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638.反常年轮
        看过白隼鸟的情况后,一群人纷纷咋舌。
  
      白隼鸟的修长脖颈被划开了一半,鲜血如泉涌,很快就失血过多、虚弱无力,只能勉强抖动一下翅膀,眼看要死掉。
  
      “虎猫的爪子这么锋利?”小马克洛夫打了个哆嗦。
  
      平时他老爱逗阿喵玩,阿喵急眼了就去挠他,不过也就顶多在他皮肤上留下几道划痕,乌克兰男人进化不完全,身上体毛厚实,大多时候只是被划掉一些体毛,实际上没什么伤痕。
  
      现在他知道了,平时不是他逗阿喵玩,是阿喵逗他玩!
  
      他看向阿喵,阿喵斜睨他一眼,满脸的轻蔑。
  
      小马克洛夫赶紧双手合十对它拜了拜:“你厉害,猫爷,你最厉害!”
  
      李杜将从蓝岭印第安人手中购买的药膏拿了出来,上一次是给阿白用了,这一次还是给它用,这药膏就没给其他熊孩子用过。
  
      阿白看着粘稠的药膏几乎要哭了,怎么每次受伤的都是我?
  
      这次它受伤的也颇为严重,一条腿断了,好几个月估计动弹不了。
  
      狼哥给它进行了包扎,哥斯拉空出了个背包,将它放了进去。背包像是小背篓,阿白在里面疼的偶尔叫几声,除此之外其他地方也算是舒坦。
  
      收拾了东西,他们上路,白隼鸟的尸体也被带上了,中午可以烤个鸟吃。
  
      今天依然有昨天的难题,那就是看多了褶皱石后感觉眼晕,而且今天还有个难题,就是乌云盖天,这样没了太阳,当他们失去方向感的时候就难以辨认具体方位了。
  
      转了一圈,好像回到了原点,李杜一下子怒了,忍不住在一块石头上踹了一脚骂道:“法克,这到底怎么回事?”
  
      狼哥道:“这说明湖泊的小岛在收缩,19世纪上半叶的时候,有地质学家提出过一个地球收缩的理论,就是说地球从形成开始,其实一直在慢慢的散热降温,导致体积不断缩小,就像缩水干瘪的苹果一样。”
  
      “这些褶皱就是它收缩的结果?”大马克洛夫问道。
  
      狼哥点头道:“可以这么说,不过具体来说应该是,大的褶皱跨度有几百公里,它们形成了山和沟谷,小的褶皱才是这种地形。”
  
      李杜道:“嗯,然后呢?”
  
      狼哥说道:“就像苹果形成褶皱要靠时间,苹果上的褶皱不是同步的,同样,地球褶皱也不是同步的,哪里地质活动剧烈,哪里褶皱就多。”
  
      “也就是说,这迷途岛的地质活动很剧烈是吧?”李杜问道。
  
      狼哥道:“对。”
  
      小马克洛夫拿出两个苹果,他扔给哥斯拉一个,自己啃了一个:“咔嚓,我就想知道,吧唧吧唧,咱们怎么能走出这个烂苹果的褶皱纹?”
  
      狼哥说道:“其实很简单,我们都忘了,我们可以靠阿飞,让阿飞在空中带路,它看不到山石上的褶皱,不会迷失方向,也不会产生精神疲惫……”
  
      “玛德好主意,怎么现在才想到?”李杜忍不住爆了粗口。
  
      狼哥叹道:“因为我们的头脑混乱了,这里的褶皱石纹有类似催眠的作用,我们看的多了、看的久了,大脑工作能力就差了。”
  
      李杜他们先确定了方位,找到目标所在地,然后他指向目标地,阿飞腾空而起,它在空中带路,他们向着目标地走去。
  
      即使这样,山谷重重、乱石林立、草木繁茂,他们依然容易迷路,有时候绕着一座山谷走了一会,发现自己只是转了一圈,又返回原路了!
  
      靠脚步在山间行走,速度太慢了,又是一天,他们才勉强靠近目标位置。
  
      晚上,一行人找了个背风的山坡安营扎寨。
  
      经过这两天的探索和埃尔森提供的资料,岛上没有什么大型猛兽,晚上露营没什么危险,只要避开小毒虫即可。
  
      大马克洛夫带人将营地四周喷洒了驱虫剂,李杜舒坦的躺下,跟昨天差不多,闭上眼睛开始休息的时候,依然头晕目眩。
  
      有了昨夜的教训,今晚他们准备的木料格外充沛,狂人在路上看到了一些枯萎的大树,他砍断后拖了一路,此时可以派上大用场。
  
      这棵树有成人小腿粗,可以烧上一段时间。
  
      大奥去拿了几块摩挲着说道:“我看看能不能做木炭,要是能烧成木炭,咱们明天可以搞点烧烤……嘿,怪了!”
  
      “怎么了?”
  
      大奥愣愣的看着这段树木道:“老板,这树没有年轮啊?”
  
      李杜哂笑,这不可能,每棵树都有年轮,这是树木内的细胞和导管每年重复一次由大到小、材质由松到密的变化,只要树木经历时光生长,那它就有年轮。
  
      不过年轮是色泽、质地不同的一圈圈环纹,有的明显,有的不明显。
  
      狂人拖来的是一棵松树,这是寒带最常见的树木,松树的年轮一般很清晰,并不难以查看。
  
      大奥招手道:“老板,你来看,不信你来看,这树真的没有年轮。”
  
      李杜凑过去一看,他顿时愣了,年轮有宽有窄,很容易看到,但现在他没有看到年轮的存在。
  
      这段树干上也有圈圈,但不像年轮那样有宽度,它就是一个个圈圈组成的,整个树干好像一层层木片黏合而成。
  
      这不是年轮,李杜也纳闷了,道:“怎么回事?这树怎么会没有年轮?”
  
      其他人拿起其他树干段看,同样的结果。
  
      大马克洛夫思索了一下,他拿起一把斧子找了新的树砍断,然后用火光照了照树干横断面后摇头:“一样,这里的树可真怪。”
  
      众人啧啧称奇,有人随口说了一句:“这或许就是年轮,不过因为它生长快,受到环境影响轻,长出的年轮就很窄。”
  
      “这是他么的傻话,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小马克洛夫反唇相讥,“这跟它生长快慢没关系,只跟时间有关系,除非这里一年一年的时间过的很快,否则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年轮圈?”
  
      他们只是不经意间讨论了一下,没人注意这话,可李杜听到后却猛然怔住了:他有了一个猜测,小马克洛夫可能说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