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607.病房的故事
斯坦因一行人在医院待了两天半,拍卖会一共三天,等他们出院,这场拍卖会也就结束了。
  
  不过他和加索尔不遗憾,他们的目标已经明确了,只要有人帮他们出价就行。
  
  遗憾的是,他们得多出点钱了:“法克,如果我们没有住院,如果我们能盯着那该死的集装箱!法克,那我就有办法估算出其他人给出的价格,到时候我们稍微加上一点就能拿下那箱子了!”
  
  桑德勒忿忿不平,为了保险起见,他们给冷冻集装箱报出了二十万美元的价格,对于一个冷冻集装箱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价钱了。
  
  集装箱太多,自然没法进行常规拍卖,于是保险公司就借鉴大型仓储拍卖会的经验,来了一个竞标拍卖。
  
  保险公司准备了一系列箱子,捡宝人们对哪个集装箱感兴趣,写上号码、写上价格,将竞标书投入箱子中即可。
  
  和其他仓库公司不一样,保险公司做事更讲究效率,他们每天都会对箱子中的竞标书进行查看,如果某个箱子有新的竞标书投入,他们会更换统计到的价格。
  
  这样,拍卖会结束后,仅仅用了半天时间,统计也结束了。
  
  统计结果出来,保险公司通过短信形式发送到了得标者的手机上。
  
  这跟李杜之前参与过的海关拍卖会类似,当时海关也有集装箱,不过数量要少的多。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加索尔懒洋洋的说道:“没关心,多花点钱就多花点吧,只要拿到那个集装箱,这点小钱根本不算什么。”
  
  斯坦因也有些不满:“该死的韩国佬,该死的韩国蠢货!玛德,这个破航运公司早不倒闭晚不倒闭,我们有货要运送的时候才倒闭!该死的,他们说什么?将油画按幅给我们赔付?一幅一百美元?法克!”
  
  南美人好奇问道:“嘿,哈利姆,集装箱里到底有什么油画?既然它很贵,你们当初将他们送上船的时候干嘛不保价?”
  
  加索尔没好气的说道:“保价?这得需要多少钱?而且一旦将它价值暴露,我们还怎么能悄无声息的将画送到美国来?”
  
  斯坦因瞪了他一眼,道:“闭嘴吧,高登,如果不是你没有及时盯着韩国佬的航运公司,我们至于要花二十万块来拿下这个集装箱?”
  
  “那还能怎么办?”加索尔不满的说道。
  
  斯坦因怒道:“你说能怎么办?如果我们早点知道这该死的航运公司要破产,我们可以自己雇船上来啊,别等过了保险公司的开放期,我们自己来上船带走油画!”
  
  加索尔无奈道:“你让我盯着,我怎么盯着?这艘船的航程那么远,我不是没盯着,我盯着它到港时间呢,谁知道它刚出海,他们的公司就破产了?”
  
  “你盯着个屁,你天天在海滩上盯着娘们的胸和屁股呢!”
  
  “别光说我,哈利姆,这不是我自己的活,你为什么不干呢?”
  
  桑德勒摆摆手道:“算了伙计们,快别吵了,今天保险公司就会将短信发过来,到时候我们去带走这集装箱就行了。”
  
  加索尔补充道:“不错,我们未必会赔钱,那一集装箱的水果多数没有腐烂,我们可以卖掉,说不准能赚上一笔。”
  
  听了这话,斯坦因哼道:“你有留在这里处理水果的时间吗?我们得赶紧回到古巴,这该死的风声还没有结束呢!”
  
  加索尔自信的说道:“放心,我表哥会搞定一切,咱们在美国没什么事,现在谁还会记得旗杆市有个破产的小学校呢?”
  
  吵了一会,斯坦因掏出手机看了看,手机没有收到任何信息。
  
  他看看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就皱眉道:“该死的,怎么回事,我没有收到信息,难道有人会出更高的价钱拿下那集装箱?”
  
  南美人摇头:“不可能,除非有人疯了,一个冷冻集装箱,就算加上箱子本身,那价值也达不到二十万美元!”
  
  “但怎么还没有收到短信?”斯坦因忧心忡忡的问道。
  
  桑德勒扔掉手中的苹果核道:“算了,我打个电话问问吧。”
  
  他的电话打出去聊了几句,脸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斯坦因心里一紧,道:“怎么了?”
  
  桑德勒说道:“鲍尔说短信通知已经发放出去了。”
  
  斯坦因顿时脸色大变:“我没有收到短信,高登,你呢?”
  
  “我也没有。”加索尔脸色也变了。
  
  桑德勒下压双手道:“别着急,没事,伙计们,没事,即使有人出更高的价钱拿下这仓库,那么我们可以联系他,去花上几千块钱把油画买回来。你们说过,那些油画对别人来说没什么价值是吧?”
  
  斯坦因点头:“对,这是肯定的,我们也是偶然之间才知道它的真实身份。不过,该死的,这样终究不可靠。”
  
  桑德勒满脸自信:“这没事,只要他们不知道画的身份,那肯定会卖我们一个面子。这样反而更好,你们可以省下二十万块钱。”
  
  斯坦因道:“先别问那么多,问问集装箱被谁用多少钱买走了?”
  
  桑德勒低下头拨弄手机,道:“鲍尔给我发了一份文件,里面有所有仓库的成交价,他说客户信息要保密,哼,保密个屁,我们到时候去船上盯着集装箱不就知道……法克!”
  
  他的话说到一半,陡然发出一声惊呼。
  
  “怎么回事?”斯坦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桑德勒揉了揉眼睛再看向手机,震惊道:“这个集装箱的成交价是,一万块?”
  
  “哪个?”斯坦因明白他的话,但无法相信这话的意思。
  
  桑德勒将手机递给他看:“瞧,IC0116号集装箱,它被人用一万块买走了!”
  
  加索尔顿时着急了,叫道:“这怎么可能?该死的!这绝不可能啊,纳扎里奥,你不是投了一张二十万的竞拍单吗?”
  
  南美人震惊的站起身道:“对,绝对没错……”
  
  “肯定哪里出问题了,去查这件事!”斯坦因道。
  
  他披上外套去拉开门,然后门外忽然‘噼里啪啦’的出现了各种闪光,耀眼的光芒刺的的斯坦因睁不开眼睛。
  
  与此同时,嘈杂的声音响起:
  
  “您好,先生,这里是《西海岸时光报》,请问您是曾经的弗拉格斯塔夫国立学院的院长哈利姆-斯坦因先生吗?”
  
  “斯坦因先生您好,我们是《亚利桑那州自由信息》……”
  
  “里面是高登-DK-加索尔先生,他是弗拉格斯塔夫国立学院的副院长……”
  
  “我们是警察,旗杆市的警察,你们让让,你们让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