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90.心境变
        想起以前和汉斯在一起胡混的日子,李杜忍不住笑了起来。
  
      可是想想以后没有这样的生活了,他顿时又有些忧伤。
  
      他忧伤的不是没有汉斯陪伴了,而是回不到过去、回不到年轻、回不到那个愣头青的时代了。
  
      汉斯变化很大,他的变化何尝不大?历经诸多磨练,他和刚进入仓储拍卖行业时候已经完全不同了。
  
      心态的改变是最大的,现在对他来说,仓储拍卖的趣味性最重要,他之所以选择来参加这场拍卖会,还是因为海上拍卖这个噱头吸引了他。
  
      如果只是说有一两千个集装箱,那他未必感兴趣,可能早就飞回家去过年了。
  
      另外一方面,他以前睚眦必报,只要有人惹他,他就想办法狠狠收拾对方,现在他没那么多闲心思了,很多时候都是一笑而过。
  
      旁边的撸官和比尔摸不着头脑,老板这是笑一会皱眉一会,有点精神分裂的架势啊。
  
      办理酒店入住之后,李杜带着一行人上街去逛一逛。
  
      他接到了圣子克里斯-贝尔的电话,作为加州捡宝人里的领头羊,保险公司自然不会错过他这位大拿,贝尔也在受邀行列。
  
      此外还有黑野马、魔术手约翰逊等熟人,总之整个美国捡宝人圈子里有点头脸的人都收到了邀请。
  
      贝尔打来电话问道:“你到哪里了?什么时候能到西雅图?”
  
      李杜笑道:“我刚刚办理了入住手续,西方公园酒店,我为你留了两个房间,还有魔术手的房间,到时候我们可以聊聊天。”
  
      贝尔吹了声口哨:“酷啊,我的航班刚刚降落,想要通知你一件事,我在西雅图这边有几个不错的朋友,有没有兴趣认识一下?”
  
      李杜道:“好啊,什么时候?”
  
      “拍卖会在后天进行,那我约明天吧,明天下午我们去做客怎么样?”
  
      李杜一口答应,他不缺钱,现在欠缺的就是人脉资源。
  
      贝尔还没有到来,他就决定去外面逛逛。
  
      他所在的酒店位于西雅图黄金位置,旁边的先锋广场是这座城市最古老的街区,有着全球独一无二的理查森罗曼式的建筑风格。
  
      街区隔着一段距离就有一座小水塔,这跟一桩全美著名的往事有关,1889年,先锋广场遭遇了一场大火。
  
      那场火被称为‘西海岸的地狱之火’,它燃烧的很凶,烧毁了包括先锋广场在内的二十五个城市街区!
  
      街区建成于大火之后,处处红砖红瓦,既有古老的历史古迹,也有现代化的咖啡厅、艺术画廊和酒吧等娱乐场所。
  
      因为第一次来西北,李杜对西雅图这座城市并不熟悉。
  
      撸官做了功课,说道:“老板,咱们去派克市场,我敢打赌你一定会喜欢那里,它棒极了!”
  
      比尔补充道:“派克市场确实是西雅图得到一处地标性存在地,那里有超多的小商店,有很多人居住在那里,老派波希米亚人、新潮的餐馆老板、艺术家、街头艺人和工匠之类,人员成分复杂……”
  
      派克市场的诞生与1907年,至今已经有一百多岁了,这市场被认为是西雅图的缩影,是这个市场地地道道、原汁原味的浓缩精华,包罗万象。
  
      已经接近傍晚,冬日太阳落山很早,早早地天空就黑暗下来,街灯逐渐亮起。
  
      撸官轻车熟路的带他们进入一条巷子,穿过巷子是一座桥洞,喧哗吵闹声和一股奇特的香味混合着迎面而来。
  
      “派克市场的地下美食城,老板,欢迎来到西北地区最大的地下美食城!”撸官回身张开双臂用夸张的语调说道。
  
      桥洞下黑暗,他又是倒退着走路,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人。
  
      对方很彪悍的直接抬起脚要踹人,李杜注意到了,便一个箭步上去抬脚踢在对方脚腕上将他踢了回去,同时说道:“嘿,伙计,抱歉。”
  
      被他踢到脚腕,青年倒吸一口气,他蜷起腿单腿蹦跳了几下后怒道:“你们没踏马眼睛吗?法克,法克,法克!”
  
      搁在以前,李杜肯定要想办法反击了,现在他没有这个心思。
  
      对面几个青年面色不善的围了上来,狼哥、马克洛夫兄弟等人面无表情的顶了上去,一场冲突似乎要出现了。
  
      李杜没在意对方的态度,他过去搂着青年的肩膀笑道:“我伙计就是碰了你一下而已,这是地下美食城,人这么多,有点碰撞不是很正常吗?是吧?”
  
      一边说着,他一边将青年推到旁边的一个摊位上,然后对其他青年招招手道:“来,各位,到这里来一起喝一杯。”
  
      他掏出几张美钞拍在摊位餐桌上,又对老板说道:“把你的好酒拿出来,给我的新朋友们来点美食。”
  
      看到他的操作,青年们脸上的敌意顿时少了很多。
  
      本来狼哥、马克洛夫等一群大汉出现后,他们就意识到自己一方在武力上不占优势,现在李杜给了他们借坡下驴的机会,他们便收起了拳头。
  
      李杜给他们倒了酒,举起酒杯道:“来,美食当前,心情应该好起来不是吗?喝几杯美酒,吃点美食,这样的冬季夜晚多美好?等吃饱喝足,肚子里暖暖和和,再钻进暖和的被窝,多么棒的夜晚!”
  
      一个青年也举起酒杯笑道:“对,这夜晚很棒,感谢你的美酒,先生,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一场冲突消弭于无形,李杜放下酒杯后告辞,几个青年还很友善的给他介绍了几个美食城的特色摊位。
  
      穿过地下桥洞,一片更广阔的空间出现了。
  
      粗大的石柱、坚不可摧的花岗岩顶棚、粗糙的水泥地面,它们共同支撑起了这个地下世界,李杜放眼望去,熙熙攘攘的人流和一个接一个的摊位竟然望不到头。
  
      人群和摊位出现在每个角落,石柱四周有餐车、有桌椅、有炉灶,顶棚上是一个个大抽风机,不断抽走地下的污浊空气又注入外面的新鲜空气。
  
      相比外面的寒冷世界,地下美食城相当温暖,而且处处都是食物的香味,仿佛是冬日里的一处避风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