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617.孙子孙女
        李父李母这边两个人,二比一,两张嘴对一张嘴,曹家老太太这边扛不住了。
  
      另外,老太太就会骂人,纯粹的泼妇骂街,以男女生殖器和对方家人的身体健康为攻击点,这些话太普通,大家平时骂人都这么来,所以李父李母有免疫力。
  
      而李母骂人就有技巧多了,她知道曹家的一些痛点,逮着这些痛点一个劲骂,这样的方式攻击力更强。
  
      曹家老太太被气的一佛出窍二佛升天,后面终于气不住,挽起袖子要去打架。
  
      不过她很精明,知道自己动手不一定能打过人家,毕竟人家人多还年轻,就鼓动自己养的泰迪动手:“发财,去,咬他们!咬他们,回家有肉肉吃!”
  
      泰迪是一种很聪明的狗,它平时受过类似的教导,听了这话就往李父腿上扑。
  
      这时候李杜带着熊孩子们正好赶到,不用他下令,看到有狗要咬李父李母,熊孩子们不乐意了,阿喵轻巧而迅捷的跳起,一个虎扑上去摁住了小狗,嘴巴叼住它脖子一甩头将它甩飞了出去。
  
      泰迪惨叫一声被摔在旁边草地上,草地松软,它没有受伤,可是却吓坏了,四肢一软趴在地上,屎尿齐流。
  
      自家爱犬遇袭,曹家老太太嚎叫起来:“你们这些狗日的驴草的猪养的……”
  
      李父厉声道:“闭上你的破嘴,再他吗的骂人老子让狼狗弄死你家这条小狗崽子!”
  
      阿嗷配合的冲向泰迪,双方体型差距巨大,阿嗷用爪子在它头上拨弄了一下子,泰迪双眼一翻,差点给吓昏了!
  
      老太太吓得面无人色,喊叫道:“发财发财,发财你怎么了?我告诉你们这些比养的贱种,你们摊上事了,看我儿子怎么收拾你们!”
  
      李杜无奈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爸妈,这人是谁?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苏菲吹了个口哨,阿嗷阿喵跑到她身边,她也好奇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守着儿媳妇跟人吵架终究不是光彩事,李父李母有些尴尬,打了个哈哈道:“没啥,老街坊有误会,咱们回家,回家。”
  
      曹家老太拿出了泼妇的架势,上来拦住他们嚷嚷道:“惹了事想走?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报警,老郭头你看什么热闹?报警呀!”
  
      叼着烟斗的老头摇摇头笑道:“行了,曹老婆子,就这么个吵架的小事你报什么警?”
  
      “就是,还不是你嘴贱惹的事?你想想你刚才胡说什么?你那么辱骂人家儿媳妇,人家没揍你算你走运!”
  
      “你就是平时横惯了,大家伙都不乐意跟你一般见识,今天你嘴上吃了亏就不肯了就要报警了?嘿,你就给你儿子惹事吧,你当人家小李美国夫妇怕你个包工头儿子?”
  
      看看金发碧眼、气质高雅的苏菲,曹家老太多少有些心虚,便努力找理由道:“我报警不是吵架的事,是是是,是他们养大狗,市区不准养大型犬,你看他们这不光养了个大狼狗,还这养了个什么?猴子?我跟你们说,他家养的动物多,都是大型动物,要是咬到你们孩子怎么办?!”
  
      这话很厉害,群众路线一下子走通了。
  
      众人顿时瞪大眼睛站了起来,特别是几个看着孩子的老人,赶紧把孙子孙女塞进怀里。
  
      见此老太更起劲了,喊道:“这可是别墅区呀,这可是高级住宅区,咋能啥玩意儿都让养?你看看他们养的都是啥?狼狗,小豹子,猴子还有这玩意儿我都不认得,指不定吃人呢。”
  
      李父怒道:“你家狗才吃人,我家这不是猫狗,这是我孙子孙女。”
  
      听到这话,曹家老太突然乐了,笑道:“哟,原来你说你儿子带着你孙子孙女回来,就是一群扁毛畜生呀?”
  
      其他人也笑,揶揄道:“老李,你这是想抱孙子想傻了?”
  
      “几个牲口还能当孩子了?倒是洋气。”
  
      李父瞪了几人一眼道:“我家这才不是牲口,我家这些就是孙子孙女,比你们孙子孙女还听话!!”
  
      曹家老太撇嘴道:“怎么,你儿子儿媳妇就生下这么些货色?”
  
      这话激怒了李杜,他冷冷的说道:“别墅没说不让养宠物,老太太,别惹事,你惹事不要紧,不过这烂摊子,你儿子未必能收拾的起来。”
  
      曹家老太说道:“我又没说错,畜生就是畜生,怎么还能当人?”
  
      “我家孩子比人听话,怎么就不能当了?”李母气的口不择言了,也开始不讲道理。
  
      有老太太笑道:“多听话?是不是会握手敬礼打滚呀?哈哈。”
  
      李母没理她,对阿嗷招招手道:“阿嗷,去把奶奶的凳子拿上,咱们走,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阿嗷看向旁边的小凳子,上去叼起来往后走。
  
      李父指着一个老头身边的排椅对阿喵说道:“阿喵,那是爷爷的烟,去给爷爷拿过来,咱们不给他们抽了。”
  
      阿喵看了看排椅,甩着长尾巴迈着轻巧的脚步跑过去,它叼起香烟又跑回来昂起头,李父一伸手将香烟拿了起来。
  
      一群老人目瞪口呆。
  
      李父又对阿白说道:“阿白,你看地上有垃圾,去把它们扔进垃圾桶里。他们可以没有素质,咱们不能没有,对不对?”
  
      阿白看看地上的卫生纸和塑料袋,过去一蹦一跳将垃圾捡起来塞进垃圾桶里,其中有一块谁家孩子用的纸尿裤,阿白捡起来后一个劲往后仰头,满脸嫌弃。
  
      扔掉垃圾,它转头看了看,看到旁边花园有小喷泉,就跑过去洗了洗手,又使劲甩了甩,这才回来重新爬到李父的肩膀上。
  
      恰好有个孩子在喝奶,喝完后又随手扔掉了奶盒。
  
      不用李父下令,阿白重新跳到地上将奶盒扔进垃圾桶,然后满脸鄙夷的对小孩摇了摇头。
  
      老人们跟着看向那孩子和看着他的爷爷,老爷子一脸尴尬。
  
      下了几个指令,展示了一番熊孩子们的本领,李父李母得意的带着熊孩子们往房子走去。
  
      老人们难以置信,有人嘟囔道:“这踏马怎么训的?神了?”
  
      有几个人低下头看看自己只会哭闹的孩子,一脸的生无可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