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619.领导上门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同学聚会,亲戚聚会,每年回家过年这都是李杜的标配。
  
      今年多了一项,大年初一县里突然有领导上门来拜年,来拜年的是城建局的一名主任,他带着礼物和手下来转了一圈。
  
      李杜知道这叫夜猫子上门无事不来,官老爷突然来拜年肯定有事,他就是冲钱来的,估计是知道自己在美国混的好,特意来要钱投资的。
  
      当天领导没说什么,只是单纯上门问候,过了几天到了正月初五,县政府有车开上门来,县长特意发了邀请函,请李杜去参加一场联欢会。
  
      李母有些担心,说道:“小杜,这政府请人过去没啥好事呀,要不我给想办法拒绝?”
  
      李杜笑道:“能有什么事?我去看看,放心,儿子走南闯北多了,什么场子没经历过?”
  
      李母为难的搓着手道:“你在国内没怎么走过,不懂咱们这里的格局。要不然这样,让你爸去吧,有啥事你爸一把老骨头,政府不会把他怎么样。”
  
      李父一听不乐意了,道:“你这是恶意揣测政府,咱们政府能把谁怎么样?有事说事,有罪问罪,没事没罪的人家能怎么了咱们?我就说你瞎闹,你说要是没你瞎闹……”
  
      李杜看司机在外面等候很久,便说道:“算了老爸,我心里有数,我知道怎么回事,我去处理一下就行了。”
  
      李母一怔,道:“你知道是啥事?”
  
      李杜笑道:“我又不傻,行了你们在家等着吧,我下午估计就回来了。”
  
      他上了车,开来的是一辆别克商务,车子接了他之后没有直奔县政府大院,而是又在他们街道上转了一圈,再度接上了五个人。
  
      很快,车子里面塞的满满当当。
  
      李杜摸索了一下下巴,觉得事情不大对劲,好像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样,对方来接他不是来拉投资的。
  
      因为车子里其他人都是他的街坊,看穿着打扮就知道他们不是什么大老板,不过因为他从高中开始就不在家,所以不认识这些人,只是觉得面熟。
  
      其他人倒是认识他,有人递给他一根烟问道:“你是李老根家的娃吧?叫李杜是不?我记得你。”
  
      李杜没搭话,司机先冷冷说道:“喂,车里不准抽烟,把烟给我扔了。”
  
      一个花色羽绒服的妇女撇嘴道:“宋司机,你上头没给你说过得好好招待我们吗?你这语气,我们听了不大得劲啊。”
  
      司机冷哼道:“哈,牛批的你,老子就这态度,怎么了?你不乐意你去投诉我,就说我不允许你们在公车里抽烟,让书记办了我!”
  
      妇女嘴巴伶俐,她的唇舌在左邻右舍、前街后院的骂街中千锤百炼过,两片嘴唇一翻飞,说话跟机枪吐子弹似的:
  
      “哎小宋你这是啥态度啥态度?你要打我们是不是?欺负我们底层弱势群体呀?我跟你说别仗着你个开公车的就欺负人,我们也不是软柿子,也不是谁想捏就能捏的,我们在上面有人,党的总书记、可是亲口说过挂念我们……”
  
      小宋没有被唬住,旁边的街坊被唬住了:“卧槽,爱国他娘,你跟总书记有关系?”
  
      妇女道:“当然了,过年时候你没听他说吗?到了年底他最挂念的就是俺们……”
  
      “嗯,你们是困难群众是吧?总书记最挂念困难群众。”小宋打断她的话不屑的说道。
  
      车里的人反应过来,顿时哄笑。
  
      这让妇女很不爽,她有些恼羞成怒,道:“对呀,怎么了?你质疑总书记?小宋我跟你说,你就是没有觉悟,我听说你以前给咱们县太爷当过秘书?你瞅瞅你,从秘书到司机……”
  
      她的话显然揭了司机的短处,司机怒道:“快闭尼玛币嘴吧,政府到了,都给我下车,有人接你们上楼。”
  
      他猛然踩了刹车,除了李杜其他人没有系安全带的习惯,都被惯性晃了一下,妇女最惨,一脑袋撞在了前座靠背上。
  
      司机下车开门,一个方脸大耳的男子大踏步走来,他身边有几个领导样子的男女陪同,本想发火的妇女看到这一幕顿时变得噤若寒蝉。
  
      李杜认了出来,领头这位就是县高官,他记得这位书记姓崔,当年收拾软公司的时候,他就是借了这位书记的手。
  
      看到他们,表情肃穆的书记露出热情笑容,跟他们挨个握手,挨个问了过年好,然后将他们带进办公室中。
  
      沿途有摄像师不断拍照,一个戴眼镜的青年弱弱道:“别拍了别拍了,又不是啥好事。”
  
      李杜满头雾水,这是怎么回事,好像一切跟他预料中不同。
  
      进了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张红色横幅,上面写道:平城县崔集大街棚户改造工程第四次会议。
  
      崔集是李杜老家的镇子,以前属于县城郊区,后来县城扩张,他们村子被拆掉,家家户户安排进了回迁楼里,镇子大街改名为崔集大街。
  
      看到这横幅他知道怎么回事了,应该是县城要继续扩张,需要将他们的楼房拆掉,有人不同意成了钉子户,这是政府解决钉子户的会议。
  
      李杜顿时哭笑不得,没想到老爹老妈也成了钉子户。
  
      他告了一声罪,然后给父母打电话问这是怎么回事。
  
      李母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咱们这块要拆掉,我跟你爸不同意,咱们左邻右舍也不同意,都住惯了,咋能说拆就拆呢?”
  
      李杜问道:“是给的条件不满意你们不愿意搬走,还是真想住在这里所以不愿意搬走?还有,咱们楼上就咱们家不愿意搬走吧?要不然怎么单单把我给叫到政府来?”
  
      他可算是明白之前汽车上门接的时候,父母干嘛那么如临大敌。
  
      李母道:“哪呢,都不愿意搬走,不过你爸被邻舍们推选成抗拆委员会的领导,所以政府来咱们家找人。”
  
      李杜无奈道:“这么大的事你们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李母弱弱的说道:“这不是怕你生气吗?”
  
      李杜还真是生气,道:“真是胡闹,你们是不愿意搬走,你以为邻居们也是?他们是想要更好的拆迁条件,人家拿你们当枪呢。”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