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622.大醉
        这场婚礼有点中西合璧的味道,整体走的是园林环境,苏菲一家喜欢中国文化,再者李杜是中国人。
  
      但在园林一处草坪上,汉斯搭建了一座简易教堂,请了牧师来主持婚礼。
  
      也就是说,婚礼举办了两场,先是化妆后去接受牧师的祝福,这时候有钢琴伴奏,曹雨霖跟着李父李母一起飞到了沙鸥岛,他来弹琴演奏。
  
      然后是苏菲换了秀禾服,跟李杜拜堂成亲,这样对双方家庭都是一个交代。
  
      一套流程下来,两个新人被折腾的不轻。
  
      苏菲没有心理准备,好在她一直处于亢奋之中,所以倒是不怎么觉得疲惫。
  
      婚礼结束是婚宴,李杜在西雅图碰到来了一位大锅菜好手,他将花伯也请到了沙鸥岛,这顿饭就是他掌勺做成。
  
      交换的戒指,李杜也是独自准备的,准备的别出心裁。
  
      他给苏菲的戒指是一颗鸽子蛋,从钻石矿场挖到的最大一枚钻石他没有出售,而是做成了戒指。
  
      苏菲给他的戒指是马丁夫妇准备,戒面是欧泊,那是苏菲自己捡到的宝石,她送给了父母,打磨后做成了结婚戒指。
  
      这样,虽然苏菲没有参与婚礼,可她也没有置身事外。
  
      他们拜堂的时候,马丁夫妇穿上了唐装,两人都是教师,身上有书卷气,所以虽然是金发碧眼的白种人,可是穿上唐装后气质很搭。
  
      要吃饭的时候,李杜找两人换下衣服,马丁老爷子摸摸头上的瓜皮帽笑道:“我觉得穿这个不赖,李,你瞧我现在像什么?”
  
      李杜道:“一名地主。”
  
      老爷子是教历史的,自然明白地主这个行业在中国古代的地位,他顿时爆笑,道:“不,我不是地主,你们是地主,你们是土豪。”
  
      在婚礼表现上,李杜就是土豪作风,可以说他为这场婚礼前后投入了几亿美金,当然这些钱主要砸在沙鸥岛的建设上,但是沙鸥岛的建设风格也是为婚礼准备的。
  
      马丁夫人问道:“李,你们婚后有什么计划吗?要去哪里度蜜月吗?”
  
      李杜摇头:“这个我还没有打算,听苏菲的吧,我只筹划了这场婚礼。”
  
      “超棒的婚礼。”马丁老爷子吹了声口哨,表现的像青年一样活跃,“作为苏菲的父亲,我从没想过她的婚礼会是这样!”
  
      “这是独一无二的。”马丁夫人也很认可李杜的付出。
  
      主要是李杜送给苏菲的婚姻礼物是独一无二的,这座翡翠雕像都可以送入世界婚姻博物馆了。
  
      过来参加婚礼的人不算很多,凑齐了十来桌,李杜这边在国内的亲戚来了一桌,都是关系很近的一批,此外他回去再摆个答谢宴就行。
  
      苏菲这边的亲戚也过来了一桌,其他的都是李杜和苏菲的朋友、同学。
  
      婚礼结束,苏菲就被她的同学好友们带走了,这些人的名单是李杜和马丁夫妇共同商讨拟定的。
  
      李杜这边也有同学过来,同学中关系最好的苏南一直在给他打工,沙鸥岛建设中他是监工之一,自然得邀请他来。
  
      此外还有以前的班长李志海,相熟好友宋凯旋、杨金龙等等,高中同学、大学同学合起来来了一桌。
  
      他们此时才知道李杜的财力之强悍,这样不自觉的,他们之间的地位感就差出来了,哪怕他们的关系不涉及到金钱和利益,可这种地位感依然是不可忽视的。
  
      李杜先跟同学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去找史蒂夫等人,毕竟这些才是贵客,才需要他着重招待。
  
      他在商业上的好友是主力,李杜到来后一群人齐齐举杯,蒂娜微笑道:“听说按照你们家乡的规矩,新郎要挨个敬来宾,是吗?”
  
      李杜道:“相信我,蒂娜,到时候受不了的是你们,我不想自吹自擂,但我的酒量真的很可怕。”
  
      汉斯点头道:“这点我可以作证,各位先生、女士,不要和李打赌,不要和李斗酒,这是我跟他相处后琢磨出来的两个原则。”
  
      蒂娜笑盈盈的说道:“我不信!”
  
      罗裙也一拍桌子道:“我们多少人还撂不翻他一个?来,老李,从我开始,老娘一定灌倒你!”
  
      李杜哈哈大笑,跟着拍了拍桌子道:“那就来吧!”
  
      其实他的酒量来自于时光飞虫,只有在消耗了精力的时候,酒水入肚以能量方式被分解,才不会酒醉。
  
      如果他没有通过时空飞虫消耗精力,那他酒量和以前比差别不是很大,顶多好一些而已。
  
      李杜今天没使用时空飞虫,精力还很是充沛,酒量也很是一般。
  
      罗裙酒量尚可,她挥手要来三瓶白酒摆在面前,又一摆手,面前三个杯子全被填满。
  
      然后,她挑衅的看着李杜道:“新郎,祝你和新娘新婚快乐,干了这杯!”
  
      李杜举杯:“干杯!”
  
      “祝你和新娘白首偕老,干了这杯!”
  
      “干杯!”
  
      “祝你和新娘早生贵子,干了这杯!”
  
      “干杯!”
  
      旁边的人看着一杯杯白酒咕咚咕咚进入两人口中,吓得眼皮直蹦跶。
  
      科尔伸手拦下两人道:“算了,结婚干嘛要喝这么多酒?”
  
      罗裙推开他的手臂倔强的笑道:“这是我们的风俗,喝个痛快!来,新郎,祝你和新娘永结同心,干了这杯!”
  
      前面一桌吃饭的李父和李母看到了这一幕,老爷子砸吧砸吧嘴道:“我怎么感觉,这不大对劲?”
  
      李母道:“这个姑娘真是英气勃勃,她和儿子怎么回事?”
  
      “他们以前同居来着。”撸官踊跃的说道,“李以前和她住在一起……”
  
      后面的话两人没听,李母叹道:“唉,造孽哟。”
  
      李父则有些羡慕:“儿子在美国的女人缘还不错啊,你看后面那姑娘,那姑娘更好看,她一直举着酒杯看着儿子,是不是也有故事?”
  
      蒂娜笑吟吟的看着李杜一杯杯白酒下肚,罗裙连喝了一瓶白酒,她便上前拦住道:“来,让我继续,你先休息一下。”
  
      喝酒太快,酒劲还没有开始发挥,罗裙尚理智,就默默的让开了。
  
      李杜又和蒂娜开始喝,还是一杯杯烈酒下肚,等到这边喝了半瓶,酒劲跟爆炸般迸射开来,他踉跄几步软倒在地,一歪头:“哇!”
  
      酒水喷溅,酩酊大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