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639.因纽特少年
年轮这东西,说的严谨一些,就是多年生木本植物茎的横断面上的同心环纹,常见于乔木与灌木,通常每年一轮。
  
  不同地区,年轮的界限清晰度不同,在温带地区年轮界限明显热带地区由于一年内气候变化不大,年轮不太明显,但也可以分辨。
  
  而在寒带地区,那年轮就会非常清晰可见了。
  
  众所周知,春夏季气温、水分等环境条件较好,植物生长快,形成的木质部较稀疏,颜色较浅;反之,秋冬季环境条件较恶劣,木质部较密,颜色较深,随四季交替形成了一圈一圈深浅交替的年轮。
  
  另外,树干朝南一面受阳光照射较多,径向生长速度快,因此茎干南面的年轮较宽,背阴朝北的一面,年轮则明显狭窄。
  
  岛上的树木违反了这个自然规则,这让一行人很纳闷,可李杜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那就是岛上时间流逝格外快,气候变化也快,导致年轮产生的多,却非常狭小,几不可见。
  
  他拿了一个放大镜去细看,发现这一圈圈的就是年轮,它们之间在南北方向上也有宽度的差别,只是很小,需要放大后才能看清。
  
  一般人无法相信这种事,可是李杜有时空飞虫,时空飞虫也能制造出这样的年轮,虽然他没有做过,可根据他的经验,他知道这没问题。
  
  也就是说,这岛上的四季和时间有问题!
  
  做出了这个猜测,李杜的表情严肃了一些,时空飞虫的反常可以论证他的猜测,如果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他们得快点完成对岛上的探秘工作,快点离开这里。
  
  但他不能多说,其他人未必相信他的话,而他又没有足够确切的论证来证明自己的观点。
  
  李杜随手将木柴扔到篝火中,天空中乌云越加密布,岛上的水汽越来越重,看起来要下雨了。
  
  回到帐篷中,他拿出手表看了看,手表依然不能用,手机上时间的流逝没问题,一天结束,一切正常。
  
  这又让他陷入了迷茫中,自己猜测如果是对的,那手机时间点应该和现实合不上才对。
  
  带着满头雾水,他陷入沉睡。
  
  在他睡眠中的时候,阿嗷忽然又嚎叫了起来。
  
  李杜爬起来快速走出帐篷,他以为又遭遇什么危机了,结果并没有,所有人出来后核对一切都正常。
  
  阿嗷还在嚎叫,一边嚎叫一边扭头往南方看。
  
  李杜明白了,说道:“阿嗷有发现,小马带人看守营地,狼哥咱们走!”
  
  跟随阿嗷,他们踉跄的行走在山地上,天空中下起了蒙蒙细雨,山石上有苔藓,这样攀爬起来更费劲了,一不小心就会滑倒跌下。
  
  阿嗷带路走了半个多小时,李杜听到了一个惊恐的叫声:“呜呜啊啊!”
  
  这声音让他心里一喜,他们找到目标了!
  
  李杜晃动探照灯,追随着声音,灯光进入了一处洞穴中,然后看到了里面的一个少年。
  
  少年缩在洞穴中满脸惊恐,他长着一头黑发、肤色和李杜类似也是黄色,身上穿着脏兮兮的冲锋衣,正是李杜要找的人。
  
  李杜将灯光调的柔和起来,他用英语问道:“哈喽,哈喽,你是谁?有没有问题?”
  
  少年依然在惊恐的尖叫,左手抓着块石头、右手是一把匕首,手臂上青筋暴起,看起来要崩溃了。
  
  阿嗷待在李杜身边好奇的跟着往里看,少年一叫唤它也叫唤,对着洞口叫:“嗷呜呜!”
  
  少年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濒临崩溃。
  
  李杜给了阿嗷一个脑崩,将它拖了出去塞给狼哥看着,然后继续问少年:“能听我的话吗?你是否需要帮助?”
  
  少年又叫了几声,哥斯拉拿出一盒巧克力扔进洞里。
  
  看到巧克力,少年先是往后缩了缩,然后他逐渐安静下来,打开糖果盒吃了起来。
  
  从这点来看,他不是一个野人,他知道怎么打开糖果盒,也知道巧克力好吃,而且身上还有冲锋衣,李杜猜测他可能是离家出走被困在了岛上的少年。
  
  吃了巧克力,少年似乎理解了他们的好意,努力往外攀爬起来。
  
  李杜和哥斯拉帮忙将他拉了出来,发现他的双腿自膝盖位置呈现一种古怪的扭曲,跟阿白类似,关节扭断了。
  
  印第安人的药膏又派上了用场,李杜撕碎他的裤子让狼哥先来正骨,然后抹上了一层药膏。
  
  少年出奇的能忍耐痛苦,正骨时候那么疼痛,他也就怪叫了几声,之后抹上药膏,他就平静下来。
  
  李杜问道:“你能听懂英语吗?”
  
  少年终于也张开嘴说出了话来,但他说的是什么李杜听不懂,语调很快,类似英语,却截然不同。
  
  狼哥等人也纷纷摇头,大马克洛夫听了后一笑,道:“爱斯基摩语,属于阿留申语系中的一种,这是小众语种,你们不懂很正常。”
  
  李杜问道:“你懂吗?”
  
  大马克洛夫矜持的笑道:“略懂一些,爱斯基摩语主要由短元音、长元音和混合元音组成,其中短元音有a、i、e、o、u五个,长元音有……”
  
  李杜打断他的话道:“你打算来一场现场教学?直接给我翻译!”
  
  大马克洛夫表情尴尬起来,道:“我就是略懂,爱斯基摩语其实是一种方言,种类很多,我也翻译不了。”
  
  哥斯拉给少年倒了些水让他喝,又让他洗了洗脸。
  
  少年洗脸之后李杜才发现,他虽然是黄种人,可肤色特别白皙,但皮肤又比较粗糙,就像这座小岛一样,透露着一种神秘的矛盾。
  
  双方无法沟通,那就比较操蛋了。
  
  少年得到救护后,似乎对李杜一行很有好感,一直对他们说什么。
  
  无奈的是,李杜一方听不懂,双方一时之间鸡对鸭讲,都在唧唧歪歪,却又都搞不懂对方的意思。
  
  最终,李杜耸耸肩道:“好了,先睡觉吧,其他的事天亮了再说。”
  
  他准备离开,少年拉住了他,然后张开手递给他一样东西。
  
  这是一个漂亮的贝壳,上面有繁杂而鲜艳的花纹。
  
  显然少年以此为礼物送给他,他就笑了笑收到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