单已经投进去了,接下来就是赌命。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价格他们出了,能不能拿到石头,就看老天爷赏不赏饭吃。
  
      李杜在心里咆哮着‘我命由我不由天’,化身中二热血少年在主标场里大肆出手,将一个个竞标单扔进箱子里。
  
      他能看到箱子里的竞标单数字,所以就可以作弊了,他的报价会比里面最高额恰好高个几万几十万,付出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收获。
  
      几千块大大小小的玉石,李杜看中的有五十多块,这些他是以自己的名义来参拍的,得手之后都归于他自己。
  
      钟大炮那边的收获来自他和大毛共同商定的结果,收获必然也不会差,但当然不会像他这里如此疯狂。
  
      根据他估计,这五十多块石头可以至少能给他带来五亿人民币的利润!
  
      此次他来洪沙瓦底,所收获的盈利是他前所未有的,哪怕是阿猛达的钻石矿也没法给他带来如此巨大的收获!
  
      同时,他毁掉了几张竞价单,这些单子主人自然是谢老猴,谢老猴也报出不少价格,他身边有赌石行家,他本身也是赌石行家,看中的石头还不错。
  
      李杜用时空飞虫吞噬了他能给出最高价的竞价单,让他一块石头买不到,另外他有些报价单上价格低拿不到石头,这些竞价单他没有动。
  
      时空飞虫的能力越加强大,吸收物品时光能量速度更快,摧毁更彻底,像纸张这种东西,它几下就可以将之变为纸屑。
  
      这些纸屑很快会氧化腐朽,最终变为纸沙,消失的无踪无影……
  
      竞标活动结束后,剩下的就是两天后等待组委会通知,然后中标者去与组委会签订《中标合同》。
  
      钟大炮告诉李杜,往年中标玉石的提货时间是90天,今年缩短为60天,这就意味着,组委会给中标者留下的付款时间更短了。
  
      提取玉石的流程是这样,如果中标者有财力当场付清所有款项,那他将可以得到公盘组委会现场办理的通关、运输手续或准予销售、加工证明。
  
      但如果中标者没有当场交清款项,那就先签订一份《中标合同》,然后在60天内将款项交付到组委会指定的银行账户,由洪沙瓦底翡翠原石经营组委会为其免费办理通关、运输等事宜。
  
      超过签订合同后六十天没有交钱,那报价作废,石头收回,留待明年再度参加公盘拍卖会或者平时放入场区私盘售出。
  
      一切无惊无喜,李杜报价的石头全额中标,总价是一亿两千万人民币。
  
      平均下来,他买下的石头每一块是二百多万人民币,没办法,石头起价高,竞价的人多,石头价格肯定涨的厉害。
  
      他的盈利率不到百分之五百,对于公盘拍卖这不算夸张,每次都有人得到百分之一千多、两千多的盈利率,比如花四五十万买一块石头,结果切出冰种玻璃种,一下子价值翻倍到四五百万上千万。
  
      不过从盈利额度来说,恐怕无出其右,历史上没有人能一次性赚四五亿人民币,那太耸人听闻。
  
      李杜没有出风头的想法,出头的椽子先烂、枪打出头鸟、肥猪先挨刀、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关于出风头的后果,老祖宗可是留下了一大堆俗语来警示后人。
  
      他交了钱,直接走快递将石头运输去美国。
  
      这些翡翠将足够支撑海瑞-温斯顿集团再开设一个新的宝石项目,他可以躺着让利润再翻上几倍!
  
      虽然,他手里的钻石、欧泊和翡翠已经够他开设一家新的奢侈品公司所用,可他不想这么干。
  
      如果开设新公司,李杜就得忙于管辖,虽然他可以招聘职业经理人来处理公司事务,可作为老板,他要忙的工作和要应酬的场合依然少不了。
  
      这样他依然会过于出风头,他不想这样,而且他不想继续忙碌下去、操劳下去。
  
      钻石、欧泊、翡翠和他之前收藏的一些名作古董,这些东西合起来总价值必然超过百亿。
  
      考虑到得乃山下藏着的那一座新翡翠矿,这个价值更大,蕴藏的翡翠至少又是一个百亿!
  
      钱对他来说,已经是数字了。
  
      而且如果他需要钱,可以再来洪沙瓦底的翡翠市场扫一通,不过他计划后面两年不会来帕敢镇了,来洪沙瓦底也就是去一趟雾窟镇。
  
      帕敢的翡翠市场这次绝对是损失惨重,以后一两年内能开出的上好翡翠绝对会数量大减。
  
      公盘拍卖结束了,各大场区的好石头也拿出来了,最重要的是,李杜在洪沙瓦底的目的达成了,他要回美国了。
  
      大毛得留下来,他要查父亲和叔叔的案子,还要帮助钟大炮和六子去赌石。
  
      临走之前,李杜说道:“约法三章,炮爷、六爷,第一是,赌石的事大毛说的算,他是技术骨干,你们两人听着就行。”
  
      “第二,半年之内,不准出手,这半年你们查案子,有需要我帮助的地方说一声,我竭尽全力的帮忙。”
  
      “第三,低调行事,发展建设华人村以及查案子,不要惹任何人,尽量少离开华人村,行吗?”
  
      钟大炮拍着胸膛道:“李少爷你这个放心,我答应!不过,你就这么走吗?各大场区还有不少好石头呢。”
  
      六子搓着身上发痒的伤口道:“主要是李少爷,咱们在一起时间太短了,留在华人村玩玩呗,洪沙瓦底挺不错的。”
  
      李杜笑道:“用不了多久,顶多一两个月,我还会回来一趟,到时候我们在把酒言欢,现在我回去是有要事。”
  
      既然他这么说了,钟大炮一行没法挽留。
  
      临行之前,李杜让狼哥等人抬过来一个大箱子,他拍拍箱子道:“这是我给你们的最后的礼物,花钱也买不到的礼物,你们等我上飞机再打开。记住,这份礼物是让你们来自保的,而不是惹是生非!”
  
      他和保镖们带着石头在军警护送下开车上路,等到他到了机场打回电话,钟大炮等人打开了箱子。
  
      然后,三个人目瞪口呆:“我靠!李少爷到底什么来头?!”
  
      轻机枪,手雷,狙击步枪,肩扛式火箭弹……
  
      一水的重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