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642.他知道
        他放大了照片,让他去注意史蒂夫,结果照片放大后他却不看了,又看向李杜,眼神没有焦距,双眼无神,但目标确实是李杜。
  
      警察要说什么,李杜赶紧做手势制止,然后问比特道:“史蒂夫,你还记得吗?史蒂夫-图森伯格,你们老板……”
  
      比特突然开口:“虫子进入你手里,虫子进入你手里,好多虫子,有个虫子在面前爬,有个虫子在水晶里,虫子进入你手里……”
  
      听了他的话,狼哥等人顿时露出失望的表情,这次他说了一些新内容,可依然没有用,他依然是在说傻话。
  
      但李杜听到后却身躯一震,他必须竭尽全力才保持住自己冷静的样子,故作冷静的样子。
  
      其他人听不懂,可他听懂了,比特说的是时空飞虫,他知道自己手里有个时空飞虫。
  
      比特怔怔的看着他继续念叨:“黑色虫子,两条腿,四条腿,四个翅膀,八个翅膀,好多黑色虫子,黑色虫子爬,爬进你手里……”
  
      听了这些话,李杜越来越吃惊。毫无疑问,他就是知道时空飞虫的存在,他还知道有一个时空飞虫钻进了自己的手里。
  
      甚至,比特给他提供了一个消息,原来时空飞虫可以进化成八个翅膀,他手中的时空飞虫只有六个翅膀!
  
      李杜吞了口口水,想听他说更多的内容。
  
      可是到了这里他又开始重复先前说过的话:“虫子进入你手里,我看见了,虫子进入你手里……”
  
      他又重复了两遍,忽然再度切换到刚才的话题:“死了,都死了,全都死了,我做不到,我不行,都死了……”
  
      李杜抓住他的双手道:“比特,你看着我,你知道我,你一定认得我,我是李,中国李,我们一起拼酒,你输了。”
  
      “死了,都死了,全都死了,还是全都死了,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呜呜,呜呜!啊啊啊!”念叨几遍之后,比特陡然捂着脑袋惨叫起来。
  
      狼哥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比特两眼一翻昏倒在地。
  
      警察吓一跳:“法克,你干什么了?”
  
      狼哥冷冷的说道:“他的精神状态出现了波动,进入了一个更加崩溃的边缘,我必须让他昏迷,否则他可能直接崩溃成白痴。”
  
      李杜皱着眉头走向一旁,他站在路边怔怔的看着远处风景,一时之间心乱如麻。
  
      他能确定比特知道他的秘密,可是他从哪里知道这秘密的?还有谁知道这秘密吗?
  
      小马克洛夫走过来问道:“老板,你还好吧?”
  
      李杜道:“给我一支烟。”
  
      小马克洛夫耸耸肩,递给他一支烟帮他点燃后笑道:“第一次看你抽烟,怎么了?聊聊?”
  
      李杜深深吸了一口气,结果烟吸大了,呛得他涕泪恒流。
  
      小马克洛夫满脸尴尬:“老板,要不别抽了,你要把肺都咳嗽出来了。”
  
      李杜蹲在地上咳嗽,他偶然间一抬头,看到比特鞋底有个东西!
  
      他快步走过去抱起比特的大脚,然后看到他脚上登山鞋的鞋底最大一条纹路处,镶嵌着一个小贝壳。
  
      这贝壳底色发白,另有繁杂花纹,花纹色泽多样……
  
      李杜猛的从兜里掏出另一个贝壳,这贝壳更大,但样子二者相仿,绝对是同一种类,而他手里这大贝壳来自他救下那少年。
  
      指针再度指向那因纽特人少年,他在不经意间错过了接触这件事的最好机会,那少年如果没有丢失在安吉库尼湖中,那他本可以从少年身上找到突破口的。
  
      不过少年似乎在避免这件事的发生,他在皮筏艇上的时候就奋力挣扎,不肯离开湖泊到岸上去,肯定有原因。
  
      比特身上不可能再有任何消息,李杜接走了他,然后他给埃尔森打电话,给了他地址坐标,让他带精神病专家和爱斯基摩语专家赶紧过来。
  
      得知找到了史蒂夫最信得过的保镖之一,埃尔森来的飞快。
  
      他动用了一种让李杜目瞪口呆的交通方式,那就是跳伞,喷气式飞机直接飞到了果香镇上空,几朵伞花在空中绽放……
  
      “老爷子很带劲啊。”小马克洛夫啃着脆生生的梨子笑道,“看得出来,他是个急性子,年轻时候也是一号人物啊!”
  
      李杜看看周围,乡村地区,农田为主,这样的地域确实可以跳伞。不过埃尔森六十多岁的年纪还敢来这个,也算他胆子大。
  
      埃尔森胆量确实大,他第一个降落了下来,而且没用辅助跳伞员,其他的降落伞都是两个人,辅助跳伞员怀里抱着一个脸色惨淡的专家。
  
      落地后翻滚两周,埃尔森利索的爬起来,他顾不上收拾降落伞,直接跑向李杜气喘吁吁的问道:“呼呼,人呢?呼呼,比特在哪里?”
  
      李杜将人指给他看,他一鼓作气又跑了上去。
  
      埃尔森带走了精神病专家,还有两个学者模样的人茫然的站在这边,不用说,这两位就是爱斯基摩语专家了。
  
      李杜将录音交给他们,问道:“你们听听,这话里说的是什么?”
  
      录音开始播放,两人仔细听了起来。
  
      听完录音,一个专家说道:“先生,我先解释一下,所谓的爱斯基摩语其实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概念,因为实际上并没有一种叫做爱斯基摩语的语言。”
  
      “这不像英语或者你们汉语,爱斯基摩语是生活在从西伯利亚到阿拉斯加,再到加拿大北部直至格陵兰岛这样一片广袤而严寒的土地上的一些语言的代称,它们属于一个语系,那就是阿留申语系……”
  
      李杜道:“这么复杂?那你们听懂他的话了吗?”
  
      那专家咳嗽一声道:“我们,嗯怎么说呢,我们大概明白,但无法做到每一句都听懂。挺奇怪的,这种语言与我接触的爱斯基摩语不同。”
  
      另一个人也点头:“是的,他里面有些词组我没有听懂。”
  
      “那你们听懂了什么?”李杜着急问道。
  
      先看看的专家说道:“我从头给你逐句翻译吧,首先是第一句,他说的是谢谢你,谢谢你救了他的命,然后他嘟囔了一句,这句话有点模糊,好像是说,他不该不听话随意跑出来玩……”