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618.热热闹闹
        虽然知道自家的几个毛孩子都很聪慧、很温和,不会伤害人,可是李杜后面还是不允许它们去接近孩子们。
  
      他理解孩子父母家人们的心情,没人希望自家孩子跟有危险性的动物接触。
  
      再说,他也没有兴趣跟这些人打交道,在别墅里休息了一番后,他又带上了毛孩子们跟李父回到老家。
  
      李父和李母在郊区农田里还伺候着一点庄稼和蔬菜,今年没事干,他们收拾了几分地弄了个大棚,里面种了一些草莓、樱桃和黄瓜茄子辣椒之类的蔬菜,不为赚钱,只为打发时间,同时过年时候自己有新鲜蔬菜水果吃。
  
      但收拾大棚比较累,哪怕只有一个棚也不容易。
  
      李杜进去给蔬菜水果除虫,这不能喷农药,得用手找,这让他很不耐烦:“老爹,你跟我妈就不能歇歇?没事弄什么大棚,想吃什么去超市买啊。”
  
      正在给玉米点花粉的李父笑道:“你懂什么,超市买的能有自己种的放心?你不知道,现在咱们这边饮食安全问题老严重了,还是自己种的放心。”
  
      李母说道:“咱们只是在自己的地里种菜,你看曹家那个老婆子,她直接把别墅里的草坪给挖了种菜,还在人家花园里养了鸡鸭,真不要脸。”
  
      李杜道:“没素质的人哪里都有,这不是咱们的事,既然物业不管,咱们管什么?”
  
      李父摇头道:“什么物业?这县城的小区就那么回事,这别墅区光是说着好听、瞧着好看,实际上物业差得很,有没有一个样。”
  
      李母接着说道:“对,就收物业费及时,还不如回咱们村里的单元楼,那没有物业费,左邻右舍都是自己人,住着也舒心。”
  
      李杜道:“要不去国外住算了,我跟苏菲准备结婚了,咱们一家总是分居不太好吧?”
  
      李父斜视他一眼道:“哼哼,你这是要结婚了?赶紧结婚,不过结婚了我们也不去,公公婆婆跟媳妇住在一起,没有矛盾就神了。”
  
      李母补充道:“除非你要了孩子,你有孩子了我跟你爸爸可以去给你看孩子。”
  
      李杜笑道:“你们看孩子就没有矛盾了?这事我跟苏菲说过,我们自己养孩子,苏菲没什么事,平时就照顾这些熊孩子——哎哟卧槽!”
  
      他回头指向阿喵一行,结果一回头看到它们在后面折腾这些蔬菜水果。
  
      阿白撑着小肚兜,上蹿下跳将草莓樱桃往兜里塞,管他熟没熟,反正它都要装进包里。
  
      阿猛在地上打动,大棚里土地疏松,它挖了几个洞最终都塌了,这让它很生气,咬牙切齿挖了更多,一排大葱全被挖的东倒西歪。
  
      阿喵甩着尾巴到处乱窜,它尾巴长又有力,跟鞭子似的,将蔬菜水果抽的伤痕累累。
  
      干脆面和阿嗷也没干好事,后面半个大棚跟遇上小鬼子的黄花大闺女一样,被糟蹋的惨不忍睹。
  
      看到李杜回头,几个熊孩子知道要糟糕,齐刷刷的向门口跑去想要出逃,结果大棚门是关着的,它们跑过去被挡住了。
  
      李杜冷笑道:“我看你们往哪跑,今天非收拾你们不行!”
  
      之前几个毛孩子听话表现给自己脸上争了光,李父和李母对它们很是宠爱,连连劝道:“算了算了,别打它们。”“你就会打,还要自己看孩子,你怎么看?”
  
      他们正劝说着,阿喵阿嗷们继续行动,大棚的小木门是关着的,可篷布是塑料膜,并不结实。
  
      阿喵跑过去一爪子拉了一下,嗤啦一声响,塑料膜被撕开一个大洞,它脑袋一伸跑了出去,其他熊孩子有样学样,大棚塑料膜顿时支离破碎。
  
      李父李母傻眼了,看着迎风招展的塑料膜,两人齐声叫道:“揍它们,狠狠的揍它们!”
  
      李杜拎着一根竹竿追了出去,李父喊道:“我跟你说……”
  
      “不用说了,肯定揍它们一顿狠的。”李杜厉声道。
  
      李父声音更严厉:“不用说个屁,你走门啊!你倒是走门啊,你也给我撕开大棚算什么事?!”
  
      这下子有的忙了,大棚全靠塑料布来保温,被熊孩子们一折腾,一大片塑料布是不能用了。
  
      李父本想用胶带粘起来,结果忙乎了半下午也没用,最终只能裁下大块塑料布从内外贴上去,跟给衣服打补丁似的。
  
      苏菲回到县城后也有事要忙,那就是去检查她的投资结果。
  
      去年中秋节晚会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个名叫曹雨霖的少年是钢琴奇才,当时给少年买了钢琴,还给他们家租赁了房屋改善少年的生活环境。
  
      后来她回到美国一直很关心这件事,隔三差五跟曹雨霖联系,送了他一些钢琴教学视频和大师的演奏录像。
  
      曹雨霖现在的处境跟去年比就是一个天上一个人间,不光苏菲在帮他,李父李母也经常去接济他们家里。
  
      平时除了上学和练琴,其他时候有空曹雨霖会给李父李母打工,比如收拾别墅,比如来帮忙管理大棚,比如教两人使用电脑和智能手机跟现代社会接轨等等。
  
      过年之前,曹雨霖特意过来给李杜家里送了些礼物,李父李母留他吃晚饭,然后商量了一下,两家凑在一起过除夕。
  
      曹雨霖家里就他和一个生病的父亲,两人过除夕不是个滋味,李父李母跟他们父子熟悉了,觉得可以一起过年,反正人多热闹。
  
      李杜这边带着狼哥和回来的哥斯拉一行,人数已经够多了,但这种时候确实人越多越热闹越好。
  
      除夕夜,李父李母准备了丰盛的年夜饭,他们一起在别墅过节,正好别墅有钢琴,苏菲回来苏菲用,苏菲不在家的时候偶尔给曹雨霖用。
  
      借着这个节日欢庆时分,少年即兴演奏了一曲。
  
      李杜跟苏菲整天在一起,音乐素养大为增加,苏菲现在有时间,她经常会进修医学和钢琴,李杜跟着学了不少东西。
  
      听曹雨霖弹奏钢琴的时候,他一下子就能听出来,这孩子确实在钢琴演奏上很有天赋,今年的本领比去年还要出色,钢琴曲行云流水,听了后非常享受。
  
      这让他心里一动,后面少年弹奏结束后,他招招手带少年去了角落,道:“过完年跟我出国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