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614.大锅菜高手
推开警察局大门,李杜走了出去。
  
  狼哥感叹道:“老板,咱们跟警察打交道的次数,真不少啊。”
  
  李杜也感叹:“这说明什么?”
  
  “说明咱们是惹祸精。”旁边来接人的杨冬嘿嘿笑道。
  
  李琦瞪了他一眼道:“别乱说。”
  
  李杜摆摆手道:“没事没事,这又不是工作时候,平时大家都是朋友,随便开玩笑嘛。”
  
  李琦始终觉得这样不好,就换了话题:“老板,按照咱们中国的规矩,我安排一场酒席给你扫扫晦气。这些骗子真是嚣张,西雅图的治安越来越差了!”
  
  “整个美国都是。”杨冬忿忿不平的说道,“这几天住酒店还好,之前咱们住贫民窟,到了晚上我就害怕,听到枪声我就害怕。”
  
  李琦带路,两辆汽车先后开了出去。
  
  他们正好待在港口区域,这家中国菜饭店也属于这片区域,车子开了不多久,在几个街区中绕了绕后就停了下来。
  
  饭店门头很小,位于两个厂房之间,人流量很大,算是黄金位置。
  
  此时已经是晚饭的饭点,李杜他们进去后却发现里面顾客不多。餐厅主营的是快餐,但餐柜前面没人排队,只有寥寥几个黑人粗汉围着一张餐桌沉默的吃法。
  
  李杜纳闷,道:“老李,这边饭菜口味?”
  
  李琦一幅智珠在握的架势,冷静的说道:“放心,老板。”
  
  他简单的留下两个词,然后进去喊了一声。
  
  一个头发花白的干瘦老头从厨房探出头看了看,然后笑道:“阿琦来了?还是老三样吗?”
  
  李琦操着和他类似的口音说道:“不啦,花伯,我带老板来这里啦,你拿出力气做几个漂亮菜,老板待我很好。”
  
  干瘦老头用洪亮的嗓音说道:“安心!”
  
  很快,里面响起炉火喷起的呜呜声和锅铲撞击声,一个面目清秀的华裔姑娘麻利的又擦了擦桌子道:“琦哥,来这里坐。”
  
  李杜一行坐进来,狭小的饭馆就有些满满当当了。
  
  杨冬讪笑道:“老板第一次来这样的苍蝇馆子是吧?”
  
  李杜笑道:“你以为我是什么?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我下过的小馆子可多了,吃过的路边摊比你要多。”
  
  杨冬家庭条件比他要好,人家出国留学能直接办理绿卡,他是拿了留学签才来到美国的。
  
  李琦说道:“老板,待会你尝尝,花伯的粤菜绝对是一绝!”
  
  厨师花伯还在忙活,女服务生送上来几个拼盘,有蜜汁叉烧、蚝油玉米鸡肉丁、白切鸭、腌凤爪,此外还上了一瓶酒。
  
  李琦给李杜倒了酒,示意道:“老板尝尝,这是花伯自己酿的,纯粮食美酒,在美国可很少能喝到。”
  
  李杜抿了一口,他对白酒没什么鉴赏能力,就觉得这酒不太辣,入口之后确实有股淡淡的香气和甜味,应该是一种米酒。
  
  喝着酒,热菜开始上来了,磷虾肠粉、炒牛肉、白灼虾等等,上菜速度很快。
  
  李杜不客气,拿起筷子吃了起来,菜一入口他就忍不住点头:“嗯嗯,味道很好,味道真是不错!”
  
  李琦拿着一只虾在酱料里蘸了蘸,笑道:“怎么样,确实不错吧?花伯很厉害的,祖上供职过皇室御膳房,他以前在国内的时候还去中央做过菜呢。”
  
  听了这话,李杜惊讶问道:“他这么厉害,干嘛不留在国内?在国内他得是顶级厨师吧?”
  
  饭馆就一丁点大,他们的对话如数被厨房里的花伯听到。
  
  老头拉开门帘探头笑道:“老板,可别听阿琦胡说,我哪有那么厉害?我是个做大锅饭的,在国内确实给中央做过饭,但也是做大锅饭,哈哈,不值一提……”
  
  他这么说着,李杜心里一动,问道:“老板的大锅菜做的很好?”
  
  李琦点头,竖起大拇指道:“我从没见过像他这么好的!”
  
  他们正说着话,木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几个壮硕青年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
  
  “中国佬,伐柯,滚出来,中国佬滚出来!”
  
  “喂,钱准备好没有?周一时候可是给你下了最后通知啦!”
  
  “今天你要是没准备好钱,我发誓你死定了……伐柯!”
  
  骂骂咧咧的青年们打眼往饭馆里一看,嘴巴顿时闭上了,同时双眼瞪大、一脸吃惊。
  
  李杜看着这些青年则笑了起来,真是太巧了,他竟然在这里碰到了熟人,这不是中午时候狼哥刚刚揍过的那几个青年?
  
  几个青年是老骗子请来的打手,本想吓唬李杜一方,结果被狼哥狠揍了一顿,至今还是鼻青脸肿、一瘸一拐。
  
  但他们跟行骗本身没关系,警察没有找他们麻烦,李杜也懒得起诉他们,所以这会两个骗子被关在警察局,而他们却是自由身。
  
  双方打了个照面,狼哥又站了起来,然后缓缓的捏了捏拳头。
  
  几个青年顿时面如土色,老老实实的转过身就要走。
  
  李杜拍了拍桌子道:“哈罗,各位先生,你们这是要干嘛?”
  
  青年们不说话,灰溜溜的想要离开饭馆。
  
  狼哥一个箭步上去挡住他们,道:“没听到我们老板问你们话吗?”
  
  领头的青年胆颤心惊的转过身道:“抱歉,先生,请问有什么事?”
  
  李杜问道:“你们刚才说什么?来要钱是吧?你们来要什么钱?”
  
  饭馆老板花伯擦着手走了出来,站在厨房门口眼巴巴的看着。
  
  青年咽了口唾沫道:“跟你没关系,先生……”
  
  李杜挑了挑眉毛,狼哥反手一巴掌拍了上去。
  
  青年们顿时大怒,他们下意识想要发火,可是随即想到先前的教训、想到狼哥彪悍的身手,只能强忍怒火尴尬的站在门口。
  
  李杜大概知道怎么回事,肯定是这些混混欺负花伯一个老迈华人,平时上门蹭吃蹭喝,同时讹诈他一些钱。
  
  中国餐馆的老板经常遇到这种恶心事,除非在本地有势力,否则只能忍气吞声,因为当地警察不管这种事,即使管也没法管。
  
  混混们就像跗骨之蛆,报警抓他们,顶多关押几天就放出去,放出来之后他们会采取更狠的手段来折腾老板们。
  
  而且,有时候警察还抓不到他们,他们上门就要钱,不给钱立马砸东西跑路,等警察来了,他们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很难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