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601.分外眼红
    这四五个人里有一半他不认识,另外一半两个人他就很眼熟了。
  
      甚至不只是眼熟,曾经有一度,这两人的形象被他雕刻在了心里,让他感觉自己一辈子都忘不掉两人。
  
      哈利姆-斯坦因、高登-DK-加索尔!
  
      他见过两人的次数不多,近距离观察他们的次数更是仅有一次,那就是当初加入弗拉格斯塔夫国立学院之初的研究生新生入学大会上,哈利姆-斯坦因是学院院长,高登-DK-加索尔是学院董事会主席,两人接见过新生。
  
      是的,这两人就是那座野鸡大学的大BOSS,就是他们两人带头席卷了学生的学费和研究经费跑路的!
  
      这两人出现的太突兀了,李杜绝没有想过会在这里碰到他们!
  
      今天出现的人实在太让他感觉意外,先是罗裙,再是他曾经朝思暮想、恨得咬牙切齿两个人,这让他一时之间有些措手不及。
  
      就像之前刚看到罗裙时候一样,他又下意识的搓了搓眼睛,因为隔着还有点远,他又放出了时空飞虫近距离打量两人。
  
      没问题,虽然发型变了、胡须也剃掉了,可这两人就是骗他的那所野鸡大学的两位大领导!
  
      罗裙在旁边加以解释:“不用搓眼睛了,你没看错,那两位就是哈利姆-斯坦因和高登-DK-加索尔,他们两位是表兄弟,曾经在旗杆市办理了一所私立大学叫做……”
  
      “弗拉格斯塔夫国立学院!”李杜咬着牙说道。
  
      罗裙点头:“不错,学院在违法获取了国际留学生招生资格后,趁机收敛了大笔财富,然后两人协同董事会分了这笔钱逃之夭夭。”
  
      “其中,斯坦因和加索尔兄弟逃去了古巴,他们在古巴过了三年多的舒适生活,住大别墅、买豪车、玩美女、雇保镖,日子过的红红火火,享受的不亦乐乎。”
  
      “但是,在韩贸集团宣布破产之后,他们突然着急了,不再享受美好幸福的生活,而是想方设法回到美国,并且找关系专门来参加这场海上拍卖会。”
  
      “你说,这是为什么?”
  
      李杜惊异的看着她道:“你怎么这么清楚?你调查了他们?”
  
      罗裙哼道:“你真以为我跑去古巴是要环球旅行?”
  
      李杜心里一动,柔声问道:“你专门去找这两人的?你是想帮我讨还公道?”
  
      罗裙伸手在他额头上拍了一巴掌,道:“行了,收起你这柔情似水的样子,真恶心,是不是感动的要痛哭流涕了?”
  
      李杜苦笑道:“你这人真没劲,我当然很感动。”
  
      罗裙道:“不必感动,我是想要主持正义而已,他们太可恶了,竟然骗了那么多单纯的国际留学生,更差点逼死你这个笨蛋。”
  
      李杜指着自己失笑道:“我是笨蛋?”
  
      罗裙耸耸肩道:“对呀,你就是笨蛋,如果你不是笨蛋,你能找到琼纳斯-马龙和小约翰-维克多两个杀害我亲人的魔鬼,怎么会找不到这两个更高调的混蛋?”
  
      李杜只能继续苦笑:“好吧,我是笨蛋。”
  
      罗裙指了指两人道:“其实调查他们踪影不难,就像我刚才说的,这两个混蛋很高调,带着巨额财富离开美国后就开始挥霍,通过他们的信用卡信息就能找到踪影。但要对付他们不容易,他们在政府里有些关系。”
  
      斯坦因和加索尔肯定在政府有人脉,而且关系很硬,否则他们不会投机取巧获得国际招生的资格,更不会在犯了这么大的罪名后还能逃跑去古巴享受,更不会逃去古巴后又轻易返回了美国。
  
      之前李杜搜寻过两人的信息,信息显示他们在美国西北一带出现过,然后消失不见,显然他们是从这里出国,绕道在海上转了一大圈去了古巴。
  
      另外,当时得到的信息就说了他们颇有关系,警方对他们没什么招数,在这件案子上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敲着船舷,李杜看着正准备上船的两人问道:“他们怎么突然来参加这场拍卖会?目的是什么?”
  
      罗裙道:“这个我没查出来,对了,你不关心他们在政府的关系吗?”
  
      李杜摇头:“我不关心这个,我关心这个干嘛?总之,他们落到我的手上了,我不管他们是谁罩着的,都要收拾他们!玛德混蛋!”
  
      罗裙鼓掌:“厉害,不过咱们得先想办法查查他们到底为什么参加这场拍卖会。本来我想找你来着,后来看到了一份邀请函,上面有你的名字,就没有多事,直接来船上等你了。”
  
      李杜道:“你干嘛不早点给我打个电话?你应该告诉我你做的这件事,我可以给你找几个帮手,你一个姑娘调查这种事多危险?”
  
      罗裙傲然昂起头道:“别小看我,再说,你帮我调查琼纳斯-马龙的事的时候,也没有告诉过我,我想给你个惊喜而已。”
  
      李杜笑道:“这个惊喜可真是够大的!”
  
      他带着罗裙去找贝尔,先前带罗裙上船的中年男子着急了,赶紧过来想拦住他们:“苏菲,你这是干嘛?你跟这个男人在一起要干嘛?”
  
      听到男人的称呼,李杜惊讶的问罗裙:“苏菲?”
  
      罗裙俏脸一红,她挽着李杜的手臂对男子说道:“抱歉,汉普顿先生,我告诉过你我是在找我走丢的哥哥,现在我找到了,这就是我哥哥,谢谢你帮我上船,再见。”
  
      男子一脸沮丧,他看来对罗裙动了真情,但这注定是一段无疾而终的单相思。
  
      李杜将罗裙介绍给了贝尔等人,一行人用暧昧且你懂我懂的眼神看着他,这让李杜哭笑不得,显然他们误会了自己和罗裙的关系。
  
      不过他身正不怕影子斜,便也没有解释,而是去盯上了斯坦因和加索尔几人,这些人来参加海上拍卖会的目的必然是为了要得到什么,李杜决定了,他要抢标!
  
      但他小看了两人,他终究不是专业的跟踪人员,虽然他一直以为自己很小心了,而且只是盯着看了几眼,可斯坦因和加索尔两人比他更小心,还是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两人警惕的看向李杜,对方的目光让李杜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于是他快速开动脑筋,索性将手中的热咖啡泼向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