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97.区别
    不反击则已,一旦反击,必然是雷霆万钧、侵略如火!
  
      这就是李杜的性格,他跟以前相比,心性有了很大的改变,底限有所改变,不会轻易炸毛,不会轻易被人激怒。
  
      可泥人还有三分土性,他又不是受虐狂,怎么可能一直被人欺负却不反抗?凯利-安德森几次讽刺他,他不能再忍下去!
  
      凯利-安德森就是最常见的美国男人,高傲、自大、粗鲁,喜欢居高临下去欺负别人。
  
      特别是因为他是老板,平时凌虐员工习惯了,对待身边的普通人就会下意识摆出老板的架势。
  
      他的员工委曲求全,李杜可不会委曲求全,他才不会惯着这货。
  
      凯利-安德森被激怒了,他阴沉下脸来说道:“嘿,伙计,你在挑事!”
  
      既然撕破脸皮,李杜索性不客气了,他面对安德森同时用手指着康拉德-安东尼说道:“我就是在挑事,有本事你来揍我,不过动手之前你先问问这孩子,他知道的身手。”
  
      安德森暴怒,他上前伸手要推搡李杜,贝尔等人赶紧过来拉开双方。
  
      卡波利不满的说道:“嘿,我说你们搞什么?李先生,你说话实在有点太……”
  
      “跟李无关,今天是我的问题。”贝尔打断他的话,他将李杜推开,继续说道,“乔治、凯利、李,这不是角斗场,咱们也不是野蛮人,友谊才是更重要的。”
  
      安德森大声说道:“我说过我们是朋友,可他说了什么?他问我配吗?你们听听,你们听听!”
  
      李杜摊开手道:“抱歉,我这人性子直,就是喜欢说实话,如果这点冒犯了你的自尊心,那请原谅,我下次会说的委婉一些。”
  
      安德森被气的要吐血,他叫道:“听听他说的是什么狗屎玩意儿!我说你还真是个自大的混蛋,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一个捡垃圾的跟我说这个?”
  
      李杜立马道:“捡垃圾的是你身边那两位,乔治-安东尼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已经从事别的行业了。另外,按你这么说,贝尔先生、约翰逊先生等等,他们都是捡垃圾的。”
  
      贝尔将他往后推,说道:“嗨,李,给我个面子,冷静点行吗?”
  
      李杜点头不再说话,可是安德森那边不依不饶。
  
      “不用再这里装疯卖傻、转移目标,我说的就是你,中国人,你可真是个伶牙俐齿的混蛋!”安德森怒道,“我是KK七彩鸟公司的老板,你是谁?你算什么玩意儿?”
  
      对方既然要跟他打嘴仗,李杜就陪同下去了。
  
      他一脸茫然的看向其他人问道:“KK七彩鸟公司是什么?”
  
      花花公子配合的摇头:“不知道,可能是一家生产衣服鞋袜的公司?比如AE美国鹰这样的公司?”
  
      旁边的乔尔笑道:“别讽刺凯利了,KK七彩鸟是一家电商公司,从事线上交易和线下快递业务。这在西雅图很有名的,不过他不太喜欢做华裔和亚裔的生意,所以可能这原因你们没怎么听过。”
  
      他和凯利-安德森是竞争对手,所以乐得看对手出丑,这话与其说是解释,不如说是挑事。
  
      听了他的话,李杜斜睨着安德森道:“噢,电商公司啊,抱歉,我对这个行业不太了解。”
  
      安德森立马高傲说道:“这只能说明你孤陋寡闻!”
  
      李杜道:“不,是因为我工作太忙,毕竟我是海瑞-温斯顿集团的最大股东,前段时间忙着收购集团新股权,所以没了解你们西雅图的KK七彩鸟公司。”
  
      他在‘你们’和‘KK七彩鸟’等几个词上特意加重了语气,其中的讽刺意味不言而喻。
  
      安德森更生气,他刚要反唇相讥,忽然回味过来了李杜的话。
  
      于是他惊讶的看向李杜道:“什么?你是海瑞-温斯顿集团最大的股东?”
  
      李杜道:“你知道我们海瑞-温斯顿集团?嗯,你确实不孤陋寡闻。”
  
      听他这么说,安德森更是吃惊,贝尔一行也很吃惊,他们并不怎么了解李杜在奢侈品和珠宝行业的情况,李杜又比较低调,外界知道他这位大股东的人不多。
  
      安德森看向安东尼,安东尼同样吃惊,他说道:“你在说谎。”
  
      卡波利是波音的COO,在整个美国上流社会都是个角色,他有丰富的人脉网,随便找奢侈品行业的老总询问一下就得到了答案。
  
      很快,他看了看手机后说道:“李先生确实是海瑞-温斯顿集团的股东,不过你是第二大股东吧?你比科尔-温斯顿先生的股份要少一些。”
  
      李杜简单的说道:“刚完成了4%的股权变更,还有部分股权变更在谈判中。”
  
      他是海瑞-温斯顿集团的第一还是第二大股东没关系,不管是哪一个,他的身价都足够现场的人仰望,包括卡波利。
  
      波音集团是个金融行业的庞然大物,一根手指都比海瑞-温斯顿集团更有重量,可作为COO,卡波利只是个高级打工仔,他没有集团股份,只拿薪水和奖金。
  
      气氛顿时有所改变了,安东尼父子满脸惊骇,安德森则有些尴尬。
  
      不过他和传统美国男人一样,很要面子,这时候依然梗着脖子嘴硬:“看来你运气很好,你从哪里的仓库赚了钱?你是发现了一仓库的黄金吗?竟然能买到温斯顿集团的大额股权,运气很好!”
  
      李杜道:“运气?先生,如果你带着这样的心态来管理公司,那迟早会破产。运气这种东西靠不住,我靠的是实力走到这一步的。”
  
      安德森不屑的冷笑:“哈,实力……”
  
      懒得听他继续说下去,李杜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听着,本来今天我们一起聚会一起聊天打球很愉快,你非得找点矛盾来惹点事。我跟你不是一样的人,你能成为老板才是完全靠运气,明白吗?”
  
      “比如说,我第一次来高尔夫球场,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但我就发现了一个可以至少年薪十万的工作。”
  
      “当然,对我来说这样的工作没什么意义,可是只要我愿意,我可以立马帮助一些人赚到钱,这就是实力和运气的区别,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